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肆拾柒
    “不用你管,你不是嫌我不讲理吗?你,啊嗯,你欺负人!”

     楚涵弯下腰,疼得满头大汗,眼泪也流了下来。

     骆璟羲吓坏了,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是吃坏肚子了吗?”

     楚涵颤声道,“你走,你别理我,呜呜,我就是不讲理。我,我疼死了也不用你管。”

     就在骆璟羲手足无措之时,一个穿黑色衣裳的瘦高男子赶到了,“教主,属下来了。”

     “薛先生,你来得正好,快看看我娘子。”

     来人正是灵犀教四大护法,魑魅魍魉之一的魅,薛神医。

     薛神医伸手点了楚涵身上几处穴道,楚涵随即软软倒在骆璟羲怀中。

     “教主,属下备了马车,这边请。”

     “嗯。”

     骆璟羲抱着楚涵上了马车,薛神医为楚涵切了脉,神情竟也变得异常古怪。

     骆璟羲心中焦虑,回想起前几日的那个老郎中,和薛神医的样子很是相像。

     “薛先生,我娘子他,可是得了什么不好医治的怪病?”

     薛神医大约三十多岁的年纪,面容清俊,迟疑了片刻,道,“禀教主,楚公子不是生病,而是,有喜了。”

     骆璟羲怔住了,“薛先生你说什么?”

     “楚公子脉相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是为滑脉。滑脉乃是喜脉,他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骆璟羲愕然,“薛先生是在说笑吗?楚涵是男子,如何能有身孕?”

     薛神医恭敬地抱拳道,“属下不会弄错的,男子究竟为何会有身孕,教主何不待楚公子醒来,再问不迟。”

     骆璟羲默然不语,心中思绪万千,竟是望着昏睡的楚涵呆住了。

     薛神医退到车外,不多时,行至一家灵犀教分坛的大宅子里。

     “教主,此处僻静,就让楚公子在这歇息几天吧。”

     “嗯。”

     骆璟羲抱着楚涵下了马车,安顿好后,薛神医道,“属下去帮楚公子煎一付安胎的汤剂,教主莫要刺激了他。”

     骆璟羲面色阴沉,冷冷道,“嗯,有劳你了,薛先生。”

     骆璟羲在房中守着楚涵,楚涵一直睡到傍晚才醒来,像是把白天发生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璟羲,呵呵,我怎么又睡着了?好饿啊,肚子咕咕直叫唤。”

     骆璟羲长舒口气,将桌上放着的一个瓷碗递给楚涵,“先喝药吧。”

     “哦。”

     楚涵接过碗,很听话的一饮而下,“唔,这药不苦,好喝,这是什么药啊璟羲?”

     “安胎药。”

     楚涵点点头,“哦。”

     两人沉默了片刻,楚涵尖声叫道,“安胎药?!”

     骆璟羲按住楚涵的肩膀,深深凝望着他,“娘子,你跟我说实话,你有了身孕,是不是跟二师兄有关?”

     楚涵用力点头,但很快又使劲摇头,急急地道,“是跟我师傅有关,但又不是,啊不对不对,跟我师傅没关系,这孩子不是我师傅的,是你的。千真万确是你的,璟羲,我发誓!”

     “我自然知道是我的,我是问你,可是吃了二师兄给的丹药?”

     楚涵低下头,小声道,“嗯,你怎么知道的?”

     骆璟羲猛的站起身,怒道,“真是胡闹,二师兄胡闹就罢了,你冰雪聪明,怎么也做出这种蠢事来?”

     楚涵只低着脑袋,什么也不说,骆璟羲强行抬起他的脸,见他泪盈于睫,竟是悄无声息的又哭上了。

     骆璟羲心中一抽,语气不善地道,“哭什么?”

     楚涵推开骆璟羲,边抹脸边穿衣裳,赌气喊道,“哼,用不着这么凶,你不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吗?不要就算了,我自己养,我四肢健全,也有一技之能,我肯定能养活我的孩子。”

     骆璟羲气得直哆嗦,从楚涵身后一把抱住了他,“你,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我不想要这个孩子?我是担心你,怕你受不了生产的痛楚,万一你有什么意外,我可怎么办?楚涵,你休再气我,我,我……”

     骆璟羲说到此处,便说不下去了,喉咙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难受极了。

     楚涵转过身,见骆璟羲眼睛也湿了,撇着嘴哭道,“对不起璟羲,都是我不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呜呜,我就是想哭,你一跟我发火,我就受不了了。呜呜,我瞒着你吃了师傅的丹药,就是想生一个我们俩的孩子。我想要他,我以为,你也会想要的,呜呜。”

     骆璟羲怜惜地望着楚涵,帮他拭去不断涌出的泪水,心中如刀绞般的剧痛。

     “傻瓜,我自然也想要他,可是这太危险了,我担心你的身子。等二师兄来了,叫他想办法,给你落胎吧。”

     楚涵陡然瞪大了眼睛,错愕道,“你,你想杀了他?”

     “我怕你有危险!”

     楚涵用力喘了几口气,颤声道,“璟羲,你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平安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骆璟羲颓然无语,楚涵扑到他怀中,踮起脚吻他,“璟羲,我答应你,如果我身体受不了,就立刻放弃,好不好?”

     骆璟羲捧着楚涵的面颊,苦笑摇头,“娘子,你还不明白吗?孩子没了,不算什么,你若是出了事,我决然是不能活的。”

     楚涵笑了,牵着骆璟羲的手,覆在自个儿的肚子上,“我知道,可是璟羲你忘了吗?老天爷都在保佑咱们,你要对我有信心嘛,来来来,给大爷笑一个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