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闻道堂
    吹了一夜山风的后果是,第二天回到昆吾峰时被蒋秋提着耳朵骂小混蛋。

     “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啊!“魔音穿耳,顾音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敢夜不归宿还不打报告了。

     “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一定给你说。”顾音连忙求饶,救下自己可怜的耳朵。

     “这还差不多。”蒋秋这才放过她,“走吧,跟我去讲堂听讲。”

     顾音听了愣了一秒,今天讲堂开讲?她怎么不知道。想起自己被景熙直接带走去见师尊,没听到温文师兄的吩咐也是正常。

     “还好今天讲堂的不需要去别峰,不然有你哭的。”蒋秋一边说着,一边拖着她沿山间大路往山上走去。

     上次在马车中并未看清山间景色,只见山路崎岖盘桓,穿梭于各种不知名草木之间,山雾迷蒙,人烟稀少,幽静缥缈倒似仙境一般。

     唯一不美的就是眼前的蒋秋了,她拉着顾音,一路运起灵力疾走,口中还嚷嚷着迟到了迟到了。

     两人终于到达讲堂的时候,都已经气喘吁吁了,白墙青瓦的讲堂屋檐下挂着一块横匾,写着“闻道堂”三字,这倒是个讲堂贴切的名字。

     闻道堂内已经坐了乌泱泱一大片人,今日讲的是镜玄的宗门规矩,五峰新入门的千余名外门弟子都到齐了。两人半天才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入口,偷偷地沿着墙壁钻进去,刚想随便找个空位坐下,就感到有人朝她们看来。

     接着满堂千百双眼睛,都好奇地盯着这两个最后到来的人。

     “两位师妹真是日理万机啊,连第一次上讲堂也能迟到。”少年悦耳的声音毫无差别地传到每个人耳中。

     在这么多人的瞩目下,顾音不负众望地红了脸,倒是蒋秋,镇定地拉起她的手找了个角落坐下。

     等大家都开始重新听讲的时候,顾音才看向台上的“讲师”,单手支撑着脑袋斜靠在案几上,另一只手搭在曲起的腿上,把玩着那把16骨绸扇,还是一袭红衣,因为斜靠着衣下春光若隐若现。

     这哪里是个讲师的模样。

     顾音只看着那双桃花眼与台下的师妹们眉来眼去,要不是他口中确是在讲着镜玄宗的宗规,她几乎要怀疑这里是什么秦风楚馆了。

     而在讲台上风情得不亦乐乎的景熙,很是解气自己报了被要挟的仇,看着小师妹红嘟嘟地脸蛋心中越发畅快,眼角媚态也越发动人。那些与他视线相交的师妹们哪儿还记得听什么讲。

     等到玩够了,景熙才想起今日自己作为镜玄宗首座弟子实际上的“替死鬼”,是来做正事的。

     “近日里在座的各位师弟师妹有些也去过真葛镇了。这真葛镇是镜玄管辖范围内的交易集市,不知道大家懂不懂管辖内的意思?”

     说到这里,顾音才凝神听讲。

     “各州都有自己管辖内的集市,由当地世家大族维持交易的该有的规矩,若是在集市内盗窃、强抢、诈骗,或者做其他违反集市规则的事情,各家大族都会出手惩戒,轻则废除修为,毁去灵根,重则失去性命,魂魄丢入逍遥界。而真葛镇是镜玄唯一的管辖集市,凡在执法堂许可下开办的店铺,皆受执法堂的保护。我作为执法堂代堂主,劝各峰各位弟子,不管是修天道还是修诡道的,都给我收敛收敛手脚,镜玄宗离逍遥界挺近的,不介意多送几条冤魂。”

     一席话说完,有些早就知道情况的人压根就不在意,另一些有点心思的也被景熙的狠辣镇压了,顾音则若有所思,那日刘洋之所以敢肆无忌惮地对她出手,估计是看出灵修馆并没有在执法堂的保护范围内吧。

     再看看眼前的花蝴蝶,她觉得少年的姿色也确实是赏心悦目啊。等到散堂的时候,顾音拒绝了蒋秋一起回去的要求,在原道堂外截住了哼着小曲儿准备离开的景熙,又笑得一脸谄媚。

     景熙漂亮的柳叶眉顿时抖了两抖,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小师妹,上次栽的跟头刚刚报复完,这不是又有一个坑等着他跳吧,先开口为强:“先说好,我很穷的!”

     “知道知道,师兄用着16骨的玉扇子,很穷很穷呢。”顾音没忍住酸他,这人祸害良家妇女的行径实在为人所不齿,但毕竟自己有求于他,还是很“客气”地符合着。

     “你要干嘛?我这扇子不借人的!”景熙警惕地将扇子收起来。

     顾音笑嘻嘻地看着扇子消失,这才切入正题:“听说二师兄掌管真葛镇的店铺?”

     “是啊。”小师妹问这个做什么?景熙想。

     “是这样的,小妹近日在真葛镇开了个小店,由于没有登记,昨天就招来了别人强抢阵法,要不是大、师、兄及时赶到,可要出大事呢。”顾音将大师兄三个字咬得格外重,让景熙一阵脑袋疼。

     他看了看眼前十二岁的小姑娘,这小豆丁真能折腾,开什么店铺啊?胭脂铺子?“你个小豆丁折腾店铺做什么生意啊?”景熙心里想着就把话说了出来。

     “叫灵修馆,就提供个灵力修炼场所。我曾经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个神奇的阵法,能将灵力聚集到一块儿,方便修士修行。”她将一早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

     景熙听了将信将疑,又想起来设讲之前大师兄着重强调要将真葛镇的事儿交代清楚,这才明白恐怕又是为了眼前的小豆丁。大师兄口味真特别,这不是恋童癖吗?自己还是喜欢胸大的,比较正常。

     心思飘远了的景熙口中胡乱应答:“那你带我去看看那店铺,要是真如你所说那么神奇,我就带你去登记。”

     顾音估摸着自己的灵力肯定撑不住景熙的修炼,索性也不急着用灵力填补灵石,直接让景熙吸收灵石中的灵力。

     结果就是景熙也笑得一脸谄媚地站在自家师妹面前,“师妹啊,你这灵修馆开业以后,给师兄打个折呗?”

     “我这灵修馆暂时不能接筑基期以上的客人,而且每天只开放半个时辰。师兄不是我不帮,按您这修为使用阵法,我没法维持,早晚得坏了的呀。”顾音哀哀诉苦。

     “那你把阵法借我瞧瞧?”景熙继续笑。

     “我问问大师兄?”

     景熙由笑转哭。

     顾音由哭转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