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那日修士体验的结果自然是让顾音满意,而吴岩则灰头土脸逃回去找他二叔吴江诉苦,末了还得留下二十块灵石的付款。他本是听古瑶峰前辈怂恿来捣乱再顺便探探这景熙与顾音的关系,却没料到结局如此。

     从那天以后,灵修馆算是彻底出名了。

     朝歌峰内门弟子所在的执法堂内,几名弟子正在闲坐着聊天。

     “你可听说了真葛镇上新开的那家灵修馆?”一个弟子说。

     “可不听说了嘛,店主是昆吾峰那个十二岁的炼气一层弟子,那店还真有些古怪。“另一个修士说起这件事情颇为激动。

     ”就是青云师伯门下那个记名的?“

     ”就是那个!“修士显然知道有自己的一番体验不吐不快,”我前些日子去了一回,你们可知那店内的灵力在那小姑娘的阵法指引下,还真比平日里吸收的下品灵石内的灵力还要精纯几分,更别说我等直接修炼所吸收的天地灵气,店内的灵力比那可要精纯多了。“

     ”真有那么玄乎?那店主怎么不自己修炼?“有人忍不住质疑。

     ”我匡你做什么,听说店主经脉阻塞,拿着这阵法还不如造福众生呢。要不是那灵修店每日只开半个时辰,我可恨不得整日都待在里头不出来呢,这要是个常年累月的修行场所,可指不定能将修炼速度提升多少。“

     那修士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看到执法堂内走进一人,谦谦公子,贵而不傲,脸上带着令人如沐春风般的笑意。

     众人纷纷起身,抱拳行礼道:“见过王师兄。”

     王礼桓早就听到了众人之间的议论,心中诧异顾音与那所谓灵修馆的关系,这几天他与温庭彦都忙于宗内事物的处理,却没想到小姑娘几天内又给了他一个惊讶。

     “你方才所说的灵修馆,在什么地方?”他问刚刚说的起劲的弟子。

     那弟子从未与朝歌峰执法堂之首说过话,一时间紧张得口齿不清:“在……在真葛镇……西……西边的木屋里。”

     王礼桓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转而笑得更加亲切,拍了拍那弟子的肩膀,带着李力等人往灵修馆去了。

     一行人站在灵修馆门口张望,此时差一刻钟到酉时,门前排起了长龙,大概有二三十名弟子在此等候。王礼桓也听闻过这店内每天只招待一位客人,那又为何等了这么多人。

     差李力打听之后才明白,只要在此等候的人,都可以参与竞拍,出价最高者可以成为今日的客人。这颇有些青楼红牌的待客之道,自然是传授于风流公子景熙,让人听了哭笑不得。

     但乐得有利可图。

     今日的价位达到了四十块下品灵石。王礼桓很是耐心地在隔壁的茶楼坐到酉时四刻,待人都散去了,才走到店门前敲门。

     顾音此时刚忙完,将脑袋往桌子上一放,双手下垂在桌下,自从开了这竞拍的规矩,几乎日日都是炼气九层的修士光顾,她体内的灵力几乎日日都在被榨干,真的……好累啊。

     听到敲门声,她也懒得动弹,让蒋秋帮忙去开门。蒋秋现在成了灵修馆专门端茶递水接待客人的小工,基本上顾音只需要待在隔间催动灵力的释放,直至精疲力尽就可以了。

     王礼桓见开门的是那日那个面向丑陋且话多啰嗦的女子,压下心中的惊讶,往里走发现那个摊倒昏暗光影里的不明物体还是略变了脸色。“音儿妹妹?”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那个不明物体。

     “是我,啊……王师兄是你啊。”顾音有气无力地回答,两只胳膊费力地撑起自己的脑袋,看着王礼桓又想起那天疯闹的温庭彦,只觉得身心俱疲这个字好适合自己现在的状态。

     “王师兄有什么事情吗?”顾音耐着性子问他,并在他靠近的时候自觉拉远距离。

     王礼桓诧异顾音的疏离,以为是小女孩害羞也没有多想。道:“音儿你……看起来很累?”

     “还好。”废话啊,知道我累你还不快走,顾音心底哀嚎。

     “这样啊,先喝杯茶解解乏。上次在九品香不知温师兄为何生那么大的气,也没让我好好跟音儿叙叙旧。”王礼桓看眼前的情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更适合培养感情,给李力打了眼色让他带蒋秋出去。

     “温师兄不过是气愤景师兄的孟浪,王师兄你不必在意。”顾音费力地与讨厌的人周旋,这人的嘴脸她再熟悉不过,他要问的无非是自己为何跟温庭彦认识的,拐弯抹角也不嫌累的慌。

     果然,王礼桓下一句就是:“不知师妹如何跟温师兄认识的呢?”

     “就是在香回山那一次,王师兄你不记得了吗?那次温师兄恰好路过送我回家呀。”顾音将早就打好的腹稿说出,满意的看到王礼桓若有所思的脸。他在思考温庭彦是不是真的恰巧路过,自己有是不是真的给他人做了嫁衣裳。

     “原来是这样啊,师妹跟温师兄还是真是有缘分。”王礼桓也不再纠结温庭彦,道:“师妹这间灵修馆倒是颇有些意思,那阵法可是顾伯父传授的?”

     顾音心底觉得好笑,顾元珍给自己传授阵法?也亏他说的出来,“不是的,这阵法……我答应了别人不能说的。”顾音将小脸皱成一团包子,故作纠结地说道。

     “这样啊……连师兄也不能说?师兄保证不告诉别人。”王礼桓还是不死心,他对自己在异性面前的吸引力还是有些自信的。

     “不可以的,我答应了别人……对不起。”顾音低下头思索,要不要把温庭彦叫过来解围。

     “那阵法能让师兄看一下吗?”王礼桓对那阵法的好奇心还是很强的。

     顾音这下连眉头都皱了起来,道:“也不行……”

     “这样吧,音儿妹妹,只要你将那阵法给师兄看看,师兄付你一百块上品灵石如何?”王礼桓看着小姑娘,一百块上品灵石,几乎是一条灵矿半年的产量,所谓财大气粗就是这样了。他也不怕小姑娘不心动,毕竟这灵修馆开了也是要盈利的。

     “这……不可以啊……”顾音看起来都急的要哭了,给他一种她很想要这一百块上品灵石又不得不拒绝的感觉。事实上她也真的很想要!一百块上品灵石啊!可惜她并没有阵法……

     王礼桓这下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道:“是不是……给你阵法的人不许你给别人看?”

     顾音差点就破功了,王礼桓的想象力可真是帮了她大忙,她连点了数十下头,才道:“是的。”

     王礼桓自然不信顾家能有这么神奇的阵法,看着小姑娘“无比诚恳”的表情,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只是不知道这背后的“高人”是谁,他只能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音儿妹妹,你可否转告给你阵法的那位前辈,就说,只要他愿意转让这阵法,荆州王家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他。”

     顾音看着眼前的王礼桓,想着摆在眼前的冤大头不宰白不宰,开口说道:“那位前辈说了,只要能得到世间源宝的消息,就可以得到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