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分居
    郭天逸的会议开了近三个小时,却依然没有要结束的意思,他始终纠着前几天出错的那笔帐不放手。他痛心疾首地教导手下的员工做事要认真负责,要仔细谨慎。如今的情形非常严峻,大把硕士生、博士后、海归都找不到工作,他赏给了大家一个饭碗,那大家就得好好兜着。

     底下的员工几近疯狂,个个坐立不安,心不在焉,心里都盼望着赶快结束这个会议。无奈今天老板的嘴巴就像古代妇女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

     李静也听不下去了,她偷偷地摸出手机在桌子底下看了一眼,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也不知道这个会还要开多久才能结束。

     李静这一小小的动作没有逃过郭天逸的法眼。他用锋利的眼神看完李静,又像机关枪一样向众人扫了一圈,“都说过多少次了,开会时间不要玩手机。”

     陆铭的手机正在袋子里振动着,听到老板这样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任由手机振动着。

     郭天逸收回了目光,然后满意的点头。他的目光又扫射了一眼无精打采的周力,厌恶之情油然而生,心里很不痛快地说,“有些人要是嫌我这庙小不想干了,可以打辞职报告。我会放着国歌为你们送行。就是不要像个死人一样在这里混日子了。”

     此时木颜握着手机,电话那头一直提示着,“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木颜坐在电脑前气得直掉眼泪,陆铭现在越来越轻视自己了,短信不回,打电话也不接。脑海中却是一幅幅陆铭和李静你侬我侬的画面。

     木颜发现陆铭五一回来后就变了,以前从来不会这样,更别说打电话不接了。她猜想陆铭的变化一定跟李静有关系。想到李静那两个迷人的酒窝,木颜就莫名的心痛。

     中午下班了,木颜没有去吃饭。以前都是和阿珍一起出去吃中午饭,阿珍不在了,一个人也不知道吃什么好,最后干脆不吃了。她拿着手机拨通了阿珍的电话,电话那头一直提示不在服务区。看来阿珍是不愿意再面对公司里的任何人了,包括她在内。

     陆铭开完会,看着手机里有一条老婆发来的信息,还有几个未接电话,全都是木颜打来得。刚想回拨过去,老板站在办公室门口叫他。

     “下午陪我去见几个客户,晚上再一起吃个饭。”

     陆铭这一忙就忙到晚上十一点,他忘记了回木颜的信息和电话。

     星期一,按照惯例,下午下班后人力资源部是要开会的。可这天,由于candy不在状态,会议被取消了。

     下了班,木颜心情不好,也不想那么早回去和婆婆虚情假意的相处着,有些东西真要是靠装出来的,那怎一个累字了得!

     木颜给陈圆打电话的时候,陈圆正推着女儿在小区里转悠。

     在小区门口,陈圆抱着女儿开心不已的等着木颜。见到木颜她就打趣说,“你今天下班够早啊,怎么,不用回家陪老公吗?”

     木颜却是一副霜打了的茄子样,她朝陈圆翻了个白眼,“别给我提他,提到他我就心烦。”

     木颜本来想逗一会儿陈圆的女儿,没想到小家伙靠在妈妈怀里睡了。“这小家伙,怎么每次见到我,就要睡觉啊。”

     陈圆没好气的说,“姐姐,她都闹了一下午了,我都快疯了,实在没办法又带她下楼来转转,这会儿应该正困呢。你帮我把车子推上。”

     两个女人一个抱孩子,一个推着车子在小区的石子路上走着。

     两人进入了电梯,电梯“叮”的一声开始上升,陈圆见电梯里只有她们,便问,“说说你这是怎么了?陆铭又惹你生气啦?”

     木颜装着若无其事的说,“他现在会惹我倒好了,关键是人家理都不理我,他今天又消失了一天,我上午发了个信息到现在还没回我呢。你说气不气人。”

     陈圆附和着,“是够气人的,晚上回去让他跪键盘。”

     两人进了家门,陈圆挣脱了凉鞋光着脚抱着女儿进了卧室,等她从卧室出来,木颜正在毫不客气地翻她家冰箱。“合着你们家冰箱是个摆设啊,这里面空空的,简直比我的心还要空。”

     “没办法,带着孩子逛超市也不容易,买点东西吧也拿不了多少。你饿了,我们煮面吃吧。”

     木颜“啊”了一声,“不会吧,又吃面啊,你不会天天吃面吧。”

     “那怎么地,要不请你去外面吃?”

     木颜瞟了一眼卧室,妞妞还在睡觉,带着个孩子出去吃饭也不方便。“算了吧,那就吃面吧!”

     陈圆动作熟练,三下两除二就把面条煮好了。

     木颜边吃面条边噼里啪啦的像倒豆子一样倒着心里的苦水,“圆圆,你都不知道,我最近真他娘的倒霉。星期天陆铭他姐姐专门从县城跑到城里来劝我抱养孩子,你知道是谁的孩子吗?陆正月的,阁了是你,你愿意吗?”

     陈圆拿着筷子的手停了下来,摇了摇头,很认真的说,“我肯定不愿意啊。本来就是亲戚关系,再来个孩子,那不是剪不断理还乱嘛!”

     木颜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干脆放下筷子拉着陈圆的手,“就是啊,我也不愿意啊,可是陆铭好像挺乐意的。唉,你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生不出来孩子,我也不想啊,可是他们有谁在乎过我的感受啊。还有更闹心的事呢,我们前台被老板潜规则了,你说人家挺好的一个小姑娘,机灵伶俐,活泼可爱的,就这样被糟蹋了,最后还被莫须有的罪名给开除了。最最可气的是,我们经理把前台的工作全部分给我了。我就像个机器一样从早忙到晚,中午饭都没有吃。”

     陈圆听完就为好友打抱不平,“不行,明天你就去找你们经理,让她为你加薪。凭什么你一个人要做两个人的事啊。”

     木颜听到加薪两个字,想到上次加薪的情形,她的心都跟着哆嗦了一下,真是心有余悸,“得了吧,就算她愿意给我加薪,上头的副总老头也不会批。我可不想再和上次一样被人骂的灰头土脑的。”

     “我说你这是什么破公司啊,不给草吃还要员工拼命下奶。人家那奶牛都要多给夜草才能多下奶呢,是吧。”

     木颜被陈圆这句话逗乐了,“你才是奶牛呢。”

     两个人吃完面,陈圆洗好碗刚坐下来,木颜正儿八经的问,“你的……那个……病好点了没有?什么时候去医院复诊?到时我陪你去。”木颜嘴里的“那个”是指陈圆的性病,面对好友,她不好意思那么直接说出来。

     陈圆当然知道木颜是指哪个,听到好友主动要求陪她去医院,心里一阵感动,“嗯,还在吃药呢。”陈圆顿了顿,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肚子,有点时间紧任务急的感觉。如果还不处理掉肚子里的孩子,再过一段时间就要显怀了。

     “木颜,其实我跟那个男人只有一次,我当时有点糊涂,我只是想报复一下丁文,可是没想到会整出这么多事来。”

     提到丁文,木颜就问,“丁文还不知道你和那个男人的事吧?其实我……上次在超市看到过你们,圆圆,我劝你还是不要和那个男人来往了,万一哪天让丁文知道了……”

     陈圆有点错愕,眼里闪过一丝复杂之色,“知道了又怎样,只许他放火不许我点灯了。哦,对了,你在哪里看到过我们?”

     “就在半个月前,好又佳超市啊。”

     陈圆还想说什么,这时大门开了,丁文下班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