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伍
    楚涵愁眉苦脸地道,“疼啊,怎么不疼啊,这扎得浑身都是针眼,能不疼吗?”

     “你多大了?”

     “老,呃,我二十六周,虚岁都二十七了,你呢,皇帝大人?”

     “二十二。”

     楚涵一听这个乐呵了,“嘿嘿,我可比你大四岁呐。”

     骆璟羲摇摇头,淡然道,“错了,你年方二九,朕比你大四岁才对。”

     “啊?不勒个是吧?没天理啊!”

     楚涵虽然懒,但是并不傻,方才骆璟羲说的话他都听进去了。

     “皇帝大人,我应该怎么说话才对呢?是不是应该管自己叫奴才,管你叫皇上,或者,陛下?”

     “你该自称奴婢,称呼朕为皇上。”

     “嗯,我记住了,我既然穿来了,就不想死,别的都是扯淡,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楚涵冲骆璟羲笑了笑,“皇帝大人,你可是我的长期饭票,我得好好巴结巴结你。”

     骆璟羲眉梢一动,“你们那的人,都像你这样吗?”

     “我们那地界儿啊,什么人都有,我这人吧,记吃不记打,就是一个字,懒!而且不能饿着,一饿就犯病,一犯病就得上医院输液,从小就是个药罐子。”

     两人说话这工夫,行针的点儿到了,吴太医禀了一声,进屋给楚涵拔了银针,又切了脉。

     “启禀皇上,楚公子吉人天相,身子已无大碍了,再服几付解毒的汤药即可。”

     骆璟羲面色阴沉地问道,“这断肠散,可是剧毒?”

     吴太医点头道,“是,老臣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中了断肠散之毒,七窍都流了血,毒却不及内腑,用针灸就可将毒逼出。”

     骆璟羲看向楚涵,楚涵冲他眨眼微笑,骆璟羲胸口一片温软,居然就这样望着他怔住了。

     吴太医见状,忙躬身告退了,骆璟羲回过神来,看向窗外,“在屋里呆倦了吧?出去走走可好?”

     “当然好了,可是皇帝大人,你刚才把我点倒了,你该不会是忘了吧?”

     骆璟羲走到床边,弯下腰给楚涵解了封住的穴道,此时,骆璟羲两手撑在床上,楚涵的衣服带子没系,胸口几乎全露了出来。

     骆璟羲呼吸一窒,竟是又愣住了,楚涵和他对视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道,“皇帝大人,你这是想,上我吗?”

     “什么?”

     “哎呀上我的意思,就是操~我,插~我,干~我,捅~我,戳~我。卧槽我说得这么直白了你还是不明白?那好吧我整文艺点,*,如胶似漆,颠鸾倒凤,你侬我侬,呼儿嘿呦。哈哈我在说什么呀?都是些什么鬼?”

     楚涵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骆璟羲嘴角动了动,起身道,“朕并无此意。”

     楚涵下了床,扎完针后果然觉得舒服了许多,他低头系好长衫,“皇上,你要带奴婢去何处溜达溜达啊?”

     “你系得不对。”

     骆璟羲说着,俯下~身子帮楚涵重新系了一遍,柔声道,“这样才对,学会了吗?”

     楚涵仰起头,诧异地望着骆璟羲,“皇帝大人,你对每个男宠都这么好吗?”

     骆璟羲转身出了内室,冷冷道,“自然不是。”

     楚涵撇撇嘴,忙跟了上去,两人一起出了寝宫。

     时值初秋,已有了阵阵凉意,骆璟羲穿着朝服,并不觉得怎样。

     楚涵身上的长衫却略显单薄,被风一吹,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骆璟羲转身道,“来人,取朕的长袍来。”

     “是,皇上。”

     有小太监飞奔回去拿来了袍子,骆璟羲道,“你披上吧。”

     楚涵怔仲地道,“谢谢,皇上。”

     骆璟羲冲后面跟着的侍卫和太监道,“你们跟远些。”

     楚涵走到骆璟羲身侧,仰头望着他,“皇帝大人,你长得帅,脾气也好,能遇到你,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骆璟羲沉默不语,楚涵看见天空中掠过的一群飞鸟,低声道,“哎呀,小鸟儿多自由啊,我要是有双翅膀就好了,飞出去,想去哪就去哪。”

     这回骆璟羲有了反应,静静地盯着楚涵看了好一会儿,“你也是这样想的?”

     楚涵笑意盈盈地望着他,“是啊,难道我跟皇帝大人想到一块去了?那要不然,咱们偷偷出去玩吧?”

     骆璟羲调转视线,径自向前走去,“明日你就回湘语斋了,要安分守已,等朕去找你。”

     楚涵失望地点头,“嗯行,我都听你的,谁叫这里你是老大呢?强龙难压地头蛇嘛,入乡随俗喽。”

     骆璟羲和楚涵在亭台楼阁中闲逛了一阵,楚涵饿了,肚子里咕咕直叫。

     “饿了?”

     楚涵捂着肚子干笑,“是啊,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应该是下午了吧?”

     “传午膳。”

     不多时,午膳就被送到了亭子里,骆璟羲屏退了下人,楚涵大快朵颐,如几日未进过食一般。

     骆璟羲看楚涵吃得津津有味,不自觉也吃了不少下去,一桌子的菜几乎都让两人扫荡空了。

     楚涵撑得肚子圆鼓鼓的,额头上满是汗水,便将长袍子脱了。

     “穿上。”

     “热啊皇帝大人,这叫食物的特殊动力作用,吃完饭肯定热。我看你也出汗了,要不你也脱了吧。哎?楚涵,出汗,我名字这谐音有意思吧?哈哈哈哈。”

     骆璟羲看着他不语,楚涵抹了把汗,道,“对了皇帝大人,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呐?”

     “骆璟羲。”

     楚涵正待再说什么,骆璟羲突然举手示意他噤声。

     “太后娘娘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