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未来之井
    走进门里,还是长长的通道,越走越暗,屠蓉将手电打开,陈峰全神贯注走在前面,虽然庞涓说机关已经被破坏殆尽了,谁也不能保证还有没有没被触发的,毕竟庞涓可没有亲自进来过。

     小心翼翼的走了一百余米,并未有机关触发,就连丝毫的机关触发痕迹也没有。前方越来越亮,似乎到了出口,屠蓉兴奋的拽了拽走在前面的陈峰,指了指前方亮光处。陈峰一抬手,示意屠蓉不要出声,然后闭上眼睛深呼吸两次,突然猛的一睁眼,转身向左面墙壁,两手在胸前交互。屠蓉只见陈峰隔空对着墙壁一通乱画,数道青光闪烁,墙壁之上蓦然出现一道石门。

     屠蓉捂着小嘴:“哎哎哎!你怎么也会这个了?乱画乱画就能变出来一个门!”

     “什么乱画乱画,这是隐门阵,刚才跟王琰学的。”陈峰将隐门阵给屠蓉大致讲了一下,又掏出手电向石门里照了照,发现门内大致与前面三个大厅相同,心中言道必是此处。翻出两枚硬币,一前一后扔进门里,只听铛铛铛铛硬币落地,侧耳倾听再无声响,陈峰拉着屠蓉走进门内。

     门内果然与前面三个大厅一样,不过大了三倍有余,石室内漆黑一片,两人手中手电之光难究其远,两人背靠背打着手电四周照看,发现石室周边摆满书架与木柜,中间八根巨大石柱,石柱与四角都有灯柱,却没有火焰燃烧,难道是燃料燃尽了?

     确定石室内没有危险,两人才算放下心来,陈峰将隐门阵打开,门又不见了,陈峰与屠蓉打着手电分头在书架上四处翻找。突然听见屠蓉惊呼出声,陈峰疾步奔来,原来是一口古井。

     古井在石室角落之处,两面靠墙,还有两架书架摆在旁边,若不细看实不易发觉,所以刚才两人四周照看之时并未发现。

     井口漆黑,井边由青石砌成,将手电斜着照进井口,井内似有水光波动,陈峰将屠蓉拉至身后,缓缓移步至井边。井边依稀有脚印数枚,似有人在此频繁走动,陈峰心想这石室内灰尘堆积,只有井边有脚印,难道是有人曾到此投井自尽?自尽之前犹豫不决,所以来回踱步思考?也难怪屠蓉害怕,这井像极古装剧里深宫内苑宫女嫔妃投井身亡之处,不知道会不会突然有鬼魂从井里冒出来!

     陈峰定定心神,将头小心探去,并未有任何异常,至陈峰的脸出现在井口上方之时,井内之水突然发出柔和的白光,将屠蓉和陈峰吓了一跳,陈峰猛的将头后撤,井内白光消失。

     两人对视一眼,稍停片刻,陈峰又将头前伸,井内白光再现,陈峰看见井内居然有自己,井内的自己所处周边环境却不是在石室之内。

     井内的陈峰三十岁左右,清秀的脸庞变得成熟,身在宏威武馆,柳成义等人都在,陈峰与一人在场内比武,轻松将那人击败,那人下场,又上来一人,三招两式搞定,陆续上来十几人,都败于陈峰之手,陈峰名声大震,柳成义正式退休,将馆长之位让与陈峰。

     十年之后,陈峰的武馆遍及世界,门徒无数。十年间,陈峰与各家高手相互印证武功,未尝一败,功夫炉火纯青,已达极境。为求突破极限,不被红尘所累,毅然舍弃功名利禄绚烂浮华,隐于名山大川。

     陈峰已然四十余岁,功成名就之余却有一丝心愿未了,大学毕业前夕,在校园内差点被一从树里走出来的陌生人所杀,幸亏有一白衣人及时相救,陌生人遁走,白衣人追杀而去。陈峰年轻时念念不忘的就是这件事,这不仅仅是他辛勤练武的最大动力,更是身为一个好奇心极强的男人所无法忘记的奇幻之旅。可惜二十年过去了,却再不见那白衣人的踪迹,也不知道他杀了那个人没有。

     站在华山之巅,风劲雪飘,陈峰心里思绪万千,自己已是年过半百,二十多年来,自己辛苦努力,只求能进入那非凡的境界,寻觅白衣人的踪影,解开这个陪伴自己一生的谜团。可惜任凭自己武功盖世,华山登顶踏雪无痕,也不能像白衣人那样踏空而行平地飞遁。

     五十岁的陈峰,站在华山绝壁之上,无疾而终。看到这里,趴在井边的陈峰倒吸一口凉气,暗骂这破井是什么玩意?怎么自己活到五十岁就死了?我就这么惨吗!

     突然又觉得脸上痒痒的,回过神来一看,原来是屠蓉的头发,此时屠蓉正弯腰往井里看呢,垂下的发丝在陈峰脸上微微摩擦。陈峰把屠蓉的秀发撩开站了起来:“你还看什么?都放完了都!”井里的白光消失了。

     屠蓉也站起来,不解的问:“放什么呀?你说什么呀?”

     “放电影啊!这井里还会放电影呢!一开始还挺好,放着放着tmd就把我给……”说到这里,陈峰一指屠蓉,“你……你没看到?你看不到对不对?”

     “对呀!里面空白一片。一开始我还不敢看,见你看的入迷,喊你也不理,我才看的,可是什么都没看到。”说着,屠蓉又探头看古井里面,白光再现,陈峰也往井里看,却什么也看不到,只是白光一片。

     陈峰见屠蓉一动不动的看着,喊了一声屠蓉也不回应,陈峰知道刚才屠蓉所言非假,也不再打扰屠蓉,自去书架寻找竹简。

     找着找着,在离门不远的一个书架上找到了许多空白的书简,陈峰大喜,暗道天助我也,还真有没用过的竹简。正高兴着呢,感觉身后有动静,脚下发劲,身形一矮避过,回头一看原来是屠蓉。陈峰捧着空竹简,用手电照在屠蓉脸上,小声的问:“蓉蓉你怎么了?怎么笑的这么渗人?”

     此时屠蓉一脸的窃喜,脸上似有红晕未退,双手捏着衣角,扭扭捏捏的低声答道:“我就是拍你肩膀一下,你干嘛躲啊你。”

     陈峰见屠蓉这种磨磨丢丢的样子,忍不住调笑:“这种环境,我还以为有鬼呢!你怎么突然走路这么静?你也练到走路无声的地步了?”

     屠蓉答道:“我哪有那本事呀,这地上灰尘太多,我又是有意放慢脚步,你又在认真的找东西,所以你没听到我的脚步声吧。”又一指陈峰手中的空竹简,“你拿一空的干嘛啊?你不会认为是没有字的竹简就是无字天书吧。”

     “什么呀,要是真有无字天书,那也就是庞涓手上那个了。”陈峰将空竹简放在地上铺开,关掉手电收起来。又让屠蓉打手电照在空竹简上,屠蓉这才明白过来,“你不会是要自己写吧!”

     ”甭管是活人死鬼还是执念所化,那个庞涓这辈子注定是无缘天书了,他在那看着天书两三千年,光这份执着就是无论如何也解不开了,想让他消失就只有让他看见无字天书的字到底长什么样,所以只有咱们自己写个天书了,反正庞涓又不知道天书上写的是什么。“

     屠蓉问:”可是万一被庞涓识破了怎么办?咱们不是发现前面有亮光吗,等下出去看看是不是出口,如果是出口咱们回去找他们直接从出口出去算了,反正那个庞涓又出不去。“

     ”那王琰呢?王琰的命还在庞涓的手里呢,咱们先弄一个假的糊弄庞涓,好趁机救出王琰,咱们才能溜之大吉。行了别废话了,快快快拿来。“陈峰伸手向屠蓉要东西,屠蓉不解,四周看了看,也没看到陈峰要的是什么,”你要什么呀?“

     陈峰一指屠蓉裤子:”还能要什么,当然是要能写字的东西了!“

     屠蓉愣了一下,瞬间羞红了脸,一跺脚转过身背对着陈峰,急道:“你说什么呀!人家没有,现在不是的……”陈峰也急了:“你不会说你没带着吧?坐车来的时候我还看你用呢!”

     屠蓉还是背对着陈峰,捂着脸:“什么呀你就看见我用,我怎么可能用那个……”说到这突然一转身面向陈峰,放下手,“你说的不是用血写啊?”

     “废话!你有那么多血啊?我说的是你涂指甲的那个东西,那种越黑越亮的荧光粉。”

     “那你不早说!我还以为你……”屠蓉从裤子口袋里将荧光粉指甲油那出来递给陈峰,“你找我来就是因为我有这个吧?”陈峰接过来拧开盖,就要在竹简上开写,屠蓉拦住了,“你打算写什么呀?”

     “写什么你别管,叫你来确实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写字的东西,还有一个原因是你也会写大篆。”

     屠蓉一拍巴掌:“对呀,战国时代用的是大篆,那你把指甲油给我我来写。”

     “你写的太慢,还是我来写吧,我有不会的再问你。”陈峰说完,坐在地上开写。写着写着,屠蓉乐了,“你写这个能行吗?”

     “怎么不行?多像天书?保管庞涓没看过。”

     足足写了半个多小时,陈峰拍拍屁股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将指甲油还给屠蓉,嘟囔道:“可算是写完了,写这玩意是真累啊!”

     旁边的屠蓉已经乐的不行了,捂着嘴笑道:“疯子,你太有才啦!我看真的无字天书也没你写的这个更像天书!”

     陈峰将竹简卷起来抱在怀里,来到门口,将隐门阵停止,石墙上石门出现,陈峰拉着屠蓉出来,又打开隐门阵,门再次消失。

     “疯子,咱们这就回去吗?”

     “不,先去那边亮光处看看,如果真的是出口,那咱们就省事了,就算庞涓识破我写的无字天书是假,只要王琰一脱困,咱们就从这边出去,也不用再过庞涓那一关了。”说着,陈峰与屠蓉缓步向亮光处走去。

     走了两百余米,前方是越来越亮,前面道路稍微有点弯曲并向上延伸。又走了几十米,突然听到前方有动静,陈峰上前两步,运起阴阳眼,只见一个人影慢慢出现在视野中,向自己这边狂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