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何阳的聘礼
    随着貂蝉的缓步走来,人群中一片哗然!

     众人都只知道王允有一义女,唤做“貂蝉”,但是众人不知道貂蝉竟美颜如斯,于是人群中响起一片片扼腕叹息声。

     何阳听到众人的叹息声,不禁洋洋自得,眼带得意的扫视着那些叹气声传来的地方。

     何阳的得意,必然会招来别人的白眼:你小子美人让你娶走了,居然还敢得了便宜卖乖!

     就在何阳和众人“斗视”之时,貂蝉也是来到王允面前,对着王允做了个女儿礼,娇声道:“女儿貂蝉见过义父!”

     王允双眼含笑的看着貂蝉:“蝉儿不必多礼!”

     貂蝉又是一礼,站到和何阳对立的方向,透过轻纱看到何阳那炽热的眼神,不禁又是一抹红云爬上脸颊!

     众人看到何阳与那貂蝉你侬我侬的样子,心里的酸意不禁上涌,纷纷对何阳白眼相加。

     此时何阳一心在貂蝉身上,自然注意不到那些白眼。

     当然,这订婚宴自然不是看他们两个来秀恩爱得,那王管家也是清了清嗓子,打断这两人的对视。

     “下面请公子、小姐交换八字,择取良辰!”身为“媒人”脸色的王管家是十分敬业。

     随着王管家声音的落下,何阳、貂蝉分别在侍女的牵引下,慢慢得走向对方。

     随着双方距离的拉近,何阳得心中又是一阵翻腾。脸带轻纱的貂蝉更有一起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感。

     两人相视,脸色各带笑意,只是貂蝉更多的是羞意。

     两人相对一礼,随后从袖中口袋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八字书贴,交给对方。

     如若是两家一起举报订婚宴,自然是两方各选良辰,取两方相合之日择一成婚。

     只是,现在只有王允,所以,两人的八字都是交到王允的手上,何日成亲皆由王允做主。

     王允看过两人八字,略略思索,又是站起身来,对着众人道:“古者自受聘成婚之期,各有定例:天子一年,诸侯半年,大夫一季,庶民一月!某虽不才,忝为司徒,欲以一季为期,三月之后,一月初八乃是良辰,就以此为期!”

     既然王允决定,当然是没人能反对,何阳与那貂蝉也是对着王允一礼。

     只是何阳心中却是对王允有些“佩服”,您这日子选的也真是妙,正好选个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时候成亲,您老真是神机妙算呐!

     当然,想归想,何阳也是明白王允的用意得!

     王允位列三公,何其尊贵?以诸侯之期,半年也可,别人是说不了什么得。王允也是考虑到当今的局势,所以选择三月为期!

     王允见所有人都是点头,也是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一旁的王管家,接着下面的事,继续讲。

     看到王允的示意,王管家也是快步上前,继续道:“自古嫁娶皆需聘礼,不知赵公子以何为聘!”

     何阳看着一脸正色的王管家,也是心中含笑,这些聘礼都是王管家准备的,何阳怎么知道是什么东西!

     何阳显然是先前被告知,双手一拍,鞭炮响起,礼乐其鸣!

     突而其来的鞭炮声也是让众人一惊,这显然是有所准备的,肯定是有人时刻注视着何阳的动作。

     伴随着鞭炮声,一件件聘礼也是抬了上来。

     首先抬上来的是一箱箱的黄金,错略估计,足有万两!

     就这一件聘礼,就让众人对何阳刮目相待,这万两黄金可不是说拿出来就拿出来的!

     何阳迎着众人火热的眼神,也是脸不红心不跳,即使这些钱都是王允自己准备的!

     虽然当时黄金这样的贵金属并不流通,这些黄金也大都是皇帝赏赐,但是,这么多的黄金都拿出来,显然王允也是拿出了家底了!

     何阳此刻才是知道,自己与那些世家大族差远了,这王允都能随随便便拿出这么多的黄金,更不要提那绵延不知多少年的大族了!昨天还为自己能够赢得千万钱而洋洋自得,如今看来,自己的格局还是有点低啊!

     当然,这黄金就是汉朝时聘礼的重要部分,别的物资都是为辅,何阳被黄金震撼后,也不去关心那些不怎么值钱的东西了。

     随着一件一件的聘礼抬了上来,这宽敞的大厅也是有些许的拥挤,好在这些东西只是太上来展示展示。

     当所有的聘礼都拿上来之后,众人都是眼含期待的看着何阳。

     何阳也是知道这些人的意图,在当时有着一个习俗,就是当男方聘礼下完之后,准新郎还要给那准新娘一件礼物,而且还不能比这些聘礼的价值低!

     这一次可是难住何阳,这出乎了何阳得预料,原来认为一张地契就能解决的事情,现在看来有些麻烦了!

     众人看着何阳站在那里不动,也是心有疑虑,一些人甚至已经出声催促。

     而坐在上首的王允显然也是知道何阳的窘迫了,王允心中也是大呼不妙,自己也是忘了有这么个习俗,只顾给这何阳撑门面,现在有些不妙了!

     听到众人的催促声,何阳也是急中生智,有了点子。

     “来人,拿笔墨!”何阳对着身边的人,道。

     众人见何阳居然要笔墨,神情不一而足,参加过昨晚的那些人脸露居然如此的表情,而那些没有参加过得那些人就有些嗤之以鼻了。小小年纪,你以为你能写出价值万金的作品?

     但是,和众人表情不同得是,貂蝉面带温柔的笑意,期待何阳的下一步动作。

     不多时,下人抬来书案笔墨。

     何阳上前,刚要磨墨,站在一旁的貂蝉已是先前一步走向砚台,伸出葱葱玉指,拿起墨锭,在那砚台中缓缓磨墨!

     何阳见貂蝉为自己磨墨,心中豪迈顿生,拿起兔毫笔,在貂蝉含情脉脉的目光中,挥毫洒墨。

     只见何阳在纸左端书《洛神赋》三字于其上,昨日参加过宴会的人心中皆呼:果然如此!

     何阳对面得貂蝉,此时心中只有说不出的甜蜜,有郎看妾如此,妇复何求?

     何阳写完这三个字,也是抬头看个看貂蝉,貂蝉那情意绵绵的眼神,令何阳心中爱意竟赋予纸上。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秾纤得中,修短合度。

     ……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返,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随着何阳一字一句的书写,众人也是不禁的跟着读了起来,起先对何阳嗤之以鼻的人,看着何阳所写的洛神赋也是自惭形秽,心中暗暗叹息:人家能抱得美人归,还是有着原因的!

     随着何阳最后一笔落下,众人也是不禁再次的陶醉于洛神那美貌,以及求之不得怅然之中!

     何阳本是不会写这毛笔字,起先只是赶鸭子上架,最后身体中得一抹熟悉感让何阳越写越轻松!兔毫的柔软体现了《洛神赋》中那淡淡得情意,纵然不是名家书写,这蕴涵情意的《洛神赋》更显可贵。

     “只愿卿心似我心,定不负卿之意!”貂蝉眼神迷离看着何阳所书《洛神赋》,喃喃道。

     何阳显然也是听到貂蝉的声音,要不是看在这么多人在场的情况下,何阳早就抱住貂蝉,呵护去了!

     在场的众人也是从深思中醒来,无不感叹!

     “好一首《洛神赋》,传世之作啊!传世之作!”

     “所言不虚啊!这一纸之文,可抵万金呢!”

     “错!错!错!这貂蝉小姐定当虽此《洛神赋》名传千古,永留史策啊!”

     “先生所言甚是,吾等不如,吾等不如啊!不知百年后是否还有人记得吾等啊!”

     ……

     王允对何阳此举,可是十分的满意,有这样的女婿,王允可是老怀大慰!可是看着众人越扯越偏,亦是冷汗直下。

     “诸君不必如此,今日之盛况定能永载史策,诸君作为见证之人,定当让世人永记!”王允也是出言劝慰道,再不劝劝,不知道能发展成什么样子呢!

     众人就王允如此道,脸上也满是尴尬!在人家的订婚宴上,自己险些哭出声来,惭愧惭愧啊!

     于是,众人又是一阵的推崇之声。

     “赵公子大才,吾等不如!”

     “惭愧!惭愧!”

     “恭喜司徒公能择此佳婿!”

     “恭喜!恭喜!”

     ……

     王允见众人亦是如此,也都出声寒暄,订婚宴的喧闹声也是传来!

     王管家也是有着眼力,见众人如此,心中的重担放下,也是吩咐下人,上酒上菜,让诸人吃好喝好!

     随着宴席的开始,何阳的任务也就完成的差不多了,之后,何阳和貂蝉一起和众人一礼,也是转身回到后堂。

     来到后堂的何阳还没来得及和貂蝉说说情话,这王管家又是来了。

     “姑爷!丞相董卓前来,老爷让姑爷小心行事!”这订婚宴一结束,貂蝉就是何阳的人了,叫声姑爷也无妨!

     只是,这董卓干嘛来了?何阳心中也是一阵疑虑,这董卓来了,身为准新郎的自己也不好避而不见,这次真正的麻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