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心愿?
    两个灵魂附身在一个身体上是什么感觉?

     “感觉好奇怪。”顾音看着眼前倒在血泊中的芸娘,开口说道。

     温庭彦跟顾音两人都只继承了这个身体以及他所有的记忆,假如只有一个人附身的话,自然是由一个人控制身体,现在变成两个人,总有种站都站不稳的感觉。

     温庭彦第先发现这个问题,说道:“你先不要试图控制身体,让我来吧。”顾音想了想赵全好歹是男的,就放松了神识将身体的控制权给了温庭彦。

     直到神识熟悉了身体之后,记忆才如潮水般涌来。

     赵全与芸娘相识的十二年,最近五天这个家庭的巨变,都如戏曲一般一一呈现在两人眼前。

     “你说,赵全的心愿是什么?”温庭彦问。

     顾音看着满地的血泊感觉很不舒服,惋惜红颜早逝的同时主观上对柳家有了不好的印象。她继承的是赵全的记忆,自然明白他心里对自己妻子的怀疑,但她听了芸娘死前的话,觉得应该是赵全错怪他了。但总感觉很不对劲。

     “我不知道,但芸娘为什么会回来?她如果不是自愿被柳家带走的,柳家应该不会放过她吧。”顾音道。

     “或许是她逃出来的呢。”温庭彦操控着赵全的身体靠近芸娘,姣好的容颜已被鲜血掩盖,他感受到身体心脏深处传来的钝痛。

     赵全是爱芸娘,但他爱得小心翼翼,爱得自卑,保持了一个男子的尊严,却伤害了自己最爱的人。

     “不会,她衣饰太过整齐了。”顾音很冷静地分析,对待这样的情感结局,她有种说不出的漠然,除了同为女子对芸娘的同情,她不禁想起自己与王礼桓的结局。

     爱情这种事情都讲究一个门当户对,男才女貌,无颜女与玉颜郎,农家男与美貌女,事实都是摆在眼前的。正因为不匹配,王礼桓才会那样欺骗自己,赵全才会怀疑芸娘,芸娘才会与那柳家公子纠缠不清。

     “我们先把这女子的尸首处理了吧。“温庭彦道。

     顾音现在是神识状态,温庭彦看不到她的表情,也感觉不到她情绪的不对。此时顾音心内复杂地想起寄魂前温庭彦对她说的那番话,心意。什么心意?这如果又是一个骗局,如同王礼桓一般布局经年,她是否还能承受起第二次背叛?而就算是真心实意,来日她又会不会变成第二个赵全,对自己的爱人保有怀疑,只因为那两个字——不配。

     在赵全家的小茅屋附近挖了个土坑将人埋了,“赵全”坐在土坟面前发呆。两个神识适应了环境的改变,各自平复了心情,才认真开始讨论赵全的心愿。

     “最简单的莫过于杀了那柳家公子呗。“温庭彦道,顺便伸了个懒腰,一直保持魂体的状态很不好受,但他并不打算让自家阿音来体验这种感觉,一个男人的身体什么的……还好他跟了过来。

     顾音想了想,道:“我觉得应该不这么简单,他一个凡人,凭什么去杀一个修者。那个魂差……赵全他应该最在乎的是芸娘吧,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误会她了。”

     “这就是你想多了,阿音你不了解男人。你知道赵全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懦弱、自卑、生活在这个世界最底层的人,在修者眼中这种人就是一只蚂蚁,想什么时候捏死就捏死。而在赵全眼中,修者就是神一般伟大的人,一万年前的凡人还把修士当做天道的化身,十分尊敬,不像一万年后,顾元珍抢女子做小妾,凡人会愤怒会在茶楼开场子嘲笑他。

     “赵全他爱芸娘,但他更爱自己。都说人穷志短,但他偏偏是个有志气的,他要面子,要命,要活下去。他上一辈子什么都没做,离开了扬州城,换了个地方卖糖水卖馄饨,过完了下半辈子。”温庭彦说完,感慨地看着黄昏的暖色光芒,他有理由很坚信自己的判断。

     “你怎么知道他最后什么都没做离开了?”顾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还是不能相信就这么个事儿让赵全执着地做了一万年的恶魂,还不愿意投胎。

     “我自然知道~至于怎么知道的就是秘密啦。”温庭彦欠扁的语气又出来了,“但阿音有一件事没说错,这芸娘是怎么离开柳家的,这里面有些古怪。“

     说完“赵全”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决定明天再去探查柳家。不能使用灵力还真是太麻烦了。

     第二天一早“赵全”就挑了冰甜水往扬州城里走去,他在早晨洗练的时候跟自己憔悴的胡须斗争了半天,才能勉强见人地出门了。

     “呀,这不是赵全吗!”温庭彦刚走到城中菜市口,就被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叫住了。顾音认出这是五天前买赵全甜水后在他耳边嚼舌头的张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在赵全面前胡说八道也增加了赵全心里对妻子的不信任吧。这种人实在是唯恐天下不乱。

     “张婶。”温庭彦倒是很耐心地跟张婶打招呼,毕竟借用人家身体就该做出相同的反应,这样有些事情打听起来才比较方便。

     张婶见赵全消失了几天也没见几分颓废,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做贼似的靠在他耳边问:“你家娘子回来了吗?”

     “昨天下午回来了。”“赵全”回答,脸上也没出现别的表情。

     张婶狐疑地看了他两眼,接着问:“她前几天不是被那……带回去了吗?怎么回来了。”

     “哈哈,芸娘她只是腿脚受伤了,柳家公子路过顺便为她医治,昨天才能下地走路,就回来了。”他面不改色地撒谎,还很客气地说:“谢谢张婶关心我家娘子,不知哪儿有好的跌打伤药卖,我晚些为芸娘带回去。”

     张婶给赵全指了路,而后神色慌乱地离开了。“赵全”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发呆,这张婶可有些古怪。

     顾音道:“赵全家地处偏僻,昨日芸娘回去的事儿肯定没别的人知晓,这张婶有问题。”

     “有问题自然会查出来,我们先去柳家看一看。”温庭彦下了结论,轻车熟路地往柳家走去。

     柳家,因着柳舜倾的缘故,他可是非常熟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