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贰拾肆
    骆璟羲凝望着萧太后,目光如炬,“太后,有些陈年旧事,朕不说,不代表朕不知道。你若动了朕的心上之人,朕要杀你心中的那个人,也是易如反掌。”

     萧太后面色惨白,跌坐在椅中,“你?你早已知道了?”

     骆璟羲微微颔首,“是。”

     萧太后怔了半晌,颤声道,“你想怎样?”

     骆璟羲走到萧太后身前,柔声道,“母后放心,只要楚涵平安,那人循规蹈矩,儿臣便保他无事。”

     萧太后抬手指着骆璟羲,咬牙切齿地道,“你敢杀他?你明知他是你的,你的……你竟还想杀他?”

     骆璟羲直直望着萧太后的眼睛,“母后,很多你以为儿臣不知道的事,儿臣都知道,只是不愿去点破罢了。你们上一辈的恩怨,儿臣也不想去深究。至于皇嗣,儿臣还是从前的法子,将靖琰之子过继到儿臣膝下。待时机到了,儿臣便禅位给他,靖琰毕竟是姑妈的骨肉,身上有着骆氏皇族的血脉。于情于礼,都说得通。”

     萧太后面如死灰,垂首道,“好,哀家应了皇上便是。”

     “母后,那您早些回去歇息吧,儿臣还有事,就不送母后了。”

     萧太后站起身,低声细语地道,“哀家绝不动那楚涵,会护他周全,也请皇上遵守和哀家的约定,切莫伤了那人。”

     骆璟羲点头,躬身行礼,“儿臣绝不食言,母后放宽心便是。”

     萧太后走后,骆璟羲伫立在窗前,静静地望着蓝天,默然无语。

     母后,希望我们母子两人,不要走到鱼死网破的那日吧。

     翌日,杨淑妃被移出皇籍,杨家派人将她接出了宫。

     杨家只留下了在朝为官的长子,和刚刚出宫的杨氏,余下族人均迁出京都归乡。

     骆璟羲颁了圣旨,任命年轻的心腹为新丞相,又修改了几道法令。

     自那之后,萧太后便很少离开寝宫,整日里吃斋礼佛,最常去的所在便是太庙。

     而楚涵作为后宫之首,小日子过得也是愈发的有模有样。

     骆璟羲遣散了湘语斋的娈宠,给了他们丰厚的赏银,各自离宫返乡。

     如此过了两月有余,冬至到了,天气也随即转凉。

     楚涵养尊处优,整日除了吃便是睡,倒是比之前富态了不少。

     骆璟羲这日下了早朝,来到福寿宫,见楚涵正围着假山狂跑。

     骆璟羲眉头微蹙,“楚涵,你在做什么?”

     楚涵听见骆璟羲叫他,猛然停下脚步,大汗淋漓地喊道,“你回来了璟羲,我最近太胖了,我要减肥,你不用管我!”

     骆璟羲拦住楚涵,沉声道,“哪里胖了?我为何看不出来?”

     楚涵撇撇嘴,“你少唬我了,我少说也得胖了十多斤,肚子上全是赘肉,难看死了。”

     骆璟羲摸到楚涵口中满是赘肉的肚子上,“肉肉的,很软,哪里难看了?”

     楚涵仰天长叹,“啊啊啊,我现在成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过着猪一样的生活,根本就没有运动量啊,不胖才怪。”

     骆璟羲微笑地望着他,“想不想出宫去逛逛?”

     “出宫去玩?想啊,怎么不想,做梦都想!”

     楚涵蹦到骆璟羲身上,嬉皮笑脸地道,“嘿嘿好璟羲,咱们去哪玩啊?夜里去吗?”

     骆璟羲抱着楚涵进了屋,“快冬至了,跑得一身是汗,别冻着了,不等入夜了,此时就去。”

     骆璟羲拿了干净的绢巾,帮楚涵拭去脸上的汗水,楚涵诧异地道,“白天就出宫?这样行吗?被人发现可怎么办?太后她老人家会不会生气啊?”

     骆璟羲托起楚涵的下巴,悠然一笑,“朕是皇帝,朕想几时带你出宫,便几时出宫。若是连这个也作不得主,还当皇帝干什么?”

     楚涵瞪大了眼睛,挑起大拇哥赞道,“好,还是老大你威武霸气,牛逼闪闪,不愧是我们家老大,为夫以你为荣!”

     骆璟羲眸子一凛,揽住楚涵的腰,在他唇上用力嘬了一口,“谁是为夫?”

     楚涵顿时蔫了,谄媚笑道,“嘿嘿,当然老大你是为夫了,我是你的爱妃嘛。走走走,快换衣服,我都快憋死了。”

     骆璟羲和楚涵换了玄青色的丝绒长衫,披着锦缎棉袍子,楚涵又帮骆璟羲重新束高了长发,一起出了福寿宫。

     到了宫门处,守卫的统领躬身道,“皇上,您这是?”

     骆璟羲牵着楚涵的手,淡淡道,“朕带楚贤妃微服私访,你们无需大惊小怪,给朕留着门便是。”

     “是,属下遵命。”

     两人出了宫门,楚涵咧嘴大笑,“哎呀?这就出来了?我还以为得多麻烦呐。”

     骆璟羲挑唇一笑,“冷不冷?我叫他们备辆车吧。”

     楚涵拍拍胸口,贼笑道,“瞧我这一身肉,穿得又多,一点都不冷,要不然咱们骑马去吧。”

     骆璟羲转身道,“来人,牵朕的追风来。”

     “追风?是马的名字吗?”

     骆璟羲颔首,凝望着楚涵道,“嗯,是匹好马。”

     楚涵瞬间憋红了脸,分明是想歪了,“什么呀?老大你是在说我吗?还是说,你想玩最高难度的马~震?!”

     骆璟羲原本就是说追风是匹好马,被楚涵这么一搅和,不由得怔住了,“马~震?那是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