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斗庞涓
    陈峰不在理会吴飞,找到一卷兵书看了起来,鹿鸣一开始还盯着庞涓,怕庞涓会暴起发难,过了一会见庞涓坐在那儿对几人视而不见,也就放下心来,拿起一卷竹简看。吴飞翻翻这个翻翻那个,也不知道他找到了一卷什么,坐在地上看得津津有味,只有王琰还是对庞涓心存怀疑,手中虽然捧着竹简,眼睛却离不开庞涓。

     后面的屠龙等人见大厅内并未危险,陈峰四人更是开始翻阅竹简,也不再等王琰允许,一一来到大厅。

     来到大厅,也没有人再管孙四平了,各自找自己爱看的竹简,这些都是古本秘笈,随意拿起一卷,在世间都可能仅此一件,众人找到自己中意的竹简,坐在书架地下看的入迷。

     本来孙四平不愿意进来,它对庞涓还是心有余悸,无奈被屠龙韦超孙立明三人胁迫,进来之后一开始还害怕的发抖,后来见庞涓没有动静,又有众人做伴,也放下心来,找到了它心仪已久的如何食妖肉的修炼之法下半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跟司徒安安坐在一起的屠蓉说了一句:“安安,你怎么看这个啊?”

     “我喜欢动物。”司徒安安头也没抬,手里捧着一卷《珍禽异兽录》。

     屠蓉哦了一声,坐直了伸了个懒腰,转了转脖子,突然低声疾呼:“王琰!”其他人听到屠蓉叫喊,纷纷转头看,只见王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庞涓身后,庞涓还是原来那样坐着,双眼盯着竹简,王琰在庞涓身后站着,也是双眼盯着竹简,一动不动。

     王琰听见屠蓉喊他,也不说话,只是摆摆手,众人屏住呼吸,看着王琰与庞涓,没人再有心情看自己手中的竹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众人只能听见跳的越来越快的心跳声,忽然坐着不动的庞涓回头看了王琰一眼,失望的说:“看来你也不是有缘之人。”

     这下可把众人吓了一跳,在众人眼里,这庞涓就像一个雕像一样,谁也没有想到庞涓会开口说话,一时间嗔目结舌说不出话来。王琰却显得镇静多了,向后退了两步,伸手一指庞涓,低声道:“哼,你还说我,你看了这么多年,上面不是也一个字都没有吗!”

     庞涓也不生气,慢慢的将竹简合上,拿在左手里站了起来,右手一指竹简:“这无字天书只在有缘之时在有缘之人手里才会有字,我并非不是有缘之人,想来是时机未到吧!”

     王琰哈哈一笑:“我只看了一会,你却看了这么久,还有脸说自己是有缘之人,你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这下戳到了庞涓的痛处,庞涓瞪着王琰,怒道:“竖子胡言!除师尊之外,这无字天书便只某家能看,若是某家也看不到,这世间亦无人能看,竖子孙膑也不行!”

     眼看庞涓要发飙,众人忙放下手中竹简,冲王琰打手势,让王琰不要再激怒庞涓,王琰却一意孤行,不理会众人,对庞涓嘲讽道:“你怎么知道孙膑不行,说不定人家早看到了无字天书的字,已经得道飞升了,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笨,看了一辈子半个字也没看出来,你趁早死心了吧你!”

     庞涓气的浑身发抖,身上甲胄哗啦啦作响,指着王琰怒道:“小辈无礼,要尔命!”右手抽出腰间宝剑,砍向王琰脖子,王琰在庞涓拔剑之时即向后退,退的时候一抖手,捏出三张黄符,手腕一翻,三张黄符燃起三道三昧真火,直奔庞涓烧来。

     庞涓却毫不惧怕,迎着三昧真火又是一剑劈向王琰,三昧真火将庞涓包围,却烧不着庞涓分毫,幸亏王琰反应快,扔了黄符躲开了庞涓这一剑。

     庞涓乃是领兵打仗的将帅,虽不擅长武技,也不是王琰可比,王琰刚躲开庞涓劈来的剑,还未站稳,庞涓的宝剑已到了王琰胸前,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鹿鸣一把将王琰撞开,宝剑毫不留情的刺入鹿鸣心脏。

     刚才三昧真火烧不着庞涓,王琰扔了黄符躲开的时候,鹿鸣就知道大事不妙,忙上前来帮王琰,见王琰躲不开庞涓的宝剑,鹿鸣也来不及思考,飞身将王琰撞开,救了王琰一命。

     陈峰在鹿鸣撞开王琰的时候,先一步来到,一掌拍在庞涓后脑,陈峰见庞涓身上都有盔甲保护,只是没有戴头盔,所以想将庞涓拍晕,可惜还是无法阻止庞涓的宝剑前进。庞涓回头怒喊:“你也要学孙膑围魏救赵否!”说罢抽回宝剑,砍向陈峰。

     陈峰一掌拍在庞涓后脑,却发现如拍在空气一般,便知庞涓这执念非是刀剑能伤,随即抽身后退,庞涓追着陈峰砍。王琰抱着鹿鸣,声泪俱下,其余几人也过来给鹿鸣止血,王琰从怀中包里掏出一粒药丸塞进鹿鸣嘴里,大声哭喊:“鹿队快吃!”

     无奈鹿鸣心脏被穿透,胸前与嘴里汩汩喷血,药丸被从嘴里喷出来,鹿鸣大声咳嗽,越咳嗽喷的血越多,众人按住鹿鸣的胸口与嘴,仍然止不住血。屠蓉与司徒安安两个女孩子早已泪如雨下,鹿鸣突然抬手指了指,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从嘴里挤出来两个字,“快……走!”说完这两个字,鹿鸣开始抽搐,慢慢停止了呼吸。

     这个大厅和前面两个大厅一样有二十米宽三十米长,两面墙壁放满了书架,庞涓是坐在正中间的,与王琰起冲突的时候,王琰是向后退向“死门”的,此时众人身后几米远就是“死门”。

     孙四平在王琰祭出三昧真火的时候就跑到来时的通道里躲着了,见庞涓一直在追着陈峰砍,忙招呼陈峰往通道里跑,陈峰却不敢,他不确定自己要是跑了,庞涓会不会跟着自己,要是庞涓回去对屠龙等人发难,几人恐怕在劫难逃。所以陈峰一直在与庞涓缠斗,也不敢逃跑,也不敢退到屠龙等人这边来。

     在方圆十余米的范围内与庞涓斗了两三分钟,陈峰有点坚持不住了,虽说庞涓不是战将,那也是久经沙场的统帅,手中宝剑也是分分钟能要人命。庞涓若是活人,就算他手执宝剑,身穿甲胄,也远不是陈峰对手,可惜现在的庞涓乃是执念所化,陈峰只有躲的份,根本无法还手。

     眼见鹿鸣惨死,司徒安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梗咽着质问:“王琰!你不是说这次任务没有危险的嘛?为什么鹿队还会死?你说!你说啊!”司徒安安不住的捶打王琰,吴飞将司徒安安拉开,司徒安安仍然不依不饶,将矛头指向吴飞等人:“鹿队要回去找二队的人帮忙,你们为什么不听?鹿队会死都是因为你们,都因为你们……”

     吴飞几人沉默了,也不管司徒安安的捶打,吴飞眼珠通红咬牙切齿,一把将司徒安安推开,掏出手枪大喊:“疯子趴下!”陈峰早已是险象环生,在如此有限的范围内,庞涓的宝剑几次差点刺中陈峰,此时听到吴飞大喊,连忙趴下滚到一边。

     屠龙韦超孙立明三人在吴飞把枪之后同时拔枪,四人一连打完了一梭子才停下来,庞涓却是毫发无伤,将左手一直拿着的无字天书放下,庞涓蹲下来捡起一粒弹头,仔细看了一会站起来道:“这是什么武器?威力如此巨大,尔等奇装异服,到底是什么人?”

     此时瘫在地上的王琰突然站起来大叫道:“我是谁?你问我是谁?我是你师傅鬼谷子的后代嫡孙,你这个欺师灭祖的东西!”

     “你又没有说明,我如何知道。”庞涓一愣,随即又冷笑道:“哼,你说是就是吗?就算你是,我不杀你难道也不能杀其余人吗?难道你们都是我师尊的后代嫡孙不成!“说完仰天长叹一声,又扔掉手中的子弹头,将无字天书拿起来,满眼深情的看着:“师尊将我封在这石室之内进出不得,口口声声告诉我早晚有一天会看到无字天书的字,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无字天书仍是片字皆无,现在又冒出他的后代来夺我的无字天书,难道某家只是给你们姓王的看书的不成!”

     “你……”王琰被呛得说不出话来,陈峰从地上站起来心有余悸的看着满地的子弹壳,小心翼翼的道:“你可知你只是庞涓的执念所化?”庞涓回头看了陈峰一眼,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我只想看看无字天书里到底写的是什么,只要让我看一眼,我便不在这世上存留。当年我与孙膑一起在师尊处,师尊只是自己看,我与孙膑便是看一眼也不成,可是师尊不在时,这无字天书便真的一个字也没有,唉!”

     庞涓右手拿宝剑左手拿竹简,站在那里低着头唉声叹气,不再为难众人,陈峰在庞涓身后见有机可乘,用手势比划告诉众人避开庞涓,从一边绕到自己这边来。没想到庞涓突然转过身来,将手中竹简向前一递,对陈峰说道:“小子你武功不错,且面向非凡,来来来,你来试一试,说不定这无字天书能有字显现。”

     陈峰没想到庞涓会让自己看无字天书,稍微愣了一下便想接过来看,旁边王琰突然说话了:“且慢,他若看了,有字怎样,无字怎样?”

     “有字,我沾借他的光,也见识一下这有字的天书,若无字,我便杀了他,你们再一个一个来试,如他一般。”说着,庞涓手中宝剑一横,指着陈峰。

     陈峰乐了,嘿嘿冷笑:“你杀我,恐怕不太可能吧!”庞涓将指着陈峰的宝剑转而指向王琰等人,盯着陈峰厉声道:“我杀不了你,我还杀不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