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源宝
    顾音从来没有想过灵修馆能这么火……而且越来越让她头疼,她抬手揉揉了额头,淡紫色的衣袖随着凝脂般的肌肤滑下,露出一截皓腕。十六岁的顾音杏目圆圆,不笑时清冷秀气,笑起来双眼弯成好看的月牙,俏皮可爱,已经是个初长成的少女了。此刻顾少女皱着好看的小山眉,很是苦恼。

     四年来,顾音在“经脉阻塞”的情况下由炼气一层苦修到了炼气四层。可照景熙的说法,如果只有炼气四层的水准,今年镜玄宗的考核她都过不了,说不定过了今年,她就该跟大家说再见了。景熙还十分热情地邀请她将灵修馆开到凉州、兰州跟司州去,因为那里是景家的地盘,然后被温师兄暴打一顿……

     所以此刻顾音愁眉苦脸地看着灵修馆前的一百多个人,他们有些是来竞拍今天的修炼名额的,有些则是来“卖消息”的。

     托王礼桓的福,顾音将能够用源宝的音讯交换阵法的消息传播了出去。各种招摇撞骗地人都开始往灵修馆聚集。

     比如现在站在蒋秋面前,在七月艳阳天穿着皮袄戴着裘帽的人,据他自己说,他来自极北的苦寒之地,发现了一个冰系源宝。蒋秋问他源宝长什么样,他说跟一座小山一般大…搬都搬不动,得亲自去看了才知道。

     顾音听师父说,他见过的源宝都只有黄豆般大小,一座小山可得堆多少源宝哦……愁,愁死人了。

     蒋秋如今如今已经练气九层了,二话不说将人丢出人群,扬声道:“下一个。”

     由于竞拍的时间越来越长,顾音不得不提前两刻钟时间开馆,一遍听着一个个地抬价,一边看着在风雨中飘摇了四年的小木屋思索,是翻新呢?还是干脆重新租一间铺子?她想了想囊中的六块上品灵石,再想想王礼桓当初开口一百块上品灵石的豪迈,有钱人真是可恶。愁,真愁。

     灵修馆如今一次性招待十位客人,选喊价最高的十个人,时间还是为半个时辰。但对顾音来说这可比四年前招待一个客人要轻松多了,起码她现在补充完灵石失去的灵力之后,还能在板凳上坐直。

     又是没有源宝的一天,顾音跟蒋秋两人无聊地扒着桌沿看门外大道上扬起的尘土,商量着去九品香搓一顿好的。

     “我要吃铜钱包、碧螺虾仁、干炸响铃。“蒋秋对九品香的菜单已经烂熟于心了。顾音无声笑了笑,这个三十多岁的人活得跟个小姑娘一样无忧无虑,只要有吃有住能交灵石给宗门,她对什么阵法、源宝仿佛没有一丝兴趣,整日里只在山间乱窜摘野果抓小兽打野食。

     顾音刚坐直身子,想一挥大手说今天我请客。就看到一个人站在灵修馆门口。

     他浑身笼罩在藏青色斗篷之下,看不清脸,只看得要腰间别了一柄青色长剑。男子站着的时候苍白的手按在剑身上,像是随时准备拔剑。

     “这位是?”顾音开口问。

     男子还未开口,突然拔剑出鞘,转身就往空中劈去,与一道风流在空中相撞发出爆裂之声。

     温庭彦几乎是随着那阵风流出现在顾音身前,挡住斗篷男子的视线,道:“你是谁?一个魔修居然敢到镜玄宗来。莫不是不要命了。”

     “我来送源宝的消息。”那男子声线没有什么波动,也不看温庭彦,视线放远,仿佛在透过他看顾音。

     蒋秋站在顾音身边,看着来人脸上闪过一丝前所未有的惊诧。

     “那你就说吧。”温庭彦看着眼前这人,感觉有些意思,这魔修身上没有杀意也没有半分邪魔的气息。

     “一月余前,逍遥界入口有源宝的灵力出没,现在探测不到了。”魔修说。

     温庭彦打量了男子的装扮,道:“你该是幽冥宗的人吧,要这聚集灵力的阵法有何用?”

     “我不要阵法,只是来传话。”说完男子手执长剑倒退,显然是要离开,仿佛在看温庭彦是否拦他。

     但温庭彦却觉得男子的视线不在自己身上,也不阻拦,任他离去了。

     只有蒋秋失落了一瞬,口中用没有人听得到的声音呢喃,“笨蛋苏祁……”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魔修让顾音一头雾水,自己苦苦寻觅了四年的源宝消息就这么送上门来了?

     她一脸疑惑地看向温庭彦,却发现他也给不出答案。

     “先别想这么多,吃饭去吧。”温庭彦近年来慢慢开始接手镜玄宗执法堂的事务,每日也就吃饭的时间能陪着顾音,故掐着酉时四刻她收工的时候来灵修馆。刚开始那一两年,每每顾音累的不行的时候,他还会送饭上门。当然看到王礼桓是什么阵容就不提了。

     方才还心心念念要去吃美食蒋秋今日没进行完“光盘”大业,也没有搜刮“大老板”顾音,匆匆吃了几口就借口有事回去了。

     顾音等人走了一眼认真地看着温庭彦,道:“我要去那个逍遥界入口。”

     “你知道逍遥界是什么地方吗?”温庭彦问。

     顾音摇摇头,他接着说:“这世间有四界,大华十三州为人界,魂魄所归为逍遥界,妖族被镇压在永生界,元婴期化神修者进入混沌界。四界有严格的界限,除了永生界每五年开放一年,可以进入之外,其他的混沌界、逍遥界都是只进不出的。你懂吗?”

     顾音沉默地点点头,还是说:“我要去。”她不想一辈子不能筑基。

     “我去替你把源宝取回来可好?”温庭彦说出自己早就想好的法子。

     “不好,我要自己去。”顾音很清楚自己的想法,“你说过的,不管是你还是大白不可能时时刻刻跟在我身边,也不能事事帮我安排好。“

     温庭彦终于体验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除了点头他能说什么呢?

     “逍遥界入口就在镜玄境内,有元婴期修士镇守,需要通行玉牌才能进去。”温庭彦说完,在顾音耳边耳语了一阵。

     顾音听完,不需要掀开他的面具,也能想象到面具下那张脸,该笑得多么邪气横生且倾倒众生……每当他捉弄人的时候就会漏出那种笑容。

     景熙师兄,得师兄如此,乃是你一生之不幸啊。顾音默默在心底为景某人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