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伍拾壹
    宋忆之飞奔而去,骆璟羲搀扶起楚涵,柔声道,“饿着了?”

     楚涵撅嘴瞅着骆璟羲,“相公,你别赶我师傅走,多福多子丸是我自己偷吃的,师傅他只是把药给了我,跟他没多大关系。”

     “嗯,放心吧,我不赶他走。”

     “真的吗?”

     “真的。”

     楚涵这才又笑了,等宋忆之拿来吃的,他狼吞虎咽的没一会儿就都吃干净了。

     到了午时,薛清泽安排好马匹随从,一行人启程往灵犀教总坛的方向走。

     除了骆璟羲和楚涵所乘的马车,薛清泽又安排了三辆马车,以掩人耳目。

     如此行进了五日,总算平安到达了灵犀教的总坛,在巍峨的大门前,一群教众迎接了骆璟羲。

     灵犀教中只有魑魅魍魉四护法知道骆璟羲的真实身份,暗枭玄武兄弟俩是魉,薛清泽是魅。

     迎接骆璟羲和楚涵的教众众多,为首的两人正是留在教中的魑魍两护法。

     魑护法年纪大一些,约莫在四十多岁,相貌平平,瞧着像个平民大叔。

     魍护法则生得眉目俊美,年纪和楚涵相仿,面容冷峻,举止恭谦。

     见到骆璟羲,一群人跪下行礼,“属下恭迎教主。”

     “都起来吧。”

     骆璟羲揽着楚涵的肩膀,朗声道,“这位是楚公子,你们今后不可忤逆了他,知道吗?”

     “是,属下遵命。”

     楚涵仰头望着骆璟羲,低声笑道,“好威风啊,嘿嘿。”

     骆璟羲微微一笑,指着魑护法道,“这位是魑护法,就是福伯,娘子可还记得吗?”

     楚涵惊讶地瞪着眼睛,“福伯?原来福伯这么年轻啊!”

     福伯就是皇宫外那处民宅的守门老伯,原来竟然也是灵犀教中人。

     福伯朝楚涵拱手行礼,“楚公子,又见面了。”

     楚涵也学着拱手,“福伯你好,你是会特效化妆术吗?”

     骆璟羲摸摸楚涵的头,抿唇微笑,“是易容术,福伯年长,你要对他有礼貌才好。”

     楚涵用力点头,“那当然了,我很懂敬老尊贤的,再说福伯一点都不老啊。”

     “哈哈哈。”福伯捋须大笑,“楚公子还是如此有趣。”

     骆璟羲又指着魍护法道,“这位是小柳,与你同岁,你也随着我叫他小柳吧。”

     柳枫寒看了骆璟羲一眼,面容冷漠且僵硬,躬身道,“见过楚公子。”

     楚涵急忙还礼,“小柳你好。”

     楚涵踮起脚尖,拽着骆璟羲的脖子,勉强凑到他耳边,“什么同岁?我过生日都二十七了,虚岁都二十八了。”

     骆璟羲目光柔和地望着楚涵,“哦?娘子你何时生日?”

     “就快到了,六月份,三伏天最热那会儿。”

     “好,我帮你过生日。”

     楚涵这才想起还不知晓骆璟羲的生日,便嬉笑着道,“那璟羲你呢?我也要帮你过生日。”

     骆璟羲眉眼弯弯,“也是六月,最热的时候。”

     “真的啊?那可好,咱们可以一块过生日,哈哈哈。”

     楚涵大喜,两人相拥着走入大门,薛清泽对福伯和柳枫寒道,“楚公子已有了身孕,咱们行事都要谨慎些。”

     福伯点头微笑,柳枫寒愕然道,“有了身孕?楚公子不是男子吗?怎会有身孕?”

     薛清泽笑道,“机缘巧合吧,教主和楚公子爱笃情深,如今变得开朗了许多。”

     福伯道,“是啊,教主和从前不一样了,这全是拜楚公子所赐。楚公子为人单纯善良,敢爱敢恨,和教主很是相配啊。”

     柳枫寒怔怔地望着骆璟羲的背影,“是啊,教主之前从不笑的,像是变了一个人。”

     薛清泽的安胎药确实颇有效果,楚涵喝了几日后,便不再性情无常,那么爱哭了。

     回到灵犀教的当晚,骆璟羲安排宋忆之和福伯三人一同用晚宴,楚涵和他们说说笑笑,心情大好。

     “璟羲,明天我给大家做饭吧,我做饭有一手的。”

     骆璟羲宠溺地望着楚涵,笑道,“你有了身子,不宜太过操劳,还是等以后吧。”

     楚涵大刺刺地一拍胸脯,“我没事儿啊,不就是怀了孩子嘛,小菜一碟,哈哈。”

     福伯扬头笑道,“楚公子,你还是听教主的吧,等你产下小少主,再给我们做饭不迟嘛。”

     楚涵微微一愣,“小少主?哈哈,那如果是女孩呢?璟羲,你可不能重男轻女啊!”

     骆璟羲忍俊不禁,托起楚涵的下巴微笑,“自然不会,只要你平安就好。”

     楚涵笑得眼睛都没了,“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你就放心吧璟羲。”

     宋忆之吃得满嘴都是油,含糊不清地道,“唔,徒弟你明天,唔嗯,给为师包饺子吃吧,我都馋了好多天了。”

     “好啊好啊,明天换个羊肉馅的,师傅你吃羊肉吧?”

     宋忆之点头如捣蒜,“吃吃吃吃吃,为师我什么都吃!”

     楚涵和宋忆之师徒两人,一对吃货活宝,一旁的福伯和薛清泽看了,都忍不住笑了。

     只有柳枫寒神情僵硬冷漠,倒是和从前的骆璟羲很是相像。

     楚涵拿起酒盅,被骆璟羲一把夺了过去,“不可饮酒。”

     楚涵撇着嘴有些不乐意,“没事儿的璟羲,就喝一点。”

     骆璟羲抬手指了指薛清泽,“那你问问薛先生,可不可饮酒。”

     楚涵眼巴巴地看向薛清泽,“薛先生,我可不可以喝一点酒啊?就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