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房租
    陈圆看了一下时间才19:30分,她有点惊奇,记忆里丁文从来没下过这么早的班。

     木颜和陈圆相视了一眼,用眼神彼此询问着,刚刚的话丁文应该没听到吧?

     丁文边换鞋边说,“木颜来了。好久没见你了,这段时间你也不来家里玩。改天叫上陆铭一起来家里聚一聚。”

     木颜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我们最近都挺忙的。过完这一段时间再说吧。”

     丁文回来后,木颜明显感觉到了陈圆的不自然,室内的气氛很不和谐,看来陈圆和丁文的关系应该很紧张。

     丁文进了客卧把包放好,出来的时候换了一套家居服。经过客厅时礼貌性的对木颜说,“木颜,你先坐着,我下楼买点水果上来,家里也没什么吃的。”

     “不用了,我坐一会就回去了。”

     怎奈,丁文却自顾自的出了门。

     大门关上后,木颜迫不及待压低着声音的问陈圆,“怎么,你们分居了?”

     陈圆谨慎的跑到猫眼里看了一眼,确定丁文下楼了才说,“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把他赶到客卧去睡了,我现在这种情况,万一他要求同房,我怎么办!他倒是不愿意去睡客卧,我逼着他去的。和我们睡在一起也帮不上什么忙,晚上妞妞要喝奶,他睡得跟猪一样。想想就气。凭什么我老了红颜,枯了岁月,还要伺候他啊。再说了,我们现在就算是同床也是异梦。”

     “丁文是个正常的男人,你不怕时间久了他忍不了了,到时又去外面找那个老女人?”话一出口,木颜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这不明显是在揭陈圆的伤疤嘛。

     陈圆笑了笑,无所谓的耸耸肩,“他要真去找她,我也没办法。我算是想明白了,生活就是两个人搭伙过日子,现代这社会,出轨就像感冒一样流行。离婚,我也有想过,可是谁又能保证下一个男人不会出轨呢?婚姻就是一条船,只要这条船的总舵方向不变,出轨只是偶尔转个弯而已。婚姻的这条路这么长,偶尔打个盹也是情有可原的。只要大风浪来临之时,两个人的劲还能使到一块去,保证这条船不翻就好了。我们的这条船里,因为有女儿,所以还能把劲用到一处去。”

     多么痛的领悟啊,陈圆把婚姻比作船的时候,木颜脑海里直闪过一行字:我这张旧船票还能不能登上你的客船。

     陈圆变了,变得很彻底,木颜都快不认识她了。

     木颜认为自己做不到这么豁达,她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人,她的婚姻之船绝不能打盹,一旦让她知道陆铭和李静真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她一定会离婚。

     离婚,心一定会痛!可是不离,难道就不痛吗?

     木颜哀叹一声,“我可没你这么豁达。”

     陈圆就像个哲学家一样说着,“那是因为你修炼的还不够,等你像我这样,经历过小三和被小三后,你就会……”说到这里,陈圆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说,“呸呸呸,你千万不要和我一样。你要和陆铭好好的过日子。你们的感情比我们好,再说陆铭和丁文不是同一种人,他肯定经得起外面形形色色的诱惑。”

     木颜刚想说,好个屁。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木颜一看,是婆婆卢淑英打来的。木颜一怔:婆婆平时基本上不会给她打电话,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心里想着,手上犹豫了一秒,立马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传来婆婆着急的声音,“颜颜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房东又来催房租了,今天都来了几次了,她说我们拖了两个月的房租没交了,总共两千多块呢。再不交的话她就把房子租给别人了,可我手头没那么多钱。我打电话给陆铭,陆铭说在外面忙,叫我打给你。你赶快回来吧。”

     木颜肺都快气炸了,房租一直都是陆铭负责的,竟然拖了两个月的房租说都不跟她说一声。

     木颜本来心里就有气,这会儿她真想对电话那头的婆婆说,“找我干吗,找你儿子去啊。我又不是银行,我又不是柜员机。”但她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和婆婆最起码的表面关系还是要维持的。她只能硬生生的说了句,“等下就回来了。”

     挂了电话,木颜有点走神,她想着发了工资交完房租又没钱了。

     陈圆见状,关心地问木颜“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婆婆都跟你说什么,看你六神无主的。”

     木颜叹了口气,“老太太说房东催房租了,她没钱交房租。唉,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句话一点都没说错。”

     陈圆看木颜为难成这样,“你是不是手上也没钱,我手上正好还有两千,要不你拿去先用着吧。”这两千块钱是她准备给女儿买奶粉和纸尿裤的。

     “你都没上班呢,我好歹还上个破班,再怎么滴也不能拿你的钱。我走了哦,你下次去医院的时候提前告诉我。”木颜拿起挎包逃也似的出了陈圆的家门

     木颜回到住处时,已经八点半了。

     在楼梯口碰到了房东,房东是个典型的GD女人,五十多岁,打扮的很花哨。见到木颜,她操着的一口白话说,“夏小姐,你们已经拖欠了我两个月的房租了,要不是看在你们是老住户的面子上,我早就租给别人了。这几年,我也一直没跟你们涨过房租,已经算是眷顾你们了。你到处去打听打听,现在一千多块钱一个月哪里还租得到我这么好的房子啊……”

     木颜陪着笑,“等我过两天发了工资,我就给你送过去啊。”房东住在另一个小区里,这个小区的房子是她专门建起来当出租屋的。

     房东边下楼梯边说,“你可一定得记得送过来啊。”

     木颜点头哈腰的说,“是,是,过两天一定给你送过去。”

     进了家门,陆铭还没回来,婆婆正打着哈欠看电视。搁在平时,婆婆应该在跳广场舞,今天明显是在家里等他们。

     看到木颜回来,卢淑英清醒了三分,立马站了起来,“房东刚走,你碰到了吗?”

     木颜点了点头,然后换了鞋,放了包,打开冰箱拿起早上泡好的一杯蜂蜜水喝了下肚。

     卢淑英望了望,嘴巴张了张,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婆媳两人的目光相碰,下一秒,又不约而同地各自移开。

     木颜现在和婆婆相处的气氛十分微妙,两人有时候心里有话,都怕说出口引起矛盾,于是干脆都不说了。

     木颜猜想婆婆刚刚是想叫她不要喝刚从冰箱里拿出了的冰水,因为喝多了会引起宫寒,宫寒会导致不孕。婆婆以前就跟木颜说过,子宫是胎儿生长的土壤,土壤都不温暖,那种子还能发芽吗?

     婆婆不说,木颜就当不知道!

     卢淑英又打着盹看了会电视,向门外望了望,叹息着进房睡觉去了!

     木颜洗好澡躺在床上,左等右等不见陆铭回来。心里的气就跟皮球一样,一点一点慢慢的膨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