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归心
    在文聘和典韦的带领下,两营将士足足高喝了一刻钟,终于声嘶力竭,其间惊起不知多少虎牢关外的林鸟。

     看着满头大汗,声嘶力竭,但精神面貌依然高昂的众将士,不由的笑了笑,道:“叫喊够了?看汝等叫喊的十分高兴,吾也是想随着汝等一起大喝,但是,吾不能。吾还要留取足够的精力回家啊!”

     听到何阳的话,五千将士无不满脸愕然的看着何阳。回家?将军要回家,那吾等......

     五千人之中看着何阳,心中不禁都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家,想起家中老母亲亲手煮的饭,亲手缝的衣,想起自己那娇妻每天盼望自己回家的眼神,想起那刚出生的孩子肉嘟嘟的小脚丫!

     于是,不多时,几乎所有人流下怀念的眼泪,何阳的两个字回家,在刹那间击碎了五千将士那看似强壮的内心,虽然他们曾经是囚犯,但是他们心中也有自己的牵挂,自己的心灵的栖息地。

     ......

     何阳看着眼神默默垂泪的五千将士,努力的控制自己的眼睛,努力的不让眼泪流下来。

     何阳不禁的抬头看着天空,想起那模糊而又熟悉的父亲母亲,想起那曾经起自己而去的前女友,眼前的景色不禁的模糊了起来。

     良久,何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对着面前的五千将士,轻声道:“想家了吗?想家了吧!呵呵,我也想!”

     “呜呜~吾想吾那年迈的老娘,三年了,孩儿没能承欢膝下,孩儿不孝啊!”

     “呜呜~吾刚坐牢是儿子刚刚出生,如今五年过去了,想必那儿子看见吾也是不认得吾啊!”

     “唉,某那新婚的娇妻啊,两年了,唉!”

     何阳看着眼前感慨的众位将士,道:“想回家吗?想见一见那年迈的老娘,多年未见的妻儿吗?”

     所有将士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纷纷低头不语。

     看着低着头的士卒,何阳喝道:“抬起汝等的头来。想家并不丢人,不想家的人才让人觉得可怕!大声的告诉吾,想不想家,想不想回家!”

     “想!”整齐,响亮的声音,再一次的响了起来,所有人似乎想再者一字之间,道出自己全部的心事。

     “好,汝等既然敢想,那赵某就敢让汝等坐,所有想家的人,今天可以回家了!”何阳看着面前的众位将士,道。

     众人听何阳这样说,一下子懵了,所有人连忙跪倒在地,道:“吾等不想家,只愿将军别让吾等归家!”

     何阳显然被眼前的将士惊了一下,想了想自己的话,不禁对着面前的将士道:“汝等理解错本将军的话了,本将的意思是给汝等假期回家省亲!现在,汝等既是不想回家,那吾也不好强人所难,那假期就算了!”

     “啊~!”众人这一次又懵了,见何阳如此说,所有人急忙起身道:“吾等愿归,愿归!”

     看着眼前这群可爱的将士,何阳也不难为他们,道:“既然汝等想家,那本将军就在这里给汝等五天假期,回家省亲。若是五天之后未回着......”

     “杀!”,所有将士齐声喝道。

     “好,既然如此,用过午膳,诸位跟随各县县尉就此回家!”何阳对着诸位将士道。

     “谢将军!”所有人无不双膝跪地,对着何阳拜道。

     显然,何阳此举比把他们从牢房里解救出来还让他们感激。多年未见的亲人,显然让他们心中更加的激动。

     “都起来吧,回去好好收拾,准备回家!”何阳道。

     随着所有将士渐渐的离开校场,只剩何阳和文聘、典韦二人。

     何阳转身对着二人,道:“典将军,仲业!汝二人也都回家看看去吧!”

     这时,二人都是对着何阳抱拳一礼,道:“多谢将军成全诸位将士!”

     何阳也是快速的扶着二人,道:“此乃人之常情,有何可谢!”

     典韦摇了摇头道:“此言差矣!”

     何阳也让,二人收拾收拾,准备回家,突然想到一件事,道:“仲业,将士此番回去,吩咐军需长,美人发三月军饷!好让汝等回去有个交代!”

     文聘听到何阳的话,连忙问道:“子烈,那训练所需,该如何是好?”

     “这仲业不必担心,钱粮吾自会想办法收集!”何阳对着文聘,满不在乎的道。

     文聘看着何阳,也不再所说,再一次拱手谢道:“那文聘在这替诸将士谢过将军了!”

     何阳摆了摆手,也不多言。

     文聘也不所说,回去吩咐此时去了。

     何阳转过头对着典韦道:“典将军,为何还不收拾回家?”

     “启禀将军,末将家中并无亲人,如此不回家也罢!”典韦孤身一人,满不在乎的道。

     何阳看着典韦,道:“既如此,那典将军和吾一起去那洛阳一次如何?”

     何阳这次要回洛阳看看,这身体之前主人的父亲母亲,好好的祭拜一下,毕竟是这具身体让自己获得了新生。替这具身体尽尽孝道,也是人之常情。

     典韦当然也不推辞,答应了下来,因为他还没去过洛阳,只听过洛阳繁华,确实没曾见过,此次倒是借机见识一下。

     何阳见典韦不推辞,心中亦是大定,此去洛阳不说是龙潭虎穴,危机重重还是说的上的。有了典韦这个猛将相随,安全那是有了很大的保证的。

     却说那边将士听文聘言可先领三月军饷回家,心中无不倍加感激何阳。

     然而这时,中军大帐,程昭那厮再一次的来到了中军大帐。

     “将军,那何阳居然令其麾下将士回家省亲,此举已是触犯了军规,更别说是每人三月军饷,如此更是闻所未闻啊将军!”程昭显然已是知道何阳的一举一动。

     “哦!还有此事?”赵猛听到这程昭的话,当下也是一惊,道:“来人,去把虎贲校尉给吾叫过来,吾有事相商!”

     一旁的程昭听到赵猛口中的虎贲校尉四个字,心中不禁又是一阵怒火上涌,这本来是吾的虎贲校尉啊!心中对何阳的怨恨不觉的又增加许多。

     “将军啊,这何阳目无军法,目无将军您那,这士卒说放假就放假,何曾和将军您禀告过?如此无礼之人,还望将军治其之醉啊!”程昭再一次的上前对着赵猛。抱拳道。

     “治罪之事且等那何阳,哦不,吾那侄子来了再说!”赵猛对着程昭摆了摆手,道:“程昭将军还是先行坐下,等那厮来了再做言语!”

     程昭见赵猛如此,也不好多说,坐在一边喝起闷茶来了。

     不多时,营帐之外传来了何阳的声音。

     “将军,末将赵阳求见!”何阳对着营帐之内大声道,尤其是赵阳二字音色最重。

     “子烈啊,进来说话!”赵猛对着营帐之外道。

     何阳在应了声诺之后,进入那营帐。进入营帐之后,一眼看见坐在旁边椅子上的程昭,心中也是明白了赵猛让自己来的原因。

     但是,样子还是要做的,于是,何阳上前对着赵猛道:“不知将军差人叫某来有何事?”

     赵猛笑眯眯的看着何阳,道:“贤侄啊,叔父听闻汝私自命令那些招募来的将士回家省亲,可有此事?”

     何阳听了赵猛那叔父、贤侄的腔调,不禁的白了白眼,十分无语。

     于是,何阳道:“叔父有所不知,那些人现在还未成军,自然是可以回家探亲。”

     赵猛听到何阳的话,看了看一边的程昭,不在言语。

     因为在东汉兵制是采用光武帝刘秀所设定的募兵制,在未成军之前,众人是可以先行回家探亲的。

     一旁的程昭见赵猛不在言语,心中也是一急,道:“赵校尉此言大有不妥!适才那飞虎、贪狼之语,声震虎牢关。今赵校尉言尚未成军,莫非是在戏耍吾等?”

     “程校尉此言差矣,一来飞虎、贪狼二营乃是成军之后的称呼,怎可和现在相提并论?二来此次募兵由本校尉来施行,本校尉说了没有成军,程校尉莫非是能替本校尉做出这个决定?”何阳面带不屑的看着程昭,何阳平生最痛恨的就是那些乱打小报告的人。

     那程昭见何阳如此狡辩,在看到何阳那不屑的眼神,也不管撕不撕破脸皮了道:“既然赵校尉先行言道尚未成军,那为何会给那些不是士卒之人发放三月军饷?既非吾军之人,赵校尉此举恐怕不合时宜吧!”

     果然,赵猛也是看向何阳,道:“贤侄啊!既未成军,为何要先行发放那军饷?”

     何阳对那赵猛的腔调也是更加无语了,一口一个贤侄叫的何阳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何阳见赵猛发问,也不好不回答,虽然赵猛没有惩治自己的意思,但是部将的意见,赵猛还是要考虑到的。

     于是,何阳拱手道:“叔父啊,吾虽言尚未成军,意思不是他们不是士兵,只是尚未成建制而已,即使军人,发放粮饷又有何不可?再言之,进来黄巾余孽四处掠夺,就算是百姓也是不能饱暖,自己的家人尚自水深火热,他们又有何心思一心一意上阵杀敌?最后再说,本次粮饷皆是发于新兵,叔父也是说过,募兵之事皆由吾做主,如今却来问罪,怕是言行不一啊!”

     何阳虽口称叔父,只是那叔父二字确是咬字极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