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裂痕
    那件事情发生以后,陈圆和丁文的感情元气大伤,两人之间出现了一条无法跨越的裂痕。尽管现在已经过去快一年了,这条裂痕却丝毫没有愈合的痕迹,还时常会有鲜血渗出血肉模糊的症状。

     吃完早饭,丁文收拾碗筷的时候,陈圆正陪着女儿堆积木。五颜六色的积木前,小女孩儿玩的很入迷。

     这时,陈圆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只看了一眼,心里就像是被人狠狠揪了一把一样。这个手机号码陌生而熟悉,在她怀孕之后,这个号码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她的手机屏幕上。而此时它却在她面前不停地闪烁着。

     陈圆闷声闷气的按了拒接来电,不到一分钟,铃声再次响起。如此再三,对方拿出不达目的不摆休的气势。

     丁文从厨房出来,有点不解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刚想问是谁的电话,怎么不接呢。可当他看到陈圆拉下来的脸时,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

     “我就在你楼下,你再不下来我可就上去了。”陈圆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再也坐不下去了。

     陈圆穿了一件鹅黄色的风衣,抱起女儿走到门边时,耳边传来丁文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你现在要去哪里,不是下午要和木颜去逛街的吗?”

     “我带妞妞下楼转转。”陈圆的声音冷冷的,就如同这深秋的季节,单调,没有一丝色彩。

     陈圆刚说完,丁文就听到门“砰”的一声。同时丁文的心也怦然一声,他知道再也捂不热她的心了。

     就在丁文这一愣的时间里,陈圆已经下了楼。丁文从阳台的玻璃窗往下看,陈圆的背影窈窕,乌黑的头发随意披在肩上,风衣下是一双修长的丝袜美腿。尽管陈圆已经生了一个孩子,可她的身材依然像一个少女般婀娜多姿,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多余的赘肉。

     丁文望着那双美腿,心有点闷闷的生疼。他点燃了一根烟,在一圈一圈的烟雾里,看着自己的妻子和一个男人越走越远的背影,他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丁文在一家五金模具厂上班,那个女人比他大十岁。那女人刚来的时候,满脸青黄,厂里稍微有点文化的人都叫她祥林嫂。

     据说祥林嫂是从偏远的山区来的,她的丈夫不但好吃懒做嗜酒如命,酒后还经常家暴。于是她带着两个女儿出来打工了。

     祥林嫂很节约,有时候家里的烧锅坏了个把,她会找丁文帮她焊接一下。她家里的煤气灶、烧水壶类试的家用工具,丁文都帮她修补过。这一来二去,两人慢慢熟悉了,这话也就多了。

     刚开始,丁文对祥林嫂是充满同情的。后来他对她有点敬佩,一个女人拉扯两个女儿,每个月还寄钱回去养公公婆婆。这个女人的心得多宽容。

     陈圆怀孕六个多月的一个晚上,丁文加班加到很晚。就在那个晚上,祥林嫂请丁文打模一个锅盖,丁文去她家里量尺寸。一个是做了半年多和尚的男人,一个是几年没有鱼水之欢的女人,就那么电光火石的擦出了火花。祥林嫂迎上来的时候,丁文还保持着最后一点理智。他对祥林嫂是没有爱情的,可是最后,那一点点理智还是被淹没了。

     之后,丁文也曾懊悔不已。可是有些事情一旦触碰了,就像吸食鸦片一样,是有瘾的。人有时候往往有一种侥幸心理,就这一次,下不为例了。可是等到下次的时候,还是这样安慰自己。

     丁文又点燃了一根烟,出事之后,祥林嫂就出厂了。有时候他会接到一些陌生的电话,每次他“喂”了一声后,电话那头就传来“嘟嘟”的挂电话声。好像对方就是想听听他的声音。

     陈圆跟着徐宁来到小区对面的咖啡厅里,刚一坐下,她就忍住怒火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徐宁长得人高马大,彪悍的外形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成熟,年老。今年刚刚三十出头的他,看起来却像四十多岁的样子。他冲侍者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告诉侍者要两杯情人的眼泪。

     陈圆没好气的说,“我可没时间陪你喝咖啡。”

     “好了好了,宝贝。不要生气了。我这段时间连续出差两个国家,实在是没时间,可不是故意要躲着你的。你看我这不是刚飞回来就来看你了嘛!怎么样,肚子里的孩子处理掉了吗?”

     陈圆真想拿起咖啡朝对面的男人泼过去。

     徐宁见陈圆不理他,便改变了策略,转身拿了几颗巧克力去逗她的女儿。

     小孩子是很好哄的,陈圆的女儿不多会便和徐宁亲近的很。感觉比她的爸爸丁文还亲,因为丁文陪她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丁文从事的是体力劳动,工资全靠加班,他每个星期有六天都在上班,而一下了班又累得跟一条狗一样,哪里有时间有精力陪女儿玩。

     陈圆的表哥是个编辑,他和徐宁在同一个单位。陈圆能够认识徐宁,还是因为她的表哥。

     陈圆的表哥在市区买了一套房子,进房入伙的那天酒宴,由于表哥喝醉了,便叫同事徐宁送陈圆回家。两人就这样认识了。

     几个月前,徐宁来陈圆所在的小区看房子,所谓无巧不成书。两人又见面了。说起来郊区买房子的事,徐宁跟陈圆说家里妻子和父母关系不和,算命先生说他原来房子的风水不好,然后又指给了他一处风水好的地方。于是他就通过中介来看房子了。

     当时陈圆嫣然一笑,“嗨,你还相信这些啊。”

     陈圆的这一笑,定格在徐宁的心上。他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妻子这样对他笑过了。他的心头一颤,那是一种初恋般的感觉。而后,徐宁出差回来都会买两份礼物。

     陈圆家里的床底下有一个带锁的箱子,里面全是徐宁送给她的牌子货。她把那些东西锁在那里,一来是怕丁文怀疑,二来是觉得那些东西与自己的穿着不符,一个平常穿着的人不可能挎一个lv的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