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七 妖力
    顾音以为,所谓的阴阳域,指的是那个自己几天之前遇到的到处都是漂游魂体的阴森森林。眼前所见的色彩绚丽,鸟语花香,虬枝缠绕的秀丽山体,丝毫看不出魂体的存在的痕迹,这里真的是阴阳域?

     她抬头看向身边的柳滨,很明显在表达自己的疑惑:“这里是阴阳域?”

     柳滨并不看她,一半面孔沐浴在阳光中,另一半被树叶的阴色遮盖,道:“怎么?感觉不像?”

     顾音老实地摇了摇头,“一点都不像。”

     “果然如此。”柳滨听了,嘴角泛起一丝苦味,他抬眼看着眼前一片呦呦鹿鸣的景色,忽然又说:“那你给我讲讲你看过的阴阳域吧。”

     顾音愣了一愣,她没有错过柳滨嘴角的苦笑,身为开了天眼的柳家家主,不仅能看穿世间所有的伪装,还能看到一些未来的事情。看他的神情,分明是见过一万年后的阴阳域的,又让她讲什么呢。

     “我以为,阴阳域是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里,古树参天,是魂体死后栖息的地方。”她斟酌后说道。

     “果然,呵呵,不提这些,我们走吧。”柳滨无头无脑地结束了这个话题,拉着顾音往林子里走去,手劲之大,像是怕她跑了一样。

     她怎么会跑呢,她也想知道,让柳家动员全族力量不择手段地制造恶魂以及带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啊。

     一路上顾音觉得温庭彦跟白止两人都安静得过分,从换了身体之后,白止就安安静静地跟在她脚边,小眼儿只盯着爪前的地面,倒被他盯出那么一两分忧郁出来。

     而在顾音看不到的角落,白止真正忧郁地开口:“温妖孽,你真的要这么做啊?”

     “我有什么办法吗?”温庭彦难得收起了往日的娟狂,不再嬉笑调皮,心情低落地回答。

     白止也悄悄叹了口气,当年四大世家都以同样的方式向祭神“投诚”,不同的是,只有王家真修了弱肉强食的天道,剩下的三家,到底做过什么,也无法跟小辈们明说了。

     柳滨带着她走入了茂密的森林里,视线被浓稠得如浓雾一般的遮挡了片刻,随之而来是急转而见的一片十丈方圆空地。

     空地正中央立着颗几人合抱的巨木,枝叶尽枯,深黑色泽,同样的参天蔽日,如同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

     这让顾音感受到了一万年后阴阳域的光景。

     “青致,别来无恙啊。”柳滨站在顾音身前,对着空旷的发出声音。顾音抬头不解地看他,而后随着他的目光,注意到那个身体嵌入巨树树干之中的人。

     或许能用“人”来形容吧,树干中的人皮肤皲裂如同树皮,鲜血从皲裂的皮肤中淌出,再凝结成深黑色的雪茄,远远看去,这人裸露的皮肤已与树木毫无二致了。

     难怪自己没有注意到他,顾音这么想着,然后对上了那双与整个环境格格不入、透着生命与活力的眼睛。

     好像猫的眼睛啊。顾音惊叹,细长的瞳孔,透明清浅的茶色,如同上好的琥珀,吸引人不由得亲近。下一刻,她却被这样一双眼睛肿流露出的煞气吓得倒退了一步。

     那种毫不掩饰的敌意与杀意。树干中的人睁着铜铃大小的眼睛瞪着顾音他们的方向,目标是她身旁的柳滨。“树人”连眼角余光都没有给顾音,他如临大敌。

     “柳滨,你来这里干什么?”他的声音像风吹过森林的树梢,沙沙作响。

     “来看望老朋友。”柳滨笑得越发阴沉,像是被空旷而压抑的氛围所感染,他抓着顾音的手紧了几分,道:“咱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叙叙旧,替你度过这……所剩无几的岁月啊。”

     说到所剩无几的时候,顾音心底溢出了一丝伤感,又或许是,她对这个树人,一见如故。

     “不需要。”被称作青致的树人生硬地说完,又接着愤怒道:“老子不吃你们人族假惺惺这套,我顾青致也不需要你来看望,给老子滚!”

     顾音被顾青致的怒气吓了一跳,心下想,他也姓顾呢。

     “这么暴躁可不好。”柳滨转过头看向巨木的西方,那里正飘来几个透明的魂体,统一而迅速地向巨木靠拢。

     但顾青致对这些魂体的存在早就习以为常,只一瞬不动地盯着柳滨,道:“滚。”

     柳滨不理会他,嘴角含笑,眼睁睁看着魂体靠近巨木,而后如同被吞噬了一般消失在原地。顾音恍然大悟,此时才真的相信这里是阴阳域——连接着逍遥域与人界的存在。

     魂体消失的时候顾青致的眉头微皱了一皱,但仍旧保持着警惕的心态。他像是再也无法忍受柳滨意味深长的笑脸,道:“就算你们制造再多的恶魂,我也不会将逍遥界的入口打开的。”

     “青致,你说,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就看一眼逍遥界的玄虚,又不会少你一块肉,何必弄得大家鱼死网破呢?”柳滨语气装得十分轻松,只有那只抓着顾音的手泄露了他心底的紧张。

     顾音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心底里十分鄙夷柳家的演技,这柳滨明明对逍遥界有种几近狂热的向往。

     抽凉气的声音成功地截取了顾青致的注意,他只用妖力感知了一瞬,然后大惊失色,巨木枯柴般的躯体开始剧烈摇动,仿佛一瞬间刮了阵席天慕地的大风。顾青致颤抖着声音道:“妖……妖力?”细长的瞳孔开始涣散成球状,他望着顾音的方向,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妖界已于三月前尘封永生界,你到底是谁!”最后已经歇斯底里。

     这是冲着自己发问的问题,顾音硬着头皮开口:“前辈……我……”

     却被柳滨疯狂的笑声打断:“哈哈哈……顾青致,你没感觉错,虽然只是个半妖之体,却也能让我送一万柳家死士入逍遥界,你心心念念的永生,将是个笑话!”

     顾音想阻止柳滨的失态,也想说点什么抑制住顾青致眼里切入骨髓的哀伤,但她却什么都做不了。柳滨疯狂地吸取她体内的妖力,让她开始神智涣散。

     她在心底里呼喊着温庭彦跟白止的名字,但无人应答。一时间,阴阳域的丛林中似有万兽哀鸣,千鸟悲啼,却无一能与顾青致眼中的伤痛相比。

     浑浊的泪水从枯老的眼角滑下,露出泪水下坚毅而视死如归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