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黑胖子与袁大白(四)
    大白猿追着屠龙三人进了“生门”,大厅里只留下司徒安安一个人和吴飞的尸体。小姑娘吓坏了,缓了一会,哭着来到吴飞的尸体旁边。

     吴飞全身的骨头都被大白猿踩断了,身下一滩血,司徒安安看着趴在地上的吴飞,忍不住抽噎,两人到一起工作不过半年多,吴飞见司徒安安第一面就开始疯狂追求她。司徒安安一开始并不喜欢吴飞,她总觉得吴飞有点莽撞,架不住吴飞死缠烂打,经过半年的不屑追求,小女生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前不久才两人才确立情侣关系不久,现在吴飞就惨死在自己眼前。

     司徒安安正哭着呢,威尔逊从通道里出来了。他一直跑到陈峰等人从留仙湖底的河床上进来的地方,只看见一堆潜水服和氧气瓶,并没有任何出口,走进了死胡同的威尔逊绝望透顶。想回去又怕遇见大白猿,可是留在这儿又找不到出口,思虑再三,还是往回走,找到那几个人再说。威尔逊又掉头往回走,一开始走的很慢,走到一半突然听到前面好像是有枪声,估计是那几人与大白猿开打了,赶紧加快速度,到了大厅只见到司徒安安在那儿哭。

     威尔逊见地上趴着个死人,知道可能是被大白猿所杀,用他那蹩脚的普通话安慰司徒安安:”美丽得故娘,中果由举故华任斯卜能夫生,嗨是快去照六生风把,握由时清跟塌讲(美丽的姑娘,中国有句古话人死不能复生,还是快去找刘圣丰吧,我有事情跟他讲)。“

     司徒安安正哭的伤心呢,突然出现一个高大的白种人,仔细一看正是那个把大白猿引过来的人,心里恨透了这个外国人,要不是他吴飞也不会死了。想动手杀了威尔逊,又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瞪着威尔逊,气的嘴唇直哆嗦。又听见威尔逊要自己带他找人,知道威尔逊这是认错人了,伸手一指”生门“:”他们追那个大白猿去了,你去吧,我等会再去。“

     司徒安安是想把威尔逊引到大白猿那里去,她知道大白猿就是追着威尔许下来的,只要让大白猿见到威尔逊,威尔逊肯定在劫难逃。

     威尔逊却不知道,对司徒安安的话信以为真,转身奔”生门“。到了门口突然又停住了,回头问道:”握听说六生风得收下由一伟动因们阵得故娘,应该就屎泥把,卜汝泥跟我一气去找六生风把(我听说刘圣丰的手下有一位懂隐门阵的姑娘,应该就是你吧,不如你跟我一起去找刘圣丰吧)。“

     司徒安安一听,心说这外国人还知道隐门阵,不过他说的刘圣丰是谁我可不认识,多说无益,万一他起疑心我就危险了,先把他蒙走再说。打定主意,司徒安安也不抬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跟威尔逊说自己太伤心了,想一个人静一会,让威尔逊先去,她一会就来。

     威尔逊见司徒安安哭的伤心,就不再强求,转身进了”生门“。

     此刻正是陈峰三人见到庞涓与王琰之时,陈峰见大厅里不见屠龙等人,急忙要去找寻,却被庞涓拦住:“小子,你可找到无字天书了?”

     “你先让我过去,找到了我的朋友再说!”

     “休想,我看到你身后藏有竹简,快拿与我看!”庞涓将手中宝剑轻轻一划,王琰脖子上出现一道血迹,“你就不要你这个朋友的命了吗?”

     看着王琰露出痛苦的表情,陈峰不得不打消去找屠龙等人的念头,心中只盼冤有头债有主,那白色巨猿只追那个大白熊威尔逊,希望屠龙等人能吉人天相。陈峰见藏在身后的竹简已经被庞涓发现,只好先把庞涓蒙过去再说。

     将竹简从身后拿过来,陈峰上前两步,装出一副很心虚的样子看着庞涓:”我在里面只找到这一卷没有字的竹简,想来就是无字天书了,不过我也不能确定,先说好了,若不是真无字天书,你让我过去救出我朋友,反正王琰在你手里,我迟早会回来再帮你找。“

     庞涓手中宝剑不离王琰的脖子,冲陈峰一抬手:”莫要废话,快快拿来!我答应你就是。“见庞涓答应,陈峰将手中竹简递过,庞涓接过来一看,”果然无字,然天书却在何处?你拿一个没有字的竹简就是无字天书了?“

     ”我发现一个秘密,真的无字天书要在没有光的地方才会有字显现。“陈峰神秘的道。

     庞涓一听就怒了:”胡说!没有光,如何看见的字?“见庞涓不信,陈峰一指庞涓旁边桌子上的竹简:”不信,你拿你看了两千多年的那个竹简,跟我给你的那个竹简同时放在没有光的地方试试,你那个肯定没有字,我给你的那个有字。“

     让陈峰三人闪到一旁,庞涓将两个竹简都让王琰拿着,自己手拿宝剑押着王琰走到”死门“门口,王琰将两只竹简都放在”死门“里。庞涓的那只竹简仍然是片字皆无,而陈峰用荧光粉写的那个在漆黑的门里慢慢边亮,陈峰写的大篆渐渐显现。

     庞涓看到陈峰拿来的竹简上竟然神奇的从无字到有字,认定这是真的无字天书,激动扑通一声跪下,伸手上”死门“里抓竹简,奈何他自己立誓不能出此大厅半步。宝剑也不要了,庞涓两手连抓,却好似水中捞月,一旁的王琰将两只竹简都拿起来,将陈峰写的竹简拿过来递给庞涓,庞涓欣喜若狂的接过来,瞬间又拉长了脸。

     原来大厅内四角各有一个大油缸,油缸上一尺多宽的大灯芯熊熊燃烧,荧光粉在火光下慢慢变成透明,竹简上的字也看不见了,庞涓捧着没有字的竹简,欲哭无泪:”它怎么又没了?“陈峰来到一个油缸前,伸手将缸内的灯芯拔出来,”你到这来看,这边没有火光了。“

     庞涓依言来到油缸前,竹简上的荧光粉在暗处又慢慢变亮,庞涓看着竹简大呼神物,陈峰在一旁问道:”怎么样?是否真的无字天书?“庞涓头也不抬,”真,是真,凭空有字显现,此乃无字天书第一绝妙之处。“

     ”上面写的什么?“

     ”你没看吗?“

     ”我只看了一点,字就又消失了。“

     庞涓一指竹简:”你可与我一起看。“

     ”不了,我得去找我朋友,对了,你觉得这无字天书写的如何?“

     ”好书好书,博奥精深又深入浅出,观之如拨开乌云见青天矣。“

     陈峰心说你见过什么,不在理会庞涓,招呼王琰去找屠龙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