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黑胖子与袁大白(六)
    陈峰接连杀了解超与卢文两人,在一旁看着的屠蓉捂着小嘴捂着眼,不敢看陈峰,王琰也忘了用三昧真火烧孙思懿和刘圣丰了。与黑猪正打的难解难分的解高见亲弟弟与师傅都死了,哭着去找陈峰报仇。陈峰此时心情尚未平复,冷眼看着冲过来的解高,低声喝道:“找死!”脚下发劲,身形如鬼魅般掠到解高身边,两手一上一下拿住解高百会穴和下巴,嘎巴一声,解高与他兄弟解超相同的死法。

     杀了卢文师徒三人,陈峰又红着眼走向刘圣丰,刘圣丰吓坏了,看着一步步靠近的陈峰,声音都颤抖了:“疯子,你不会是想杀了我吧?我们这么多年的同学,你……”

     “你还知道我们是多年的同学!那你为什么还要陷害我?为什么你的手下还要杀我?你怎么跟我解释?”陈峰连杀了三人,本想对刘圣丰下手,一听刘圣丰提起两人交情,终于理智又占了上风。

     刘圣丰正要跟陈峰解释,旁边突然有人大喊道:“真乃奇书也!吾庞涓有幸得天书垂青,将字显现,今日一观,死亦明目矣!”说完,庞涓将竹简一合,身形慢慢消失,两千多年的执念,终于消散。

     庞涓刚刚消失,大白熊威尔逊到了,人还在通道里,就冲大厅里的众人喊道:“泥们谁屎六生风(你们谁是刘圣丰)?”刘圣丰指了指自己,“我是。”

     威尔逊来到刘圣丰跟前:“握跟泥说,握猪忍说踏要晚来一会,在踏来至前,泥们嘴好卜咬下来,久酸下来业卜咬金尚们,咬蹬倒踏来了载说。(我跟你说,我主人说他要晚来一会,在他来之前,你们最好不要下来,就算下来也不要进伤门,要等他来了再说)。”刘圣丰还没说话,威尔逊又看见了地上的鹿鸣卢文等人的尸体,“六生风,泥的收下屎卜屎北拿各百色打后子杀得?泥们只倒踏在拿里吗?噢天呐!真屎太可爬了,握砍握们害屎伤去蹬握猪忍会来再说把(刘圣丰,你的手下是不是被那个白色大猴子杀的?你们知道它在哪里吗?噢天呐!真是太可怕了,我看我们还是上去等我主人来了再说吧)!”

     刘圣丰苦笑道:“恐怕你是上不去了!”又一指陈峰等人,“他们可不是我的手下,你今天恐怕也要命丧于此。”

     威尔逊闻言大惊,不过他到底是职业杀手,在听到刘圣丰说陈峰等人不是他手下的时候,就从裤腰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了王琰,然后又依次瞄了瞄黑猪、屠蓉和陈峰。

     陈峰几人不敢动,刘圣丰旁边的孙思懿一指王琰:“快开枪,打死他!”威尔逊是职业杀手出身,从孙思懿的话里判断出王琰是最危险的人物,毫不犹豫的扣了扳机。可是并未有枪声响起,威尔逊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扣下扳机,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有王琰和陈峰两人会心的笑了,两人看见孙四平正用手指堵着威尔逊的枪眼呢。

     胆小鬼孙四平本来跟着王琰等人来到大厅,自从庞涓要杀王琰,它就一直躲在几人来时的那个中间的通道里,随时打算逃走,后来听说庞涓不能出这座大厅,才算放下心来。等到威尔逊引着大白猿来到这里,可吓坏了孙四平,跑在了威尔逊前面。威尔逊一直跑到留仙湖河床那里,没有找到出路,又折返回来,孙四平就一直跟在他后面又来到这里。见威尔逊掏出一个黑色的东西指着陈峰几人,孙四平虽然没见过火枪,但是知道火枪是怎么打人的,所以先一步堵住了威尔逊的枪眼。

     威尔逊懊恼的收起手枪,大吼一声,身上肌肉膨起,双拳在空中挥舞着冲向王琰。陈峰拍着巴掌笑了:“你叫大白熊是吧,别说,你还真像一只大狗熊,来来来上这来,爷爷给你拳头吃。”

     威尔逊哪受过这气,也不管王琰了,怒吼一声转身冲向陈峰。陈峰冷哼着缓步迎上威尔逊,威尔逊判断好距离,一记直拳打向陈峰面门,陈峰抬右腿伸直了蹬在威尔逊腹部,威尔逊的拳头离陈峰面门还有三寸远停住。威尔逊被陈峰右腿蹬在腹部,向后退了一步,收回直拳去按陈峰的腿,陈峰落下腿,威尔逊两臂合围去抱陈峰。

     这一下要是被抱住了,再想挣开就难了,陈峰将两手向上一顶,把威尔逊两臂顶开,随即两掌向前伸,按在了威尔逊两肋之间,掌跟一沉,发了个暗劲。威尔逊蹬蹬蹬向后退了三步,两手捂住两肋揉了揉,口中哼道:“你的拳头也不怎么样嘛!”

     陈峰哈哈一笑,左手食指冲威尔逊勾了勾:“你再来试试。”威尔逊大踏步冲向陈峰,猛挥右拳,陈峰后退避开,威尔逊又猛挥左拳,陈峰再次后退避开。威尔逊接连几次猛挥拳之后,突然两手捂着双肋,脸色痛苦的蹲了下去。

     黑猪见有便宜可占,笑呵呵的走过来:“怎么样威尔逊,见识到我们中华武术的厉害了吧?刚才你已经被暗劲打伤了内脏,你越是用力就越疼,你动的幅度越大,里面内脏就被牵扯的越厉害。”黑猪与陈峰一起上高中的时候,就多次见过陈峰动手,陈峰也教过他一些,所以他对陈峰的一部分招数了如指掌。

     威尔逊蹲在地上,痛苦的瞪着黑猪。他最恨的就是这个黑胖子,本来他只是替他的主人传个话,并不打算下来的,谁知碰上这个倒霉的黑胖子,不知怎么就惹上了一个能说人话的白色猿猴,跑到了这里又被人打,连枪都出毛病了,这该死的地下洞府真是太邪门了,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快逃吧。

     威尔逊起身要逃,陈峰还没动手,王琰先动了。王琰从怀里掏出一粒金豆弹向威尔逊,金豆在空中化为一尊金人,落在地上拦住威尔逊去路。这金人左手持盾右手持刀,金盔金甲金靴金刀,全身上下金光闪闪,刚落在地上就举刀劈向威尔逊,威尔逊到底是职业杀手,反应很快,就势趴在地上滚开。

     金人追着威尔逊砍,威尔逊在地上打滚,眼看威尔逊就要命丧金刀之下,刘圣丰开口了:“疯子,这外国人跟我有点关系,让你朋友不要杀他。你也杀了三个人了,气也该消了吧,大家都住手听我说好不好?”

     王琰与陈峰对视一眼,将金人收起,威尔逊躺在地上气喘吁吁。刘圣丰走到庞涓消失的地方,捡起竹简打开看了一眼,微微笑道:“疯子,你写的吧?”陈峰点点头不说话,刘圣丰合上竹简拿在手里,“一切都是因为这玩意,大约半个月前开始,圈内有消息称文峰山上鬼谷子清修的山洞内有传说中的无字天书。本来我对这种无中生有的神化之物并不感兴趣,不过十天前有一个自称李尚的人找到我,要我亲自来这里帮他取一样东西。我自然不肯,让手下赶他走,没想到他却会法术,将我手下全部定住,不得已我只好答应他。”刘圣丰说到这里,走近陈峰,两只桃花眼也显露出庄重的神色,“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知道我跟你的关系,他让我不管用什么办法,无论如何要让你不要出现在这里。”

     陈峰激动的瞪着刘圣丰,哭笑不得:“不就是不想让我来这里吗?多大点事啊,你有必要这样害我吗,你直接跟我说不就行了吗?”

     刘圣丰摇摇头,若有所思的道:“疯子,没那么简单,李尚说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有人特意阻止你来这里的,我只能制造巧合了。我想了好几天才想出来找个人陷害你,跟你动手之后再杀了他,制造是你跟他最后接触的假象。那天你跟孙建军动手后,卢文在晚上给他钱到时候,用暗劲伤了他的心脏,几个小时后他就停止了心跳,表面上是看不出来,不过一解剖就能看出来心脏有伤了。这个你比我懂啊,用暗劲伤人,表面上看不出来伤,过了一定的时间才会发作,你们武术界的高手不是常用此法杀人吗?我听说你被拘留了,可高兴坏了,现在你本应在金康市公安局的,可是你还是出现在这里了,冥冥中似乎有天意,让你参与到这件事中来。“

     陈峰听到这里,突然想起鹿鸣说的那个点名要自己加入的高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