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先报一仇
    直到听到这震天的喊声,董璜的士卒才是反应过来。本来准备睡觉的士卒慌忙的拿起兵器,起来御敌。

     但是,看着黑压压一片的士卒向自己压来,小腿也是一阵的抽搐。

     “杀!”

     十米多的距离,在快速冲杀的情况下,不到两秒的时间,就已是冲到董璜驻地里。而这五千士卒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看着那些还来及起来的士卒,上去就是一刀,放翻在地。

     此时,外面的喊杀声惊起在营帐内的董璜,只见董璜急忙抄起长矛,快速走出营帐。

     而刚走出营帐的董璜看着眼前的一幕,目眦欲裂。只见董璜手下的士卒在何阳士卒的冲击下,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如割韭菜般一排一排的倒下,几乎在这一接触间,董璜的士卒就伤亡百余人。这可都是董璜的命根子啊!

     “结阵!结阵!”看到这里的董璜也是愤怒的大喝。

     董璜的喝声立刻让受到冲击的士卒有了主心骨,纷纷来到董璜的身边,结成方阵之势,遏制住刚才一边倒的局势,只是在这之间,地上又丢下了百余具董璜军尸体。

     显然,董璜手下的士卒是些精兵,虽然刚开始有些慌乱,但是找到主将之后,军心渐渐稳定下来,何阳的士卒渐渐的出现了伤亡的事件。

     然而,还没等董璜松一口气,后面孟大埋伏的一千多士卒也是大喝着冲杀了出来。方阵虽然能较快的集结士卒,但是方阵顾头不顾腚的弊端也就显现了出来。

     就这样,刚刚结成的阵势,被前面的典韦,后面的孟大两面冲击,立刻一触即溃,一边倒的局势渐渐的明朗起来。

     但是,困兽犹斗,更别提求生意志非常的士卒了。在知道无处可逃的情况下,董璜的这伙士卒居然爆发出惊人的战力,一时之间竟然拿不下这最后的百余人。

     “你们究竟是谁?为何要治董某于死地!”看到局势渐渐不利的董璜,终于是憋不住,大声喝道。

     由于两军都是穿着董卓方面的铠甲,黑袍黑铠,董璜一时也是不知道是谁究竟对自己这么大的仇!

     虽然董璜嘴里发话,但是手里的长矛却是毫不留情,将前面何阳的一个士卒挑翻在地。

     董璜这不出声还好,天色掩盖之下,还找不到董璜的所在。但是,董璜这一出声,在前面的典韦立刻眼前一亮,一戟横扫,逼翻前面几个士卒,直接朝着董璜的地方杀去。

     此时,董璜见没人搭话,更是有一员将领杀向自己,立刻大怒:“找死!”

     说话之间,董璜双手紧握长矛,直刺典韦。但是董璜怎么能和典韦相比?看着长矛刺向自己,典韦也不慌忙,双手也是横握住长戟,对着长矛挥去。

     随着一声金属的撞击声,董璜双手的长矛之上传来的巨力,几乎是在一瞬间就震破董璜双手的虎口。而那长矛也是无力控制,飞了出去。

     但是,还没等董璜从震惊中醒来,典韦已又是一戟扫来,把董璜打翻在地。一旁的董璜军见董璜被打翻在地,所有人都是拼命的奔向董璜所在的地方,意图就出董璜。可是,典韦怎么会给他们机会,长戟挥舞之间,配合身边的士卒,把这些董璜军士卒全部打翻在地。

     由于董璜被典韦一击击倒,生死不知,余下的士卒虽然死战,但是怎么抵挡的住如貔貅一般的何阳军士卒。不到盏茶时间,百余名士卒全部伏诛,一个不留!

     没用两刻钟的时间,这场夜袭战就以何阳大胜告终。

     何阳一边命一些人救治伤员,统计伤亡;又令一些人找找有没有活口留下。而何阳麾下的士卒更是果断,不管董璜军倒下的士卒是活的死的,见到就是一矛刺向心脏,然后找到另外一个,重复同样的动作。

     对此,何阳并没有阻止,本来就是敌人。战场上对待敌人没有什么仁慈可言,只要能杜绝后患,何阳也不介意手段更加凶残一些。

     “将军,此次夜袭,我们大胜!全部歼灭董璜的这几百军队!”这时,负责统计战场的孟大,已是兴奋的来到何阳的身边。

     对此,何阳不在意,如果占据人数的优势,再加上人数优势,在打不赢这场战斗,那何阳就不必再在这伙士卒身上下工夫了。

     “伤亡如何?”何阳不管这些,直接出口问道。

     而对面的孟大,脸上的笑容也是消失,渐渐沉重之色遍布脸面,道:“伤一百余人,重伤十余人,阵亡......”

     说道这里,孟大有些吞吐。到了这里何阳也是知道阵亡的也是不少,皱着眉头道:“说!阵亡多少人?”

     “五十三人!”孟大在何阳严肃的目光下,缓缓说出阵亡名单!

     听到这里的何阳也是有些不能理解,沉声道:“怎么会这么多阵亡?”

     “将军也是知道,我们士卒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刚开始还好,可是董璜的出现让那董璜的军队结成阵势,我们的弊端就显露出来,我们的士卒几乎是在以命换命!这五十三人,大多都是在那时阵亡!”孟大满是沉重道。

     何阳听到这里也是沉默,是自己大意了,以为自己的士卒可以直接推平董璜军,但是何阳没有想到,将领对麾下士卒的激励性。

     有些自责的何阳,道:“收拾好着些兄弟的尸骨,找到他们的家乡,送他们落叶归根!”

     孟大自然不会拒绝,下去处理这些事情。

     这时,典韦拖着一个人走到何阳面前,兴奋的道:“将军,这就是董璜,还没死,就是昏过去了!”

     原本兴奋的典韦,看到何阳脸上并没有兴奋的样子,也是不自觉的收齐了笑脸,看着旁边队友的尸体,也是沉默不语。

     何阳看着眼前的董璜,心中怒火仇恨齐发,一脚把董璜踢出一丈有余,何阳也是借此发泄。。

     而何阳这一脚也罢董璜踢醒过来,看着手拿长剑的何阳一步步走向自己,不用的惊惧道:“赵阳,你居然敢袭击我等,你这是找死!”

     “赵阳,赵阳有话好说,饶某一命!”

     “赵校尉,赵将军,不要杀我!”

     何阳慢慢的走到董璜的身边,面目狰狞的道:“两月之前,大将军府之人也是这样求饶,不知董公子可曾饶他们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