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谁家小师妹
    只是还有个人没走,和牧锦他们一起的小萝莉,这时才发现,这小萝莉粉圆的脸蛋,调皮的神色,爆满的胸脯套上一身粉红萝莉装,忍不让人让要去疼爱。

     小萝莉走过来,打量着江风,“挺厉害的嘛,连大师兄都不是你的对手,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嘛,怎么练的,要不你教教我吧。”

     “那是你大师兄?你是小师妹?有师傅就让他教,我可不会教人,他们都走远了,还不跟去。”

     江风差异地说道。

     “我叫钟紫浵15岁,那我认你当哥哥吧,以后跟你学更厉害的武功,那老头子教的大徒弟都打不过你,你教我好不好嘛。”

     钟紫浵一副自来熟的样子,直接就抱在江风手臂上,贴着两个肉团还使劲摇晃,感觉两团柔软挤压得有怪怪的感觉,这还是小萝莉江风可不敢多想,推也不是走开也不是。

     真想把那汉子和牧锦叫回来,你家小师妹丢下了,再不带走我可牵回家了呀。

     小沐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哎哎放开,你谁呀,这是我老哥,走开点,不准抢我老哥。”

     江沐沐拖着渔具过来,听天钟紫浵要认哥哥,脸上寒霜刹起不干了,扔下渔具便把钟紫浵的手掰开,两人大眼蹬小眼。

     江风不想跟两小姑娘闹腾,捡起河滩上的渔具,在河边木桥上看了下,寻个舒适的位置准备起鱼杆来。

     这处河滩是在御暑山庄脚下,沿河搭有一条木桥,专供人垂钓之用。

     整理好鱼杆后,调配鱼饵,还有红虫兼搭着用,大鱼喜欢吃鱼饲料团,小一些的喜欢吃红虫,是甩杆还是直杆就看个人喜好了。

     没一会,两个小丫头跟过来了,刚才还闹得面红耳赤,这会好似闺多年蜜一般,江风叹息女生就是这么奇怪的物种。

     竿子给她们准备好了,开始摆动着准备开工,撒好鱼窝把鱼饵甩出去后,小沐笑眯着眼又贴了过来炫耀着身上的东西。

     江风晃眼一看,两只雪白的手腕上都多了只精致的手表,还有一串串不凡的手链,脖子上也多出两条翠玉项链,还有丝丝灵气波动不似凡品。

     再抬眼到钟紫浵,除了衣物,身上清洁溜溜,江风一阵无语,小沐这是把人家给打劫了啊,怪不得两人关系忽然这么好,这么熟络。

     这些东西的价值恐怕比刚才的赌注还高得多,都替小沐不好意思了,不过钟紫浵这萝莉倒是一点没感觉到,很乐意的样子。

     “小沐,你包里不是有果子嘛,给钟紫浵尝尝。”江风摸了摸小沐的头一脸疼爱的说道。

     这时她两眼一亮,似乎才想起来。

     取下小背包打开摸出几个果子,塞到钟紫浵手里。“紫浵给你蓝莓灵果吃,允许你认哥哥,以后可要罩着我谁让你比我大一点,你答应我限量版的......。”

     钟紫浵惊讶地看着手里的果子,小心的兜在怀里。

     取了一颗放嘴里,顿时表情变换,本就可爱的脸蛋儿更是惹人喜爱。

     “蓝莓灵果?这么大?哇好好吃哎,为嘛我家种的没这么香,在哪里买的?沐沐放心,有小姐姐我在,都包在我身上。”

     钟紫浵好似如第一次吃糖果的孩子,没一会儿便吃了几颗蓝莓灵果。

     小沐又抓了几个给她,“老哥给的,你家肯定没有的啦,外面也没得卖...。”

     两小姑娘倒是乐得开心。

     江风看着这有些奇怪的友谊,轻笑着准备安生钓鱼。

     初晨的河面清波荡漾,岸边陆续有更多人提着篓子汇聚,撑起大伞摆好小凳子加入队列,每个新加入的成员似很巧合地相距一定位置。

     放线钓鱼。

     只是周遭垂钓者不时望向有一方,三人嬉闹的一处蹲点,便是江风和两小丫头。

     小沐提出来钓鱼的,可到点了却一点没觉悟。把江风穿好的鱼饵一扔河里了事,随后便和钟紫浵唧唧喳喳聊个不停,不时清脆的童声激荡河岸。

     江风只能苦笑摇头,小丫头看着别人玩的就想玩,但要让她们真玩可就是大难度,能安生坐在这里不跑便已是庆幸。

     他一身空灵注视着浮漂

     静静地回味儿时跟老爸姨夫他们钓鱼的情形,那是也如身边这两丫头一般沉不住气,把鱼杆当玩具而已。

     后来长大些后开始学会认真等待,老爸说这是磨练耐性,做事如垂钓,唯有耐性把握住刹那瞬间才有收获。

     似懂非懂地点着头,看到他杆子上一条条鱼被提起来渐渐明了,这也给江风到修真界后修炼速度那么快,道心还能跟上有很大关系。

     不过他在修真界几乎没时间钓鱼。

     超好的资质是门派寄予的希望,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中度过,外出历练碰到水源也是直接挥手一招,便飞出大堆灵鱼来烤着吃,垂钓那是凡人的方式。

     思绪中感觉到钟紫浵过来了,被轻轻地戳了下肩膀

     “江哥哥,呐,给你吃。沐沐已经同意了,你也是我哥哥喔,以后要教我厉害的武功。”钟紫浵憧憬着,把手里的蓝莓递了三颗过来,肉婴的小手差点抓不稳果子。

     轻笑着拿起颗蓝莓晃了晃,咬了一口。“小浵真乖,有时间就来找小沐玩,果子你吃,哥哥家还有,多吃点有好处。”

     钟紫浵眨了眨眼似懂非懂的样子,不过还是做了个可爱的怪脸相。

     江风看得出来,这黏上来的小丫头家里不简单,非富既贵。

     刚才被小沐打劫的那些饰件没一样普通的。

     即便老爸江文在Z市发展不错,也没有给孩子佩戴这样贵重的物品。物以类聚,小沐和她玩得好也不用担心出状况。

     小浵回到一边继续跟小沐玩闹,江风这边的鱼漂似乎有触动,看来鱼窝里有鱼了,要开工喽。

     “呀...臭流氓...碰...啪...。”

     “哟嚯...还挺辣的,给我抓起来。”

     注视着鱼漂的江风忽然听到打斗声,转头一看,钟紫浵抬脚踩着个年轻男子,江风一愣,这丫头还真厉害,转眼间把一成年男子放倒。

     不过这时这男子不远处的两个保镖冲了过来,左右限位直要制住钟紫浵。

     江风弹身一个空翻。

     两脚直踩两人抓向欲制住钟紫浵的擒拿手,起胸真拳两人便飞了出去,倒地呻-吟。

     “哇,江哥哥好厉害咯,就是这个臭流氓,居然想摸我屁屁,打死你...臭流氓...。”

     钟紫浵见江风弹身过来把两保镖解决,指着脚下的那人边踢边骂。

     接着二话不说便踢起来,小沐这时也反应过来,听钟紫浵这到一说,把小凳子提起便砸,疼得地上那男子嗷嗷直叫。

     江风脸色阴郁地看向地上抱头嚎叫的男子,作死到自己头上了,也不阻止就让两丫头好好教训出气。

     许久一边爬起来的两保镖想要过来解救,可江风横在中间,望主兴叹过不去呀。

     两丫头打累了才停下手,打也打了气也出了,不过两女孩子再怎么力气也不大,男子并未受多重伤。

     男子趁势往外爬,被两保镖搀扶起来擦拭身上的泥沙。

     江风这时才看清,怎么是他。

     ·

     ·请大家多支持,收藏!收藏!推荐票!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