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有血
    “你老母!是谁!”一个满身酒气的年轻人从地上爬起后,张望着叫道。在发现周围根本没人回应他之后,脸上更显恼怒之色。“崩牙驹!你个扑街,把老子灌醉弄到这里……”

     那家伙继续嚷嚷着说这些什么,却并没有想要听下去的意思。这几个陆续醒来的人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打量着四周。白石一字一句地听着脑海里的声音,低头又看了眼胸前的那抹刺青,试探着心里对着那块图案默道。

     “属性面板。”下一刻,一块透明色的光屏浮现在了自己的眼眸里。

     沉默。眼里闪过丝惊讶,白石抑制住某种内心里的波澜,认真而又仔细地查看起光屏上那一行一行的文字来。很奇怪,虽然并没有见过那上面一排排的文字符号,但他看在眼里之后像是马上就能知道那些东西的意思来。

     “试炼者1080号,白石。”

     “实力等级:试炼者低阶。”

     “力量:6(5)点。”

     “敏捷:7(5)点。”

     “体质:6(5)点。”

     “意志:7(5)点。”

     逐字逐句地看着那几行有些像是自己那个世界网游数据列表样的东西,只用了短短的几个数字便就把自己的身体素质情况表达的清清楚楚。

     “海贼王?”听见耳边传来几声说话声,白石抬头,闻声看向边上两个交头接耳的高中生。他们互相附耳念叨,说着些什么,其中一个脸上有青春痘模样的家伙更是毫不掩饰他自己脸上的兴奋之色。

     “也就是说不定可以见到路飞了。”

     “诶,你小心点,不记得现在这种情节有点类似于有本叫做《无限恐怖》的情节吗?”

     看来他们像是知道些什么的样子。白石目光闪烁地又扫视了圈这一群看上去还是一脸茫然的人们,除了极少数几个家伙的眼睛里露出若有所思的光外,大部分的眼眸里依旧能够看出慌乱。

     尤其当中是一个自称老娘的妹子,更是时不时地摸向她穿牛仔裤的腰间。这种习惯,有枪人士再熟悉不过了。

     “我不管那么多。哼,搭景这种手段还想骗我,崩牙驹,你个扑街忘记我在剧组待过了!”那个理着寸头的青年说道,他的酒还并未完全醒过来。带着粤语口音的话语里偶尔还夹杂着几句不标准的普通话。

     “七八十年代的技术用来唬我?等我出去,唔,打烂你的头!”在满是灰尘的木质地板上踩出了几个鲜明的脚印,那人打了个酒嗝,自顾自地走了出去,丝毫没有要搭理这里这伙群众演员的意思。

     从那边的出口走了出去,房间里的这群人看着那人,却终究没有一个人开口阻拦的意思。陌不相识的防备成为了在场的每个人都存在的情绪。再有便就是存着让这家伙在前边探路的心思。

     白石站在那里又看了会儿,直到,那人的背影完全消失在黑暗里。脚步声愈来愈小,直到再也听不清了。

     “哎,兄弟,你最先醒过来,清楚些什么东西吗?”对面的那个八字胡中年男人刚靠近一个身位,白石的脑袋忽然转了过去,吓了对方一跳。

     “不知道。”晦涩地瞧了这个较早醒过来的中年人一眼,心里估摸着也许这人看到自己刚刚站立起来也说不定,至少对方的眼里,他还没看到有什么恶意。“我也只是刚爬起来没几秒钟而已。”

     面对白石的冷言冷语,这个男人倒也没恼。反而熟络地从兜里掏出了盒谈业务用的芙蓉王,抽出一根递了过去。

     白石下意识接过了。

     “兄弟哪的啊?”烟被对方的打火机点起,吸了口这有些呛人的珍贵物资,一阵轻车熟路的盘道从对面这个北方男人嘴里讲出来。可他对面这个有些瘦瘦的家伙的下一句让他把原本怎么也接得上的台词噎在了喉咙里。

     “路易斯安那,鳟鱼市。”

     “呃。”吧嗒了手里的一口烟,白石嘴里的话多少也让这个中年人不知道怎么去接。总不可能说,那里的洋妞不错吧?

     不善沟通,这一直都是幸存者之间存在的通病之一。他们交流,要么用物资,要么用武器。

     “大叔,能不能给我一支。”许是嗅到了这股烟味,边上一个高中生眼馋的凑了过来。白石莫名的看了一眼,到算是认识这家伙,就是那个脸上有很多青春痘的家伙。虽然这个男孩竭力想装作成熟,但言语与动作间却还是充满了稚嫩。

     “哝。”倒并没有小气的意思,男人散了支过去,高中生道了声谢,两人之间的话头也开始被履了开来。“妈-的,我和小马本来在教室看动漫来着,只不过眯了一下眼,就迷迷糊糊到了这里。”

     “可不是,我刚点开网页……”烟雾缭绕着,让旁边那个一直自称老娘的妹子皱了皱绣眉。

     “他未成年就散烟给他?”她对着那个八字胡男人凝声道,语气里颇带着质问式的语气。

     “哟,警察同志,不好意思哈。”中年男人应付道,一股社会经验丰富的老油子口气,直接一语便就道出眼前这个正义感颇强的姑娘的身份来。隐晦地在这有些暗的地方使了个眼色,顿时让边上还有不服气的高中生闻言把话咽了下去。

     “大哥。”高中生服气地看了这个中年男人一眼,转身刚想要和背后的那人套套近乎,却发现对方把才抽了一半的烟扔到了地上。

     面无表情地把火星碾灭,白石抬起头来看向门口的方向,一股又吹来的微风飘进,带着阵刺鼻的味道传入鼻尖。血腥味。

     “兄弟,你这是?”中年男人疑惑地问道,却瞧见身边刚刚那个皱紧绣眉的女人微微变了变神色。一脸严肃。头顶的煤油灯一下子熄灭了,惹得这几人再次一阵安静。

     黑暗中女子捋了捋耳垂边的几缕秀发,利落地把一把手枪从腰间给拔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