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刺青
    “砰!砰!砰!砰!”枪声响起。

     白石躲在一座前军事掩体的战壕阴影处,这座战壕的前主人,一具穿着大兵服装的行尸走肉,早就在这个幸存者藏在这处地方的第一时间便就用一把战-术-匕-首悄无声息的解决掉了。

     恶心的气味。他抽了抽自己不再那么敏感的鼻头,把那柄锋利的刀子攥在手里,努力让自己在这处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唯恐引起下面的那些循声而去的东西的注意。丧尸。

     这些站立的死尸人头攒动着,摇摇晃晃的朝着那边的声源走去。

     “到底是什么?魔法,亦或是,异能?”远处的火光闪动,白石目光闪烁地看着那群奇装异服的怪人们。他们持着狰狞的枪械,怪状的长短兵刃战斗着。碎石飞溅,一辆辆拥堵在街道上的废弃车辆被击起,雷电与火花交织,爆炸声更是从未停止过。

     “有些像是传说中的爱丽丝。”他盯着那群分成两帮人的家伙,心里想着上次从烟贩子罗素那里听来的消息。听闻是一个很厉害的独行女幸存者。

     脑海里思索着那些从这片区域烟贩那里听来的情报,远处的那边战场上忽然传来了一声轰鸣。

     “嘣!”伴随着一阵爆炸的闷响,一具胸口被贯穿的尸体从天而落,掉在了战壕的边上,将几只还在这边拖拉的活死人砸成了烂肉。

     白石盯着这个血肉模糊的东西,短发,刀疤,是个男人。他对着这具尸体做着简单的判断。这人看样子应该是早就已经死透了,而且身上的那处被什么东西贯穿的洞口正冒着青烟。伤口没有血迹,早就被灼焦了。差不多有拳头的大小。

     幸存者打量着对方那身满是裂痕的青铜甲胄,以胸口的那个空洞为中心,宛如蛛网一般的四散着裂了开来。

     目光转移着刚想投向那边还在战斗的方向,忽然,甲胄的裂缝当中,一处青色的图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纹身?”白石神色莫名地看着那处从缝隙当中露出的东西,也不知为何,他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悸动感,就好像自己的眼睛挪不开来了一般。

     “究竟是什么?”他暗道着,右手的食指曲了曲,压抑住自己一紧张就想抽烟的冲动。抬头四处瞧了瞧那些丧尸,都已经被吸引到远处那边。

     小心翼翼地从战壕里爬了出来,白石走到那具尸体边。试着用手掰了掰,发现这幅看似残破的甲胄纹丝不动之后。手心在冒汗,他紧捏着手里的那把刀子,对准一处裂缝,下去,用力,妄图用这把刀试着撬开一块碎片来,好让自己看清个究竟。

     没有用。自己原本倚仗的锋-利-匕-首别说撬动这件看似破烂的盔甲了,就连躺在地上的不动这具男尸的皮都没能割开来。

     “怎么办?”白石紧张地抬起头四看,却才发现,那边的战斗,早已在不知何时已经结束了。那群在他眼中象征死亡与感染的丧尸群更是被一个持着长柄薙刀的白发男子从里到外地杀了个通透,只留了一地的残缺尸体。

     慢慢走近。

     他看着那个愈来愈近的男人,此时心里却早已逃跑的打算,却不知为何被扫了一眼之后,顿时有种腿软的感觉。杀气,仿佛自己就像是一只待宰的动物,被屠夫给盯上了。

     可怕,这种气息他也只远远的从一只叫做舔食者的怪物那里感受到过而已。而那个男人身上的,却比舔食者的要浓烈上十倍都不止。

     不能动了。白石眼眸当中闪过丝恐惧,瞳孔在放大,浑身冰冷的连一滴汗都没办法流出来。“我会死。”这是他心里的想法。下一刻,那个男人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老大,还不错,是件青铜圣衣。”低头看了看白石脚边的那具尸体,那个白发男子自言自语道。边说着,这人有序不条地单手把那身白石一直都没办法的甲胄给剥了下来。

     刺青,露出来了。白石看着那处图案的方向,自己像是一瞬间忘记了边上的恐惧。

     彭!彭彭!嘭嘭嘭!心跳在加快,他的眼睛紧紧地看着那处自己刚才一直没有看全的地方,那个满是青色的东西,分明是一张充满浮世绘风格的鬼怪脸。这种东西,他曾经在一名自称是雅库扎的幸存者身上看到过,却也没有眼前的这幅这么的精美。

     就仿佛,它在笑一样。诡异而又惊悚。

     “这里还有个剧情人物。”白发男子把手里的盔甲收好,许是因为听见了白石剧烈的心跳声,他说道,却又不知道讲给谁听。

     “干掉吗?知道了。”细听着什么,这人点了点头,他将刀扬起,刚要朝着那个白石站着的方向落下。却才发现,那个原本还像只蚂蚁一样不知所措的剧情人物,早已消失不见了。

     场景转换,白石惊疑不定地站在原地看着。

     自己不知何时,站在了一扇青铜色的巨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