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订婚宴始
    王允出于对何阳的考虑,笑眯眯的对着何阳道:“贤婿啊,这送礼之事可不得马虎啊!不知贤婿可曾有所准备啊!”

     看着王允脸上的笑容,何阳就是一阵的肉疼:完了,这刚到手的千万钱,没到手就没了。

     当然,这不是何阳在乎那一千万钱,毕竟貂蝉在何阳心中还是无价的。只是这事再谁身上都不好受,这自己没到手的东西就飞了。

     何阳虽然心里一阵滴血,但是脸上还是要装出笑容:“岳父大人放心,有那千万钱,定不会落了岳父大人的面子的!”

     听了何阳的话,原来脸上就有笑容的王允更是笑成了一朵菊花。

     “好好好!既然贤婿这样说,那老夫也就放心了!”何阳对着何阳笑眯眯的道:“时间也不早了,蝉儿在侧房试选今日所需的衣物,贤婿也去挑选吧!”

     听了王允的话,何阳心中立刻多云转晴,笑呵呵的对着王允抱拳告辞。

     看着何阳那急急忙忙的样子,王允也是流出会心的笑容。

     何阳心里有些认为,王允叫自己去书房,就是为了自己那刚刚赢了的一千万钱。

     “说了那么两句话,就要拿出一千万钱!”何阳肉痛的想到:“咦!有了,何不把那地契房契,给我那便宜的老丈人?嗯!就这样,那千万钱可是有大用的!”

     想到这里的何阳脚步也是更加的轻快,很快得就来到了王允所说的侧院,对着门外的侍女点了点头。侍女也是认识何阳,也不阻拦,笑嘻嘻的看看这何阳心有期盼的慢慢走到房间里。

     刚进房间,何阳就心神荡漾起来。

     只见,房间之内,貂蝉面朝房间里面站立着,有两个侍女在貂蝉身边忙碌着。

     只见貂蝉身披纯衣纁袡,美丽的背影令人侧目。

     所谓纯衣纁袡,是指黑色的衣衫带着赤黄色的衣边衣袖,是周制婚礼服的基本服饰。但是到了这汉代,纯衣纁袡也是在原来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的改变。纯衣纁袡不再是原先的袍式纯衣,而是变成了上衣下裳制,到了汉末更是有了襦裙。

     襦裙大气厚重、叠加飘扬,让女子看上去富丽堂皇、艳如春华,使女子更显优雅、沉着、宽厚和自信。

     这样的衣服穿在天生丽质的貂蝉身上,更突显出貂蝉的美艳,端的让何阳眼前一亮。

     都说成为新娘的那一天是一个女人一生最漂亮的日子,这话使一点也没错啊。身穿嫁衣的貂蝉在拥有原先青春灵动的同时,透露出丝丝美艳。

     当然,此时女人出嫁是没有戴冠的,因为只有男人才可以戴冠,女子出嫁饰以“次”。所谓“次”是指发饰,把头发高高的盘起,编成好看的堆髻,最后以簪钗固定,显得女子的头发乌黑丰美,是当时的女子发饰时尚。

     而此时的貂蝉刚刚试好嫁衣,让刚来的何阳不禁暗恼。如果不是王允啰啰嗦嗦说了半天,自己就能早些到来,看看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何阳进门的同时,两名侍女也是察觉到何阳的到来,刚想出声问候,何阳急忙摆了摆手,然后指了指貂蝉,又指了指门外。

     两名侍女显然也是明白何阳的意思,捂嘴偷笑的对何阳一礼,走了出去。

     “翠儿!环儿!你们人哪?”貂蝉显然并不知道身后的事情,见自己的侍女不见,出声询问道。

     “哼!两个小丫头,又跑哪去了!”貂蝉因为刚穿好礼服,正要收拾头饰,不能打乱刚刚的布置,也是不好乱动。

     貂蝉低头看着自己一身嫁衣,脸上流露出丝丝甜蜜,继而是点点羞红遍布脸上,最后又是哀怨的嘀咕道:“臭何阳,死何阳!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看人家!”

     就在这时,悄悄走到貂蝉后面的何阳,听到貂蝉的嘀咕声,嘴角露出一丝坏笑。上前猛得抱住貂蝉,惊的貂蝉大呼一声,也不顾头上的发饰,转过身来。

     何阳看着转过身来的貂蝉那精致的容颜,坏笑道:“是不是在身后偷偷说坏话了?”

     貂蝉见抱住自己的是自己的心上人,也不挣扎,乖乖的把脸贴在何阳的胸口,小声道:“你都听见啦!”

     “哼哼!”何阳哼哼一声,没说话。

     “好啦!谁让你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看人家!”貂蝉对着何阳娇嗔道。

     何阳眼见于此也只好低声安慰,虽然两人分开不过一天时间。

     “蝉儿!”何阳低声的唤着貂蝉的名字。

     “嗯!”貂蝉的脸上又是布满羞红。

     “和我订婚后不后悔啊!毕竟我是什么都没有!”何阳对着貂蝉低声道。

     貂蝉听了何阳的话,泪水慢慢的充盈了眼眶:“你为什么这样说,自从蝉儿听过那《洛神赋》,蝉儿就决定非君不嫁!”

     何阳听了貂蝉的话,心中更加感动,出手抹去貂蝉眼中的泪水,紧紧的拥着貂蝉,两人就相拥住那里,久久不语,享受这感情无声的交流。

     不知过了多久,又是一声轻咳声,打断沉浸在爱河里的两个人。

     听到咳嗽声的二人,立马分了开来。不用想也知道来人是谁,除了王允谁还能不用通报就进来!

     貂蝉脸色红红的看着王允,娇声道:“义父!”

     何阳也是尴尬的看着王允,道:“岳父大人!”

     “行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赶紧试试昏礼服,马上就要午时,宾客马上就要到了,子烈汝要去迎接!”王允看着二人,语气无奈道。

     二人也是听出王允口中的无奈,这两人竟然不知道将要午时,不由的汗颜。

     王允马上就来侍女,一边帮貂蝉继续打扮散落的发饰,一边帮何阳穿上这昏礼服,一时之间忙的是不可开交。

     一刻钟后,何阳穿着崭新的昏礼服,刚出了这侧院,就直奔大门而去。

     在何阳紧赶慢赶来到司徒府大门之时,已经是有许多宾客来到这司徒府前,因为没有他这个准新郎官来,管家也不好让这些人进去。

     “赵公子,您可算是来了,这些人都等了快半个时辰了!”何阳刚露头,这王管家已是迎了上去。

     何阳听后,和王管家说了两句,然后对着府门前众人抱拳道:“让众位久等了,在下招待不周,还望诸君恕罪!”

     这来送礼的大多是各府管家,真正的主事人此时还没到,众人见何阳如此说,却也是不敢埋怨,只能口称无妨。

     王管家见何阳到来,也是准备开门迎客。

     “丞相府送珍珠十斤,碧玉十对!”

     “尚书府蔡大人送红玉珊瑚一对!”

     “司隶校尉送前朝鸳鸯戏水图一幅!”

     ......

     在王管家宣读众人的礼单时,何阳只能站在门口,对宾客说些“欢迎!欢迎!谢谢赏光!”的客气话。

     这些宾客来来往往整整一个时辰,站在那里迎宾的何阳,脸都快笑的抽筋的时候,此事终于是到了尽头。

     看着那都快堆成山的珍藏珠宝,何阳也是不禁的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和后世一样嘛!多结几次婚就能发大财了!

     何阳不在意这些珍宝,因为后面还有更重要的环节等着何阳去办。

     此时时间已至申时(下午三点到四点),何阳站了一个多时辰,并没有机会歇歇脚,因为接下来重头戏就要来了!

     宾客来的差不多了,接下来的就是双方父母交流婚礼日期以及男方献上聘礼的时候了,这也是所有人期待的时候。所有人都想看看何阳究竟会送些什么。

     何阳到了正厅,所有人都已经坐定,当然只有那些大佬才能坐在厅内,那些管家什么的只能在厅外吃着那些流水席。

     因为何阳并没有什么长辈,所以这婚期也只能是王允说了算。

     何阳一边和厅内的一些达官贵人寒暄着,一边向着坐在正中的王允走去。

     “小婿见过岳父大人!”何阳到了王允面前深深一稽,道。

     “好好好!贤婿不必多礼!”王允笑呵呵一手的摸着胡子,一手让何阳起身。

     “谢岳父大人!”何阳起身站在一边。

     因为王允先前和何阳说过,见过礼之后,就该王允出面了。

     只见王允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所到的宾客一稽首道:“今日,诸君能够赏光,参加小女貂蝉与小婿赵阳的订婚宴,老朽在这谢过诸位!”

     众人也是连忙起身,口中寒暄之语,尽数道来。

     众人寒暄过后,王允也是挥手示意众人坐下,只见王允继续道:“小女与赵阳赵公子偶遇之间,暗生情愫,老夫关赵阳赵子烈乃诚实君子,文武不凡,所以欲把小女托付于赵公子!所以,还请诸位做个见证。老朽在这里再次多谢了!”

     接下来王允与众人又是一阵的寒暄,看的何阳在旁边不断的翻着白银。这也太啰嗦了吧,这什么时候能到个头啊!

     也许是何阳内心的抱怨起效了,王允寒暄过后,直入正题:“接下来,就让小女出来与赵公子交换八字,择取良辰!”

     王允刚说过,那王管家已是站了出来,何阳现在是看出来了,这王管家今天是又客串了一把媒人那!

     “请小姐!”王管家高声道。

     随着王管家声音落下,阵阵的鞭炮声响了起来,就在这鞭炮声中,貂蝉在侍女的搀扶下,头戴轻纱的缓缓的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