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柒
    汪靖琰南下游历去了,骆璟羲一连数日都没有翻牌子,只是觉得莫名的烦闷。

     吴太医来向他禀告过楚涵的状况,称他毒素清除,已无大碍。

     骆璟羲未置可否,便叫吴太医退下了,当晚王德禄也过来请安,说是给湘语斋的公子们置办了一批朝服,请骆璟羲过目。

     “皇上您瞧瞧,这料子是东兴国的贡品,给公子们一人做了两身,楚公子那还加了五件锦缎袍子。另外老奴给楚公子腾了间单独的小院儿,您要是想去也方便。”

     “嗯,做得不错,楚涵那里,有人服侍吗?”

     “有,老奴安排了两个太监,两个宫女去服侍楚公子。另外御膳间也加派了人手,楚公子爱吃什么,随时有人侯着给他做。”

     打发走了王德禄,骆璟羲想通了他这几日烦闷的根由,他想见楚涵。

     他想看他眉飞色舞说笑的样子,想听他爽朗清透的声音,想他依偎在自己胸前,高仰着头,傻傻地磨来蹭去。

     入夜,骆璟羲在榻上翻腾了整整一个时辰,都没能入睡。

     丑时一刻,骆璟羲起身下床,换上一袭黑色夜行衣,从内室的暗门出了寝宫。

     皇宫里守卫森严,每道宫门都有侍卫把守,按时巡查。

     但对于骆璟羲这样的高手来说,这些守卫便形同虚设,他飞身上了屋顶,如履平地般的一路向西,直奔湘语斋。

     湘语斋里住着二十几个娈宠,范围不小,骆璟羲居高临下地看了看,只有一个小院儿还亮着烛火。

     骆璟羲觉得那应该是楚涵的院子,几个起落跳过去,撬开屋顶的瓦片,向房内望去。

     楚涵只穿了件薄薄的白色内衫,长发束在身后,正和两个太监围在一起玩掷骰子。

     “豹子豹子,我是豹子,你们两输了,拿银子拿银子!”

     “楚哥,我们没银子了,都输给你了。”

     “是啊楚哥,你就放过我们哥俩吧,我们一个月的月俸就三两,真输不得了。”

     楚涵不依不饶,“没银子那就脱衣服,快点快点,半夜三更的也没人看见。脱光了就放过你们俩,愿赌服输,我输了我也脱。”

     两个小太监拗不过楚涵,不情不愿地把外衫脱了,下一把再掷,却是楚涵最小,掷了个板凳。

     楚涵撅着嘴,狠狠骂道,“呸,这破手气,掷了两个小二。”

     两个小太监趁机道,“那咱不玩了楚公子,丑时都过了,您也该歇着了。万一明儿一早皇上翻了您的牌子,咱还得准备一天呐。”

     楚涵没听明白,“准备?准备什么?还要准备一天?”

     “就是准备那个,那个呀。”

     楚涵更糊涂了,“那个是哪个?你们两能不能有话直说?痛快着点!”

     “哎呀就是上药净肠子嘛!”

     楚涵瞪大了眼,咧嘴道,“净肠子?什么叫净肠子?人死了不才净肠呐吗?你们甭吓唬我啊,老子不是吓大的。”

     两个小太监不敢再说了,楚涵觉得自己不能愿赌不服输,执意要脱衣服。

     结果楚涵刚把上衣的带子扯开,两个小太监就“噗通”“噗通”两声晕倒在地。

     楚涵愣了一下,就见一个黑衣人蓦地从天而降,轻飘飘地落到他跟前。

     “卧槽。”

     楚涵喃喃骂了一句,骆璟羲解下蒙面的黑巾,面色阴沉得可怕。

     “你在做什么?跟两个太监学赌钱?”

     楚涵看清了骆璟羲,惊愕得嘴都合不拢了,“你!是你!皇帝大人!你怎么打扮成这样?你从哪进来的?吓死我了!”

     骆璟羲直直瞪着他,语气愈发不善,“说,是不是在跟他们学赌钱?”

     楚涵急忙摆手解释,“不是不是,是我在教他们俩赌钱,那个,皇帝大人,你别冤枉他们,他们都是好人。”

     楚涵这一挥手,内衫就全敞开了,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肌肤,以及胸前两粒粉红色的乳.首,把骆璟羲看得更加烦躁憋闷。

     “你教他们赌钱?还想宽衣解带?”

     骆璟羲拽住楚涵的衣裳带子,狠狠甩开,“朕若是不来,你就要全部脱掉了是吗?”

     楚涵当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云里雾里的挠了挠头发,陪笑道,“皇帝大人,你别生气,你是我的金饭碗,我在这就靠你了。好吧,我不该教他们赌钱,也不该脱衣服。你就是因为这个生气啊?你,在你自己的地盘里,扮成个柯南似的黑衣人,还蒙着脸来找我,就是为了抓赌,和,扫黄?”

     骆璟羲暗自心惊,是啊,他今晚做的这件事,确是有些匪夷所思。

     楚涵小心翼翼地拽了拽骆璟羲的袖子,讨好地道,“皇帝大人你别生气了,我知道你也是好人,你那天不让那个王德禄屈打成招审他们,就说明你拿他们当人看。你还怕我冷,给我拿厚袍子穿,给我弄好吃的,这些我都记着了。我在这儿无亲无故的,就认识你一个人了,你可别不理我。”

     骆璟羲目光阴沉,“哦?朕看你和这两个太监耍得甚是快活,如何说只识得朕一人了?”

     楚涵讪讪的干笑,“呵呵,其实说实话我真是不太明白皇帝大人你为什么会穿成这样过来,也不知道你在生什么气。我这几天跟大家玩得挺开心的,刚才真被你吓着了,现在心口还扑腾扑腾直跳呐,不信你摸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