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拾壹
    楚涵僵住了,他能感觉到骆璟羲的心跳,像打鼓一样的快。

     骆璟羲的臂膀,那样用力的搂着他,灼热的气息,喷到他脖颈间,又麻又痒。

     “呵呵,皇帝大人,你不用安慰我,多带我出去玩玩就行了,没事儿送我点好玩意儿,像这个玉佩就真不错。”

     骆璟羲轻轻吻着楚涵的脖子和耳朵,含糊不清地道,“嗯。”

     楚涵被他弄得身子酥软,气息不稳地道,“唔,你别亲了,快别亲了,老子下面还疼着呐。”

     楚涵正说着,骆璟羲掐住他的下巴,用力堵住了他的嘴。

     “唔嗯,骆唔。”

     骆璟羲缠绵地亲吻着楚涵,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喜欢亲他,明明之前他最不愿让娈宠触碰他的身子了。

     楚涵从喉间溢出阵阵难忍的低口今,被骆璟羲扣在怀中,亲得喘不上气来。

     待骆璟羲放开楚涵时,两人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骆璟羲是精光闪动,楚涵则是水雾朦胧,像是又要哭了。

     “哼,皇帝大人你可真行,我这刚吃了一嘴的油,你也下得去嘴。”

     骆璟羲按住楚涵的肩膀,低头直视着他的眼睛,“三日后的亥时,朕去湘语斋找你,把伤养好等着朕。”

     楚涵眨眨眼,喜道,“真的啊?”

     “嗯,时辰不早了,朕派人送你回去。”

     楚涵眸子一暗,“哦,要回去了啊?”

     骆璟羲胸口发涨,道,“怎么?你不愿回去?”

     楚涵眯眼笑道,“呃,没有啊,还是早点回去的好,我得好好养养我的屁股。”

     楚涵言罢,望着骆璟羲写了两人名字的那张纸,“皇帝大人,你写字还挺好看的,有空的话,能不能也教教我?”

     “嗯。”

     “那咱们击掌,三天后你一定得来找我,不许撒谎,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对,君无戏言。”

     骆璟羲轻轻颔首,伸出手跟楚涵“啪啪啪”三击掌,只觉得他手心温热滑腻,说不出的柔软舒服。

     “说定了?”

     “说定了。”

     骆璟羲唤来太监,叫他们备了软轿,送楚涵回湘语斋。

     楚涵规规矩矩地上了轿,嘴角噙着笑意,偷偷瞥了骆璟羲好几眼。

     楚涵走后,骆璟羲坐到书案前,望着并排写在纸上的“骆璟羲”和“楚涵”五个大字,默默失神。

     不多时,骆璟羲拿起纸,用烛火点燃。

     第三日,骆璟羲翻了另一名娈宠的牌子,却批阅奏章直至翌日破晓。

     临走时,骆璟羲对那俊美少年道,“回去后,勿需多言。”

     那娈宠一夜心惊,只迷糊地睡了小半个时辰,怕被降罪,忙叩首道,“是,谢皇上开恩,奴婢遵命,奴婢遵命。”

     当晚亥时将至,骆璟羲换了夜行衣,打开内室的暗门出了寝宫。

     骆璟羲很快便寻到了楚涵的住处,可整个院子只留了两个灯笼,显是早已歇下了。

     楚涵没有按照约定等他?

     骆璟羲推开窗子跳进屋,里面漆黑一片,一盏烛火都没有留。

     骆璟羲心中一凛,急速冲到榻边,借着月光,见楚涵抱着被子,睡得十分安稳。

     “楚涵?”

     他竟真的没有等他?

     骆璟羲默默站了好一会儿,心口一抽一抽的疼,转身想走,不料却惊醒了楚涵。

     “是谁?谁站在老子床前诈尸?想吓死老子吗?”

     骆璟羲站住了,楚涵坐起身来,急切地道,“皇帝大人,是不是你?”

     骆璟羲扯下蒙面的黑巾,转过身去,“是朕。”

     楚涵低下头,闷闷地道,“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就自己先睡觉了。”

     骆璟羲淡淡地道,“朕和你击过掌的,朕没忘记。”

     楚涵下了床,仰头笑望着骆璟羲,眼睛却微微泛红,“呵呵,是吗?原来你没忘啊?我听说你昨天晚上叫了小青去陪你,就想着,今天这事儿可能就不算数了。所以我就没等你,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你了。”

     此时,皎洁的月光从窗外渗透而入,骆璟羲怔了片刻,上前一步抓住楚涵的手。

     “你在气朕吗?因为朕翻了旁人的牌子,所以你生气了?”

     楚涵瞪眼,愕然地大笑,“哎呦皇帝大人你想象力可真丰富,我没生气,我就是一个小小的男宠,我有什么气可生啊?在这大监狱里你最大,什么事儿都是你说了算,我吃饱喝足,有人陪我玩就行了,我干嘛生气?呵呵。”

     骆璟羲凝望着楚涵,涩声道,“监狱?是,你说得没错,这里就是监狱。朕在这座监狱里,已住了二十二年了。”

     楚涵呼吸一窒,垂头道,“我,我没有损你的意思。”

     “嗯,朕知道,朕,昨晚,并未临幸旁人。”

     骆璟羲言罢,就见楚涵身形一震,猛的扬起了头,竟是看着他呆住了。

     婆娑的月影中,骆璟羲看见楚涵的脸红了,“哦,其实皇帝大人你,不用跟我说这些的。咱俩就是睡了一觉的关系,你又是皇帝,不可能一辈子都只跟我睡。我虽然有点二,但是不傻,这些道理我都懂的。我大老远的穿来,就说明咱们有缘分,这跟我们那不一样,不流行一夫一妻制。其实也无所谓了,入乡随俗嘛,呵呵,你别搭理我,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鬼?”

     骆璟羲心口一片温热,弯下腰,托起楚涵的下巴,吻上他的唇。

     “楚涵,这种事,朕只想和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