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留仙湖底(一)
    吴飞和孙立明到车上拿来潜水服和氧气罐堆在地上,鹿鸣拿起一件潜水服,边穿边说:“这是最新配发的潜水服,配备了一块OLED屏幕,潜水员可以在屏幕上看到姓名、位置、深度、氧气量、温度等重要数据。最重要的是配备了智能控制系统Aqwary,可以有效范围内可以自动建立一个内部网络。你的氧气含量过低,就会发出警报给在这片区域的所有潜水员和水面的工作人员,假如你陷入困境,也可以手动发出警报,获得救援。”

     陈峰拿起一件潜水服,连着氧气罐倒也有点分量。

     “我看这湖啊也就十几米深,这会天水也不冷,根本用不着潜水服。”吴飞拿起一件潜水服似乎又不太想穿。

     “嘿嘿!还是穿上吧,谁知道多长时间才能找到水府入口。“韦超也捡起一件穿上。

     除李心欣之外,大家都穿上了潜水服,鹿鸣和王琰带头,十个人依次下水并朝不同的方向游去,鹿鸣用手势比划两个人之间不要离的太远,这一穿上潜水服也分不清谁是谁,陈峰跟着离他最近的一个。差点忘了这种潜水服有智能控制系统,陈峰看到OLED屏幕上显示离他最近的是屠龙,看这体型也像(屠龙身高一米九多)。

     留仙湖不是人工湖,湖底没有任何人工开凿的痕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OLED显示屏上提示有人发出手动警报,是王琰,陈峰和屠龙立即朝屏幕上指示的方向游,他们到的时候其他人都到了。

     王琰伸出右手朝他前面的一处河床一通乱比划,一道白光闪过,对面的河床上出现了一扇圆形的黑门,黑门左右分开,湖水被挡在在门外一尺左右,用防水手电照在门里,门内仍然是漆黑一片。

     王琰率先进入门内,陈峰与屠龙在最后进入,门内不再是水的世界,大家纷纷脱下潜水服扔在一边,虽然在门外看不见门里,在门里却能看见门外的水流,真是奇妙。

     王琰来到他老祖宗留下的洞府似乎很激动,催促大家跟他向里走,道路是略微弯曲的,走了两百多米,隐隐约约看到前面有亮光,会不会是鬼谷子留下的宝物?

     这次不用王琰催促,大家都加快了脚步,又往前走了三百米左右,一个三十米长二十米宽的大厅出现在众人眼前,大厅四角各放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圆柱形灯柱,灯柱上燃烧着巨大的火焰,看样子刚才的亮光就是这火光了,大家激动的心情瞬间降到谷底。

     大厅空无一物,对面有三扇封闭的石门,在中间的石门上方,从右至左写着:欲开此三扇石门,请观之两壁图画。

     两侧的墙壁上刻着八副壁画,右面墙壁从右至左依次是齐秦争霸、魏国独霸、七雄并立、徐州相王;左面墙壁从右至左依次是秦赵之争、秦吞六国、五国伐齐、长平之战。这八幅图画刻的惟妙惟肖,使人着迷,那疾驰的战车,奔腾的骏马,仿佛在眼前掠过;将军的嘶吼,士兵的呐喊,耳朵好似可以听见。

     八幅壁画左右各四,在右面四幅壁画的上方,从右至左写着:公孙衍、苏仪、楼缓、郭隗、虞卿;作面四幅壁画的上方写着:陈轸、甘茂、范雎、蔡泽、楼缓。十个人名上方各有一个全身像,代表着这十个人,也是刻画得栩栩如生。

     众人一进入这个大厅,墙壁上本来是黑色的十个人名与全身像竟然开始闪闪发光,八幅画也亮了,画里的人也开始活动,仿佛画里就是另一个真实的世界,只是听不见那个世界的声音。

     这一下可把众人吓了一跳,屠蓉拍着小胸脯精神未定:“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画里的人要蹦出来了呢!”

     也难怪她害怕,一个石头砌成的大厅,只有闪烁的火光,画里本来静止的人突然动了,这样的情景与鬼屋太像了。不过团队里另一个女生司徒安安就显得镇定多了:“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八幅壁画的顺序是乱的,按照战国历史顺序应该是魏国独霸,七雄并立,齐秦争霸,徐州相王,秦赵之争,五国伐齐,长平之战,秦吞六国才对呀!”

     陈峰闻言扫了一眼八幅壁画,心里暗道:果真如此,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注意到这个问题,这女孩不简单!

     其他人也看了看壁画,纷纷点头,吴飞忙借机讨好:“安安你真聪明,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司徒安安嘻嘻笑道:“我只是比你们看的书多一点罢了!”

     “嘿嘿,我说王琰,你家老祖宗可真有雅兴,这是想让我们做历史选择题啊!”韦超歪着头看着王琰,王琰并不理会韦超,而是冷哼一声,道:“你还真提醒我了。”说着,王琰面对左面墙壁,右手指着秦吞六国,左手指着长平之战,大喊一声对调。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两幅壁画竟然真的对调了,壁画里的人还是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对给他们调整了顺序并不在意。

     屠蓉看到这些,不禁大叫:“这样也可以!”

     王琰点点头,得意的对屠蓉笑道:“你也可以的,过来像我那样试试就知道了。”

     屠蓉学着王琰那样,将长平之战与五国伐齐对调,两幅图画果真对调,屠蓉兴奋的蹦了起来:“哈哈!我也会法术啦!”

     屠龙面对右面四幅壁画,先将齐秦争霸与七雄并立对调,再将七雄并立与魏国独霸对调,这样从右至左,八幅图画就按历史时间顺序排列好了。屠龙来到自己的妹妹面前,伸手按住屠蓉的头,居高临下得意的说:“事实来到这个大厅里的人都可以,还你会法术,想什么呢你!”

     屠蓉气的冲着屠龙大叫:“你!……”屠蓉刚说出来一个你字,地上冒出一道蓝光,瞬间包住众人,刷的一声,大厅内空无一人!

     陈峰只感觉自己掉到了水里,睁不开眼,紧闭着嘴,身子直往下沉,不一会儿脚就着了地。连忙双脚蹬地,两手乱扑通,想往上游,可惜他水性太差,穿着潜水服,吸着氧气才能勉强游泳,现在只是一个劲的往下沉。接连试了十几次,陈峰动作越来越慢,眼看就要喝水了,旁边游过来两个人,王琰和屠龙一人拉着一只胳膊把陈峰往上拽。

     王琰右手拉着陈峰,左手对着河床一阵乱比划,一道白光闪过,河床上出现了一扇圆形的黑门,黑门左右分开,王琰和屠龙将陈峰拉近门里。

     陈峰慢慢睁开眼,见其他人都在跟前关心的看着自己,忙问:“怎么回事啊?”

     屠龙道:“我们被移到外面湖水里了,王琰开了门,大家都往门里游,我在最后看见就你往下掉,连忙找上王琰游回去捞你,话说回来这么多年了,你还没学会游泳呐!”

     陈峰无奈:“看样子我这辈子是学不会游泳了。”

     屠蓉在一旁急了:“可是我们把顺序排对了呀!为什么还会被移出来?”

     众人一齐看向司徒安安,司徒安安连忙表示她并没有把历史顺序搞错,众人又看向王琰,王琰不发一声,迈步往刚才的大厅走去,众人跟上。

     到了大厅,一切又回复了原来的样子,三道石门并没有打开,屠蓉瞪着屠龙:“哥,是不是你刚才把顺序弄错了,所以我们才被移出去的!”众人听屠蓉这话也觉得有理,刚才时间太短了,都没看清屠龙有没有搞错顺序,纷纷质问屠龙。

     屠龙吓得连连摆手:“我真的没有搞错,你们要相信我啊!”

     王琰一扬手,喝到:“好了!都别说了,这次我自己来,你们都在一边看着!”说完,王琰再次将壁画对调,改变顺序,当他做完最后一步的时候,陈峰突然出手拽住身边的屠龙和韦超,蓝光出现,众人再次不见。

     水里的屠龙和韦超只觉得身子一沉,感觉像是被水鬼抓住了一般,连忙拼命向上游。这次大家已经轻车熟路,经历过一次都知道怎么回事了,一道白光闪过,河床上出现了一扇圆形的黑门,黑门左右分开,韦超与屠龙在其他人之后游进来,一进来韦超就捏着嗓子大喊:“救命啊!有水鬼呀!”

     “别喊,是我!”陈峰放开韦超和屠龙,站起来擦了把脸上的水:“刚才在大厅我就觉得不对,所以先抓住你们,省的你们再费劲捞我。“

     屠龙也是惊魂未定:“这么说,你已经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回去试试就知道了。”说着,陈峰带头向大厅走去。

     再一次到大厅,还是第一次进来的那个样子,陈峰来到徐州相王这幅壁画前,一手指着壁画里的苏秦与壁画上方的公孙衍,“对调!”公孙衍到了徐州相王的壁画里,苏秦被移到了壁画上方,替代了公孙衍的位置,陈峰又将壁画顺序调对,轰隆隆!三道石门缓缓升起。

     司徒安安一拍巴掌:“对啊!徐州相王是公孙衍合纵的,不是苏秦啊,我怎么没想到呢!”然后一脸崇拜的看着陈峰,“你是怎么想到的呀?”

     “壁画上方刻着的人物都是战国时期有名的纵横家,辩论家,可是最出名的两个张仪与苏秦却不在上面,这两个也是鬼谷子最有名的两个徒弟,不可能不被列出来,所以他们很可能是在壁画里了,一开始我也没有注意到,为什么苏秦替代了公孙衍的位置,后来我们被移出去我才想到这点,可能是鬼谷子有意而为之,这才是这道题目的关键,而不是壁画的顺序。”众人听了陈峰到解释恍然大悟。

     王琰点头道:“不错,现在世人都以为苏秦和张仪是政敌,分别是合纵、连横的倡始者,彼此相互攻击,为同时之人,实际上张仪真正的对手是公孙衍,苏秦比他们晚了几十年,我先祖这是无私的为公孙衍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