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极品
    事实上,林雪的婆婆来后,林雪和婆婆已经发生了大大小小几次家庭战争了。

     林雪的老公徐宁是东北人。在大学里,徐宁是林雪的学长,两人是典型的才子佳人,配偶天成。大学毕业后,徐宁考上了研究生,而林雪和徐宁结婚后放弃了考研。

     婚后一年,林雪怀孕了,婆婆大老远的从东北赶过来说要照顾她。

     婆婆来了,公公自然也来了。想起怀孕时和公公婆婆一起过的日子,林雪就觉得天是黑的。

     林雪的婆婆懒,从东北过来后每天睡到十点起床,早餐还要林雪做好给他们吃。婆婆也从不拖地,从不打扫卫生。

     林雪的婆婆还抠,一碗猪肉炖粉条能吃上三天,如果徐宁不回来吃饭或是出差了,上一顿吃剩的猪肉炖粉条里只有白花花的几片大肥肉,婆婆会不厌其烦地往里面添白菜,下一顿再添粉条。就这一道猪肉炖粉条,把林雪都快吃吐了。

     婆婆刚来的时候,发现城里用水需要交钱,那叫一个惊讶,直接说她那疙瘩喝水是不要钱的。东北人洗澡都是到大澡堂,冬天是不会每天都洗澡的。每次林雪洗澡超过十分钟,婆婆就会在门外大喊,“还没洗完啊,要少用点水,怎么要天天洗澡啊。宁宁工资是高,可我们也得省着点花不是,现在他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我们得多为他着想。”

     林雪郁闷了,婆婆来了,连天天洗澡的自由都没有了,合着洗个澡就是不为他儿子着想。

     如果说林雪的婆婆是个奇葩,那么她的公公便是个极品。公公不爱卫生,经常随地吐痰。刚来的时候,林雪给公公递了几次垃圾篓接痰。可是后来他又故伎重演。他还爱磕瓜子,每次磕的是满地的瓜子壳。林雪就大着肚子一遍又一遍地扫地板,拖地板。

     林雪忍了两个月,最后受不了。家庭战争爆发后,婆婆那叫一个委屈,老泪纵横,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对自己的儿子哭诉。

     徐宁出差回来,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林雪发脾气,说她不尊敬老人。婆婆不但恶人先告状,还在旁边添油加醋。婆媳两人当着徐宁的面又吵了起来。吵到最激烈的时候,徐宁推了一把林雪。

     林雪用不相信的眼光看着徐宁,心里满满的都是悲凉。一场大吵之后,林雪早产了。早上六点,怀孕七个多月的林雪破水了。送到医院的时候,羊水都快流干了。通过紧急剖腹产,林雪的儿子出生了。

     林雪躺在产床上,听到有一个医生着急的说,羊水三度污染,宝宝全身变紫赶快通知新生儿科。

     林雪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儿子,她的儿子就已经被新生儿科的医生抱走了,她的心跌落到了低谷。她长时间的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肚子已经缝合完毕,她已经被推回了产房。

     在产房里,她的脑袋一片空白。那是她辛辛苦苦怀了七个多月的宝宝,她看都没看一眼,宝宝就已经进入了保温箱。她的心麻木了,她忍着没哭,她只死死的盯着天花板。

     直到半个月后,她隔着玻璃窗,远远的看到了她的宝宝。那小人儿在保温箱里举着小手哭着,她的心都碎了。眼泪爬满了整张脸,看了一会,她再也看不下去了,于是她哭着逃离了新生儿科。后来她出院了,可宝宝还留在医院,白天没人的时候她躲在被子里哭,晚上夜深的时候她也躲在被子里哭。

     月子里,她没有一滴奶水。有一次,婆婆竟然还拿一包方便面叫她自己泡着吃。她恨婆婆,如果不是她,或许自己就不会早产,宝宝也就不用住院受罪,她更不用忍受骨肉分离。

     一个月后,宝宝终于平安出院了。可是她却没有奶水喂宝宝,婆婆怪她没有奶水,还要买奶粉多花钱。她当场收拾了一下,带着宝宝坐了五六个小时的大巴回到了娘家。刚回娘家不久,她就病了。

     徐宁出差回来,怒气冲冲的开着车来接她。林雪铁了心说,“你爸你妈什么时候回东北,我就什么时候回去。”

     徐宁叹息了一声,连夜开车走了。

     两个月后,林雪的婆婆登门了,在林雪的妈妈面前,婆婆一个劲的说都是她不。林雪明白了,婆婆是个能屈能伸的主儿。

     婆婆这一来,她就知道林雪在娘家买了洗衣机和烘干机,她立时心里要多不爽就有多不爽。这花的可不都是她儿子的钱嘛!

     林雪的儿子两岁,前不久,婆婆打电话过来说要来带孙子。她可不是打电话来商量这事的,而是通知。

     婆婆来了后,时不时的问林雪还买了什么给娘家,叫林雪说出来。林雪心里窝火:我妈生我养我,买台洗衣机、烘干机犯法了,碍你啥事了!

     但林雪忍住了,她很平静的说就买了洗衣机和烘干机啊,你不都知道了嘛!

     后来的几天,婆婆又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问:“你到底还有没有瞒着我们买东西给娘家,要知道你现在用的每一分钱可都是我们宁宁挣的。我现在过来给你带孩子了,你得赶快出去找工作啊。不要再跟寄生虫一样带着娘家一起吃我们的,用我们的。”

     听完,林雪非常不乐意。说她可以,怎么连她的娘家也要扯上呢!

     一场婆媳大战又开始了,婆婆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林雪的鼻子骂,“你就是寄生虫,你就是寄生虫。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这两年,你赚了一分钱吗?没有,没有那你不是寄生虫是什么。”

     林雪生平第一次恨自己做不了泼妇骂街,愣是被气的直掉眼泪。

     深夜,看着熟睡的儿子,林雪有点心疼。白天儿子要喝酸奶,婆婆硬是不让买,说小孩子吃零食乱花钱,以前的小孩连白米饭都没得吃。

     婆婆还指桑骂槐地装模作样的教训孙子:你爸爸虽然会赚钱,但也要省着花,爸爸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是不是啊……

     想起儿子委屈的模样,林雪就心痛。看着儿子可爱的小脸,眼泪簌簌的就流了下来。林雪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儿子的额头,宝宝,妈妈要出去工作,努力存钱,妈妈想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到时候,妈妈就接宝宝一起住,只有我们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