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黑胖子与袁大白(五)
    陈峰、屠蓉、黑猪、王琰四人转身去找屠蓉等人,还没出大厅,从“死门”里走出来四男一女,为首一个年轻男子长相文雅潇洒,英俊的脸上却长有一对不合时宜的桃花眼,两只灵动的黑眼珠子转着圈的瞧人。陈峰一看这人,眼里冒火:”圣丰,你……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那人看见陈峰也是惊骇异常,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这时从他身后转出来一个年近六十的半大老头,一手缠裹纱布,用另一手指着陈峰,愕然道:“你……你不是应该在局子里吗?”

     陈峰一看这老头,花白的短发,鹰钩鼻字,瘦削的脸,紧皱的眉头丝毫抢不走别人对他那凌厉眼神的注意力,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也不理他,只是问圣丰:“圣丰!这么说都是真的了?你怎么解释?”

     刘圣丰低着头不敢看陈峰,那老头低声跟刘圣丰说道:“少爷,一开始就听我的多好,就算少爷你念旧情不愿杀他,把他废了也省的他来坏我们的好事。”说完,转身冲陈峰一仰头,撇着嘴,“那小子你听着,杀孙建军的是我,与我少爷无关,你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卢文好了。”

     陈峰一听大怒,浑身血液沸腾,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伸手指着刘圣丰,看着卢文冷笑道:“你承认了就好,我现在先要他给我一个解释,你也跑不了。”刘圣丰还没说话,卢文一瞪眼,“小子你少目中无人,老夫先毙了你!”卢文将裹着纱布的右手收在后腰,左手呈鹰爪状,疾步奔向陈峰。

     陈峰听卢文说要毙了自己,早已怒不可遏,两眼喷火,心说老子还饶不了你呢。冷哼一声,迎上卢文,两人都是高手,看似轻飘飘的一步,就有近两米的距离,两人各在大厅一侧,相距二十多米,只五六步就在大厅中央相遇。

     大厅中央有一件方桌,原本是庞涓坐的地方,现在庞涓正盘腿坐在大厅西北角的油缸旁边,津津有味的看所谓的无字天书呢。卢文一脚踏上方桌,纵起三米多高,左手鹰爪按向陈峰头顶。陈峰见卢文跃起三米多高扑向自己,低声骂道:“老小子你也太笑看爷爷了。”嘴上说着,动作却不停。陈峰身向后倒两手在脑后一撑,两脚并拢收在腹前,倒立着身子,双脚猛的蹬向卢文,这叫兔子蹬鹰。

     卢文跳起来在空中,没有借力得地方,不敢与陈峰硬碰。在陈峰双脚快要蹬上来的时候,卢文腰部急转,在空中向右转了三圈落在地上,左手与两脚尖撑在地上。

     陈峰没有蹬着卢文,两手使劲在地上一撑,侧着向卢文身上落下双脚,卢文左手撑地,两脚尖向脚后跟使劲,如同弹簧一样从地上弹起。陈峰没有踩中卢文,随即跳起来,左脚横着踢卢文的脑门,卢文刚刚站起,避无可避,只好头向左歪,左手挡在脑门上,卢文被陈峰踢中,横着向左侧飞出三米多远。

     陈峰一脚踢倒卢文,就想上前将卢文置于死地,他是恨透了这个叫卢文的老头,先是无缘无故陷害自己被刑事拘留,现在见面了每个解释,还要毙了我!大爷我长这么大还几个人敢跟我动手的,你倒好,一只手裹着纱布就敢来找茬,太不把大爷我放在眼里了。

     见卢文被踢倒,跟刘圣丰一起的另外两个男的不干了,这两人一个叫解高一个叫解超,是同胞兄弟,也同时卢文的徒弟。见到自己师傅被人踢到,一个跑去扶自己的师傅,一个跑去拦住陈峰。

     解高怒气冲冲的一拳打向陈峰脸部,陈峰用余光一看解高一路跑来的架势,就知道这人功底不怎么样,那个卢文好歹能算是个高手,要不是一只手有伤,又太小瞧人,还真能跟我打几个回合,这个就太差劲了,打你我就掉价了。

     陈峰也不还手,只是躲开解高的拳脚,继续向卢文走去。卢文已经被解超扶起来,只是有一点轻微的脑震荡,心中庆幸自己用左手垫了一下,否则非被踢晕不可。解高拳脚并用,却碰不着陈峰分毫,只是减缓一下陈峰走向卢文的速度,旁边有一个人可乐坏了。

     黑猪见陈峰根本不屑与解高动手,就知道解高的功夫很一般,他是武警出身,也是个好战好斗的主,卢文他打不过,就想跟解高试试。猪走过来一指解高:“那小子,人家都不屑与你动手,你还好意思在那瞎打胡打,来来来,猪爷爷与你大战三百回合。”黑猪与解高战至一处,解超又过来一拳打向陈峰,陈峰闪身躲开,卢文又飞来一脚,师徒两人同战陈峰。

     陈峰单挑卢文与解超,仍是大占上风,卢文一手有伤,先前又被陈峰踢倒,心里已经怕了陈峰。而解超与陈峰相差太远,要不是师徒二人配合默契,恐怕早已被陈峰打败。

     那边解高与黑猪打的难解难分,这边卢文与解超已露败象,急坏了刘圣丰和他身边的那个美女,这女的自打一进来就一直揽着刘圣丰的胳膊不撒手,刘圣丰显然也很享受这种腻歪。

     两伙人相遇三言两语就开打,卢文被陈峰三招击倒,解高上来阻拦陈峰,被黑猪截住,卢文与解超两人不敌陈峰,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刘圣丰没想到自己这方会这么快败下阵来,忙拉过来身边的美女,指着陈峰与卢文等人:“孙思懿,你快想办法让他们停下来。”

     孙思懿很听刘圣丰的话,两手在胸前相叠,微闭美目朱唇轻启,好似在吟唱古老神秘而无声的音节。陈峰只觉得脑袋被什么东西击中一般,眼前开始模糊,晃了晃头,感觉稍好了一些,可是反应明显变慢,眼神迷离。

     卢文与解超见有机可乘,转守为攻,解超双掌劈向陈峰太阳穴,陈峰抬手架住,卢文一掌斜着拍向陈峰胁部。陈峰眼看着拍向自己的一掌却无法格挡,被卢文一掌拍实。陈峰倒退五步蹲在地上,一手撑着,一手捂着胁部大声咳嗽。

     王琰见本来大占上风的陈峰突然被一掌击中,又见孙思懿低头闭目,似念咒语,知道陈峰是被邪术所侵,连忙出声大喝:“敢用邪术害人,看我烧你!”手腕一翻,右手捏着一纸黄符,左手一指,黄符上燃起三昧真火,呈一条直线烧向孙思邈与刘圣丰。

     孙思懿正低头念咒,被人大声喝断,抬头一看,一道三昧真火烧向自己,连忙拉着刘圣丰躲开。两人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王琰下一道真火又到了,两人慌忙躲闪。

     卢文见陈峰吃了自己一掌,蹲在地上咳嗽,眼色一狠,脚下发劲,左掌拍向陈峰后脑。陈峰一开始蹲在地上还有点晕乎乎的,王琰喝断孙思懿的咒语,陈峰瞬间就清醒过来,咳嗽了两声,卢文的掌就到了,陈峰右臂一抬架住卢文的左掌,左掌狠狠的拍在卢文胸口,卢文倒着向后飞出五米。

     陈峰站起来怒视地上的卢文,咬牙切齿:”趁人之危的卑鄙小人,今天老子就开个杀戒!“旁边解超过来一拳打向陈峰太阳穴,陈峰冷哼一声,后发先至,两手一上一下拿住解超百会穴和下巴,嘎巴一声,解超两眼圆睁,身子软了下去。

     杀了解超,陈峰又一掌拍向卢文。此时卢文已经真了起来,嘴角溢出鲜血,裹着纱布的右手捂着胸口,亲眼看着陈峰杀死自己的徒弟,卢文忘了胸口的疼痛,一时怔住了,仓促之间卢文不及阻挡,再一次被陈峰一掌拍飞。鲜血从卢文嘴里喷出,在空中划出一条血线,咣的一声重重的撞上石墙,脚下一软,趴在地上不动了,卢文的旁边是鹿鸣的尸体。

     本来解高与解超还担心自己师傅一手负伤,不宜与人打斗,又见这次的对手是一个年轻小伙陈峰同时上身立起腾空摆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