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陆拾
    楚涵坐完月子,身体已经恢复了七八分,伤口也不怎么疼了。

     两个奶娘的奶水充足,把两个未足月的龙凤胎喂得白白胖胖,愈发的可爱。

     这一日,薛清泽帮楚涵拆了裹着伤口的药布,笑道,“楚公子,伤口长得很好,沐浴也不妨事了。”

     楚涵起身穿好层层衣衫,冲薛清泽甜甜一笑,“嗯,多谢你了薛先生。”

     薛清泽面色一僵,低下头恭敬地道,“楚公子,我曾对你有过非分之想,如今你既已痊愈,我便不宜在这久留了。”

     楚涵愕然,“薛先生,你说什么?什么非分之想?”

     薛清泽愧疚得脸颊泛红,“楚公子莫要再问了,我已无颜再见教主。”

     楚涵眨眨眼,猛然间反应过来,“你,薛先生你,你喜欢我?怎么可能?我这么笨,什么都不会,你为什么喜欢我?”

     薛清泽一言不发,扭头便要出门,楚涵追上去,抓住他的手臂。

     楚涵急得脸白了,声音也颤了,“薛先生你别走,我,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你这么好的人,肯定要配个特别好的人才对,像是我师傅那样的。我真的很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和楚宸楚瑜肯定活不到现在。我嘴笨,不会说话,你要是执意要走,我也没立场拦你。总之,总之薛先生我谢谢你,一辈子都感激你!”

     薛清泽转过头来,如水的双眸里漾满了柔情,“楚公子,教主他为了你,宁肯饮下不能再有子嗣的药剂。我虽对你动了心,但却十分钦佩教主。”

     楚涵怔住了,“你说什么?”

     “教主他,不想你再受这怀胎生产的苦楚,便叫我配了一副药剂,今后都无法再有子嗣。楚公子,我虽离开总坛,却不是离开灵犀教,若有需要我的事情,只需传个消息,我定在两日内赶回。”

     薛清泽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小瓷瓶,“这是三粒续命丹,危急之时可保性命,楚公子,多多保重。”

     楚涵心中震撼,眼眶也自湿了,郑重点头道,“好,薛先生,你也保重。”

     薛清泽笑着颔首,转身出了屋子,楚涵则望着窗外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就连骆璟羲来到他身边,都不曾察觉。

     “娘子,怎么了?在想什么?”

     楚涵搂住骆璟羲,皱眉道,“璟羲,薛先生走了,你知道的吧?”

     骆璟羲愣了愣,“嗯,我知晓的。”

     楚涵眨眼微笑,“薛先生出去游山玩水了,等孩子们长大一些,我们也去吧璟羲。”

     骆璟羲将楚涵圈入怀中,轻轻吻他的额头,“好,等娘子你身子好了,咱们就去。”

     “我已经都好了啊,不信我出去跑几圈给你看啊璟羲,哈哈。”

     楚涵一通没心没肺的傻笑,骆璟羲忙搂住他,沉下脸道,“才刚一个月,哪里能痊愈得了?你身上动了刀子,伤的是元气,得好生调养才行。”

     楚涵跳着挂到骆璟羲身上,“好好好,我要带着你御剑到天上飞去,哈哈哈。”

     骆璟羲和楚涵笑着说了会儿话,宋忆之抱着两个婴儿来了。

     “徒弟,我徒孙长得越来越好看了,一个比一个水灵。等他们长大了,我教他们修真练气之术,定不是池中之物。”

     宋忆之仰着脖子大笑,楚涵接过一个婴儿,在他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生的,我们家璟羲这么完美,我又这么帅呆,孩子的基因肯定错不了。”

     宋忆之皱眉,“鸡-淫?徒弟你还能好好说话了吗?别看他们俩只有一个月大,没准都能记住,你这不是教坏小孩子吗?”

     楚涵冲宋忆之吐舌头,“什么呀?师傅你太污了,以后不许你碰我的孩子,哼哼哼。”

     骆璟羲从宋忆之怀里抱过楚瑜,笑道,“二师兄,你是来跟我们辞行的吧?”

     宋忆之讪笑,“是啊,九师弟你怎么知道的?”

     骆璟羲浅笑,“我猜到的,二师兄,这些日子多谢你了,如今尘埃落定,你也该回玄天宗去了吧?”

     “是啊,我出来半年了,也该回去拜见师傅了。”

     宋忆之捏捏楚宸的脸蛋儿,又亲了亲楚瑜的额头,“好徒孙,师爷有工夫便来看你们,好好吃奶,长得越胖越好。哈哈哈。”

     别看楚涵平素爱拿宋忆之耍笑,此时得知他要走,他却还舍不得了。

     “师傅,你什么时候再来啊?你一走,都没人陪我吃吃喝喝了。”

     宋忆之挥手大笑,“哈哈哈,不是还有老九陪你嘛,走了走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啦。”

     宋忆之言罢,身形一闪,蓦然消失了踪影。

     骆璟羲和楚涵一人抱着一个肉嘟嘟的婴儿,孩子们粉雕玉琢,眼睛澈黑明亮,仿佛夜空中最夺目的星。

     “娘子,谢谢你。”

     “璟羲,我该谢谢你才对。”

     婴儿们望着贴到一起的父父,一边啃着小手,一边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

     宋忆之说得对,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骆璟羲和楚涵的故事,暂且讲到此处,至于宋忆之、竹叶青、汪靖琰、暗枭玄武。

     他们的故事,却是另外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