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神秘的邀请
    在无尽的掌声中和无数羡慕的眼神注释下,陈峰被柳成义拉到他的馆长办公室。

     馆长办公室里,只有柳成义和陈峰两个人,柳成义关上门悄声道:“你小子给我说实话,你到底练到什么成程度了,三四米的距离你好像一步就走过去了,那姓孙的功夫不在我之下,居然根本反应不过来,以前没发现你有这么厉害啊?你是不是一直都是深藏不露,瞒着大家?“

     陈峰调皮的撅了撅嘴:“谁让他打搅我睡午觉的,心情不好,所以下手狠了点,不过话说回来,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柳成义不解道。

     收起调皮的神情,陈峰正色道:“以前来咱们武馆切磋交流武术的也有不少,不过都是动嘴的多,动手的少。现在哪还有多少真正练武的,大多都是纸上谈兵,更多的是为了交朋友,或者同行来找点小麻烦而已,可今天这位摆明了是来踢馆的!”

     柳成义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他自己说了是退伍军人,从小热爱武术,注重实战,我觉得最多是想法有点偏激,毕竟什么样的人都有嘛!”

     “但愿如此吧,我还有事先走了,明天见!”不想多做纠缠,陈峰转身打开门快步走出馆长办公室。

     “哎哎哎!我还有事跟你说呢!“柳成义在后面大喊。

     哪有功夫再管柳成义,从宏威武馆出来陈峰就跟上了孙建军,陈峰总感觉这孙建军是奔着他来的,一定要搞清楚。

     孙建军没有乘车,捂着肚子走的很慢,突然他扶着路灯蹲下,从嘴里吐了点东西出来,过了一会又站起来继续走,陈峰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十分钟后,孙建军进了路边一个小旅馆,正当陈峰犹豫要不要跟进去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大叫“疯子!疯子!我!我峰!小峰峰!是我呀!”

     不用回头看,陈峰知道这个人是谁,因为这样喊他名字的只有一个人,屠蓉!

     屠蓉,女,24岁,大眼睛,大长腿,还有一对小虎牙,最大的本事就是在犯错时瞪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你,总之就是一个外表极其可爱,但内心极其“邪恶”的混世小魔女。

     “你怎么上这儿来了?不是跟你爷爷在苏州嘛?”陈峰回过头,看着好久不见的这张俏脸,心情好了许多。

     屠蓉的声音如银铃般好听:“跟我爷爷来的,他找他的老战友玩去了,我想到你上班的地方找你,到这儿就遇见你了,你在这里干嘛呢?”

     “没事,下班了在街上随便走走。”陈峰不想让她知道孙建军的事情,这小妮子是个管闲事狂魔,只要她认为有意思的事,非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可。

     屠蓉白了陈峰一眼:“哼,蒙谁呢你,你逛街,除非街上都是大白长腿!”

     陈峰伸出食指轻轻的点了点屠蓉的额头:“你少损我啊,开你宝马带我兜兜风去。”对,没错,屠蓉是个富二代。

     屠蓉噘了噘小嘴:“金康市哪有地方兜风啊,再说两小时后我就得去找爷爷,不能走远了。对了,你也跟我去啊,爷爷想见你。”

     “你爷爷找我,那肯定没有好事啊。”

     换来屠蓉无数的白眼。

     下午五点,屠蓉带陈峰来到金康市珠江路某小区一单元楼内,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屠蓉突然安静下来,来到二楼的一号房间,屠蓉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面如冷霜的女人,得体的军装衬托出她傲人的身材。房间里面对面坐着两个年纪七十余岁的老人,一个身形高大,穿着灰色中山装;一个体型矮胖,身着淡绿色军服。

     穿灰色中山装的老人叫屠庆云,是屠蓉的爷爷,退休前是金康市军区装备部大校副部长,跟陈峰的五爷爷是同年兵,与陈峰算是忘年交。屠蓉还有个哥哥叫屠龙,没错,就是这么霸气的名字,他小名叫龙龙,上学就叫屠龙龙,成年后他认为屠龙龙不够霸气,自己去改名叫屠龙,入伍后在飞虎特种大队服役,现在就站在屠庆云身后。

     那个体型矮胖的老人就是屠庆云的老战友郑千里,他身后还站着一男一女,也是身穿军装,其中那个女的就是刚才给陈峰和屠蓉开门的冰霜美人,开过门之后就回到了原先的位置。看了一眼屋里的几个人,陈峰心里直打鼓:果然被我说中了,没有好事吧!有军方的人在场,万一哪句不该听的话让我听到了,那可是麻烦不断啊!还是避一避的好。“不好意思,我还是出去等吧。”说着陈峰急忙往外走。

     “哎,年轻人你先别走,我们有点事想跟你商量一下。”体型矮胖的郑千里同志放下手中的茶杯,指了指身边的沙发,“请坐吧。”

     陈峰还想再告辞,屠蓉已经把门关上了,陈峰心想:看来屠家爷仨是把我卖了,哼!坐就坐,且先听听你说什么。

     郑千里端起茶杯指了指屠庆云,跟陈峰说道:“我姓郑,跟你的老朋友老屠是多年的战友,这次借他的关系找你来说点事情,你不要紧张。“郑姓老人喝了口茶继续道:”年轻人,你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你家族有很多人都在部队里工作,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为祖国做点贡献。”

     想收编我,我真想参军也不找你啊,我家里门路多了去了,陈峰腹诽。可是嘴上可不能这么说,“为祖国做贡献当然是我希望的,不过我这人天生散漫,实在不适合在部队里工作。”

     郑姓老人笑了:“呵呵,怪我没说清楚,不需要你正式入伍,只是想借你一部分才能,帮我们训练训练我们的部分士兵,具体的由小赵和小李跟你讲吧。”说着,指了指身后。

     “我叫赵伟,我身旁的这位叫李心欣,我们想问一问陈先生,对日本的忍者知道多少。”赵伟三十五岁左右的年纪,说话一丝不苟,肩章上的两杠三星证明这身军装的主人是位上校。

     上校都在这屋里都只有站着的份,陈峰不由得紧张起来,突然有一个想法:我要不要站起来到一边蹲着,不过坐都坐了,再起来可太丢人了,反正我不归你们管,是你们请我坐的。

     镇静下来,陈峰看了看赵伟又看了看李心欣:“日本现在还有忍者吗?”

     站在赵伟旁边的冰霜美人李心欣微微一笑:“有,在日本忍者家族聚居的地方不止一个,其中名声最为显赫的当数伊贺上野,也就是今天的三重县上野市一带。“

     ”这个我知道,他们现在重点发展旅游业。“屠蓉忙着插了句嘴,她哥屠龙轻轻拽了她一下,让她闭嘴。

     李心欣并没有在意屠龙的小动作:”不错,星转斗移,这班忍者的后人们如今自然个个都成了守法良民,却很为自己的祖先而骄傲,或者说,很聪明地利用祖先来招徕游客,所以这上野市便成为一个在日本乃至世界上都可算独一无二的,以刺客和间谍这个招牌来吸引游人的“忍者之乡。“

     “这我也知道,我问的是真正的忍者,那种职业杀手,还有吗?”陈峰目不转睛的看着李心欣,这个他是真的感兴趣。

     “有,不过这个对你还属机密,不能讲。”李心欣突然一本正经起来,最烦这种穿制服的女的板着脸了,可偏偏有人认为这是性感,因为陈峰注意到屠蓉她哥站在她爷爷身后,老是用余光瞟李心欣,那种眼神大家都懂的。

     “哎,小陈马上就是我们的人了,我看你给他简单的透露一下也是可以的嘛。”慧眼如炬的郑千里已经看出来陈峰对忍者的事情很感兴趣,这老头退休前也不知道是什么职务,说话得方式真高明,语气很温和,却根本不留商量的余地,一环套一环,一步引一步。

     “是!”李心欣打了个立正,“现在日本还有三类忍者,第一类就是刚才说的靠忍者的幌子做招牌,类似名人效应的生意人;第二类是一些会社养的杀手打手,这类忍者大多是借忍者的名,虚有其表,当然也有少数是真的;前者是公开世人的,后者较低调。还有第三类,是真正的忍者,他们接受正规的忍术训练,从事与古代忍者相同的间谍活动,忍者的间谍活动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那个时候日本战国时代结束,也不再有倭寇侵扰我国沿海,日本朝廷为知悉我国情形,曾派遣大批忍者潜入内陆与朝鲜,甚至染指紫禁城,不过当时我国高人众多,并未让其有机可乘。就是新中国建立之后,他们仍然以各种形式存在,刺探情报,严重威胁我国家安全,为保护国家利益不受损失,我们将成立一个特殊组织专门应对忍者入侵,想请你加入我们。”

     终于说到了主题上,陈峰站了起来:“问题是我能做什么?”

     李心欣又变回了冰冷的脸色,冷冷的道:“这个暂时不能说,你必须加入我们之后,才能告诉你你的任务与职务是什么。”

     “那我得考虑考虑。”虽然嘴上说考虑考虑,其实陈峰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虽然身为习武之人,很想会会忍者,但他现在只想一门心思把拳练好。

     郑千里站了起来,举起手拍了拍陈峰的肩膀:“可以,你回去好好考虑,我们相信是同志总会在一起的,好了嘛,老屠啊,我就不留你们了。”

     屠庆云也站了起来,生气的看着他的老战友:“我就知道,蹭你一顿饭都难!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