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狗屁大师(4100字)
    夜色袭来,一号饭堂三楼门口,这是来参加宴会的江风和小沐几女,各自手里拿着学生证,不过这时却被拦住了去路。

     服务员把白芷拦住,“对不起同学,你没有在邀请名单上,请在楼下用餐具。”

     “啊...?”白沚有些惊慌了,缩着脖子看向江风。

     这时江风才发现忘记什么事了,“这是我带的同学有问题吗...有问题?这个给你,谁有意见让他找我。”

     说着,把学生证扔服务员怀里,要太客气肯定会纠缠半天,强势点反倒好做事,江风很明白其中道理。

     服务业员为难地抓着学生证,感觉到几双不善眼神,知道来这里的学生都不是一般人,自然不敢再多说什么。

     “江风同学,她可以进去,那我得跟主任说下,否则我会丢掉工作的,还请见谅。”服务员把学生证还给江风无奈道。

     “那是自然,好了,我们先进去。”江风摆摆手让他随意,不就是个宴会嘛,带个人还有谁会说不?

     几人嘻哈来到大堂,这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不过都不认识,众人看到有人进来注意力都被吸引,随即很多眼神离不开了,直直盯着门口几人。

     美女和萝莉呀,一进来还是三个,清纯淡雅火辣身材,比身边的校花更贴近自然,感觉这才要它们要的,只不过旁边似乎多了个灯泡。

     几女感觉到这些人特殊眼神,厌恶地瞪了回去,扣着江风手臂示意赶紧走。

     江风也注意到这些人被小师妹几女吸引,沉着脸找了个角落坐下,懒得管这些家伙。

     扫视了圈,美女帅哥不好,还有些土气的学生,只是这些校花什么的太俗气,浓妆艳抹就是粉堆起来一般,看着就恶心,还不如土气些的学生看着舒服。

     桌台上只有水果和小吃,前面倒是有牌桌子摆着很多食物,这宴会要搞成自助餐?倒是很西式的样子。

     前面还有人在跳舞,音乐都是现场版的,不愧是给特殊人办的宴会,就这些准备倒没落他们面子,但是感觉这乱杂样子不太喜欢。

     角落沙发上倒安静许多,人也比较少,“老哥,紫浵姐还有白沚同学,宴会还没开始,咱们玩两把牌吧。”小沐从包里拿出扑克扔在桌上。

     江风一听,牌都带来了,这妹子又想表现,吃了启慧丹比别人聪明些就想来找存在感,看出小沐心思也不说破,点头同意,紫浵和白沚也没意见,几人开始玩起来。

     随即悄悄摸出个东西放紫浵手里,示意她吃下,紫浵愣了下,看到手里药丸样的东西有些莫名,倒也没犹豫直接吃了下去。

     只是这还是被眼尖的小沐发现。“老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不嘛,你欺负我...打完再给不好吗。”

     江风见事情败露,缩到一边拿起牌当没听到,只留一阵莫名的白沚坐在那发呆,根本弄不懂发生什么事。

     紫浵吃了后,感觉记忆里多了些东西,是以前接触过的,学过的东西都一一回到脑海,顿时明白江风给吃的什么,这是在L市答应给她的能变聪明的东西。

     明白后嘴角邪邪一笑,知道小沐想虐自己才有刚才的话,只是被江风破坏了,顿时凑过身猛在江风脸上啃一口。

     “谢谢江哥哥,还是你最疼我,小沐你不老实哎,想欺负姐姐没门,现在咱们开始吧。”紫浵嬉笑着看着江风擦拭脸上口水,无视小沐气愤眼色,挑衅地昂起头。

     只留下一脸莫名的白沚,还是没搞明白这什么情况。

     “一对王,哈哈,你们几个小丫头输了吧,等会谁输得多谁去拿吃的。”江风躲在一边抱胸看着嘟啷嘴的小沐。

     感觉到江沐和钟紫浵不善眼神,江风不敢再赢,只能放水了,几盘下来都是她们两获胜,就江风跟江白沚当陪客。

     这时感觉到几人走来,江风知道这些公子哥老毛病又犯了,小声对几女说道:“有人好像要打你们主意,你们可真招蜂引蝶呀。”

     “老哥你不对哎,我是你妹妹有你这样说的吗,还不快保护妹妹大人安全。”小沐瞪着江风,似乎气还没消。

     感觉玩笑开不下去,尴尬收回脸色,直直站起来走到桌前档住几人去路。“这几个妞都是大爷我的,你们别想了,哪来哪玩去。”

     江风这么一吼,倒是镇住了几人,随即又反映过来。“靠,大爷你妹呀,你谁呀,还都是你的你吃得了吗,知道我们是谁不。”

     “别***赶紧走,没闲功夫理你们,一帮渣渣。”江风懒得跟这些人多说。

     “嚯...小子哪家的,是不是感觉家里有几个钱赞助学校就上天了?你知道我们是谁吗。”瘦脸男子好像被什么戳到笑点,但是又笑不出来的样子。

     富人权力圈的工子哥都认识,这人显然没看出是认识的,居然敢在自己面前装。

     “文兄,这人好吊哎,最近不是拜了个大师吗,学到了吧,要不用他练练!”一身肥肉的男生说道。

     “好呀,你们在一边看着,大师教的气功厉害着呢,别误伤到你们。”瘦脸男生说完,作甩手运功状态,打了个圆弧样子,耍八卦姿势。

     其他几男生赶紧退开,好像要有恐怖大招要发出来,生怕被误伤。

     江风一看,这斯在闹哪样,气功?狗屁气功,一点内力都没有,更别说灵力,感觉到男子两掌并开推来,根本没攻击力样子,而且他妈还不打算接触江风。

     这是要隔空运功伤人?江风被吓了跳,连退两步,泥玛遇到一群傻子真倒霉,不想跟她们玩了,还是回位置上吧,这智商到下线了。

     几个男生见瘦脸男子发功后江风爆退开,而且脸色极其难看,顿时欢呼起来。“文兄厉害,才学几天吧,竟然有这等功力,小弟佩服实在佩服,无论如何也要跟大师说下,收下我们。”

     “哈哈,哈哈哈,好说,王大师还有几个师兄都来了,等会我跟他们说说,不过以后出去的开销你们可要给我负责。”瘦脸男子得意地贱笑着,两眼眯得睁不开。

     “好说好说,一定把最极品的给文兄留着,这三个也是文兄先选。”几人诺诺回道。

     江风本打算转身离开,但这群傻子还上头了,这辈子没打过这样弱智的傻子,回地球来算是第二次了,真不想脏自己手。

     慢慢转身,走到几人跟前,一脚一个踢飞,这样弱智还泡妞,真眼眼瞎呀。

     不再管他们,回到位置上继续打牌,摸起桌上已经发好的扑克顺起牌来,几女根本没在意,除了小沐不会武功外,紫浵和白沚都是五六重的高手。

     这些一般公子哥根本不放在眼里,心思都在手里牌上,都在算计各家有什么牌。

     最郁闷的就是白沚,明明自己那么聪明,还比眼前两丫头大不少,竟然没赢过,自己也不笨呀,比武也不输钟紫浵,心里急着全身心定在手里牌上。

     “江同学,该你出牌了。”白沚见江风拿上牌后没了动作,提醒道。

     江风一愣,尴尬一笑,没想到是自己出牌,原来是该自己了,赶紧抽一张扔出去。

     这时忽然感觉灯光暗下来,本来角落灯光不好,这时更显黑寂,黑压压一群人来到桌前。

     抬头一看,一个大胡子汉子还有十来个黑西装男子,后面跟着几个男生,就是刚才被自己踢飞的。

     虽然他们捂着胸口,但还活蹦乱跳一点事没有,这是江风控制好力度,这些人稍微一用力就得被踢死,江风可不想在学校把事闹大,只把他们顺出去而已。

     只是这几个男生似乎没感觉到,一脸怒气盯着江风,倒是对桌上三女眼色迷离,这就造成了眼色中两个极端变换,有些狰狞之色。

     十来个黑衣男子来了后眼前也一亮,似乎发现什么新大陆,江风自然知道这些人为何如此,这些人是练家子,能感觉到一点灵气,这是内力本能感应。

     小沐和紫浵吃的蓝莓灵果还有丹药里都有灵气,这些可对习武者有天然吸引力,在她们娇美面容下错觉成更漂亮姿色,还以为是仙女吧。

     不过江风一看便知道这些人只是初习武技,根本不算武修,只能算一般打手,只是领头的大胡子应该实力强些,怎么没感应到一点内力。

     大胡子汉子走近色眯眯看扫了几女一眼,随即转向江风,“小伙子,会几招功夫便出来欺负别人,你武德呢,不知天高地厚,做人要踏实要明事德,功夫传承几千年不是让你来欺负人的,强身为国争光这才是该做的。”

     “说完了吗,说完可以走了,没看我正忙吗。”江风抽出两张牌打了出来,没看大胡子汉子一眼。

     “小子一点礼貌都没有,你爹妈就这样教你的,还是习武之人,起码尊师重道都不懂,老夫习武时你还不知在哪里,是要让你见识下隔空掌的厉害了...。”大胡子顿时被踩到尾巴似的教育起来。

     说着耍起来样的八卦样手势,往后缓慢一扫,一边十来个西装男子如触十万伏高压电一般猛跳起来,有的还弹开后转了几圈,似乎这一扫有多大气劲散发,他们收到多厉害招式。

     瘦脸男子这时跳上前来,“嗨小子怕了吧,我师傅可是气功大师,几十年功力练到出神入画,随便隔空便能把你打成内伤,还不赶紧跪下认错。”

     大胡子汉子听着这话,很满意地点点头,摸着胡子故作高深样。

     “停,你们稍等下...。”江风两手捂脸,好一阵才放下手,“紫浵,白沚,这里有个什么狗屁大师哎,还有十几个人,他们冲你们来的,不要留手你们去解决吧,我已经被‘打’成内伤了,百八十年很可能重伤不治而亡。

     钟紫浵见江风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额头顿时冒虚汗,“江哥哥怎么了,不要死呀,你死了嫂子会被别人睡的...哎不对,你还没女朋友...。”

     “江同学,叫保安吧,这...这里好像不适合打架。”百沚看了看大堂里众人眼神,似乎担心惹到事。

     “老哥你出不出牌呀,抓半天了,赶紧呢,这把感觉我要赢哦,打完再去揍他们。”小沐催江风。

     “小丫头别急,我才不跟这些弱智打,紫浵白沚同学,这里有大师哎,要不你们去玩玩?”

     “我们都去呀?他们好像不会武功哎。”白沚看了下后面,回过头来说道。

     钟紫浵挑衅地看了眼白沚,“怎么你怕啦,操场上不是挺厉害的嘛,跟我较劲,走吧,看我们谁打得更多。”

     大胡子汉子和十几人见桌上几人居然无视他们,还聊起天,“小伙子你什么意思,让这两个小妞出头,啧啧...。”

     “砰...砰....砰...”

     还没等汉子说完,两道倩影飞出,一人一脚踢在大胡子胸前,随即倩影闪动一个个黑影飞出,惨叫连连,几个男生也不列外,飞出老远哭嚎着。

     显然两女根本没留手,只是没要他们命。

     “我八个,你才七个,我赢了,家里有几个钱又怎么样,还不是输给我。”白沚炫耀着。

     “哼,不就是慢了一点嘛,来来,牌桌上见,你赢过一局吗,还比我大呢,好意思说。”钟紫浵不干了反驳道。

     “刚才江同学给你吃了什么,肯定有鬼,别以为我没看到。”

     “好呀,不服气是吧,那来练练...。”

     说着钟紫浵一个纵腿扫去,白沚倾身避开,肘部直顶上去,拳脚闪现几乎看不情人影,两女倒是打起来了,顿时大堂里热闹起来,一个个开始围拢。

     刚才十几个男子围过来时也没起心,这样的事见多了,平时也带人欺负人,根本没什么可看的,即便大胡子汉子被踢飞时,也在惊呆只,没回过神来。

     这时才确定瞬间踢飞十几人的居然是两女生,而且还是两个极品美妞,这时所有人都来兴趣了,美女本不多见,美女高手更是难得,而且一下出两个。

     然后明明一起的居然就这么打起来了,事情变化太快,众人都感觉接受不了,赶紧上前要探个究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