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吵架
    又是一日早晨,木颜右手拿着牙刷刷牙,左手按着酸痛的后背,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已经睡了一个多星期地板了,这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她真想去买张床来,可是一想到卧室巴掌大的地方,再放一张床连放脚的地方都没有,这个想法也就泡汤了。犹记得前天晚上婆婆半夜起床小解,由于地方太小,婆婆刚下床就踩到了她身上,她梦中惊醒下意识的大叫了一声,现在想想都还心有余悸。木颜决定了今晚去睡隔壁没有空调的房间,宁愿热点也不再打地铺了。

     上午把报表发出去之后,木颜起身去了厕所,谁知刚蹲下,就听到外面一个女人的呕吐声。

     “好点了吗?你的妊娠反映怎么这么厉害?”另一个女人关切的问。这个声音很熟悉,正是物控部的潘姐。

     “也不知道怎么搞得,按理说三个月后不是不会再吐了吗?”这个声音也很熟悉,是物控部的田姐。

     “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吧!”

     “哦,对了潘姐,以后在办公室还是少说怀孕的事,我怕刺激到木颜。那天晚上你没看出来木颜是拿先买房子当借口嘛,我估计啊她身体可能有点问题怀不上,听说她结婚五年了。”

     潘姐好像很赞同她的话,“对哦,哪个女人结婚五年了还不生孩子啊。我看她经常请假,不会是去看医生吧!”

     田姐压低声音,“这种事我们两个在这私下说说就好了,办公室人多嘴杂你可千万不要胡咧咧啊。”潘姐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平时又喜欢开玩笑,什么秘密到了她那里都不是秘密!

     “知道,知道。”潘姐应着。

     木颜望着与她们隔开的门发呆,听着她们离开的脚步声,才缓缓的站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还没冲厕所。按下冲水,哗啦啦的水声并没有冲走木颜的烦恼。

     回到办公室,虽然大家都各自低头忙碌着,可是木颜就是觉得浑身不自在。总感觉有一种异样的眼光朝她射来,她就像脱光了衣服一样把隐疾暴露在大家面前,她再也没有心思做事,心里恍恍惚惚的。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木颜收到了陆铭的短信,“颜颜,妈的手突然肿起来了,我提前下班带妈去医院看看,你早点下班去超市买点菜准备好晚饭。”

     五点半一到,木颜就去刷了下班卡。她今天比平常下班都早,外面的空气里还有一层热浪,木颜比较怕热,自行车骑了一半的路程,后背已是一片湿热,黏糊糊的贴在身上,特别不舒服。

     锁好自行车,一进超市,便感受到一股空调吹出来的风,凉凉的。超市里人山人海,木颜机械地在一排排蔬菜货架前徘徊。这个时候的蔬菜已经不新鲜了,有的连叶子都枯萎了,木颜不知道买什么菜好,围着蔬菜货架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只挑了两个西红柿,两条青瓜。而后又在冰柜里随便买了点生肉。

     回到家时,陆铭和婆婆已经回来了。

     陆铭接过木颜手里的购物袋,“怎么回来的这么晚,买个菜要这么久,妈都已经饿坏了,她中午就没吃饭。”

     木颜心情很沮丧,身上一身的汗,喉咙有点干涩,嘴巴动了动,心里想问“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最后忍住了愣是什么都没问出口。

     木颜跟在陆铭身后两人一起进了厨房,陆铭已经洗好了米,饭都煲下去了。木颜把菜从购物袋里拿出了,开始洗洗切切。转了个身,明明想拿菜刀来切西红柿的,却突然一下子想不起来自己要拿什么。

     “魂丢了?”陆铭看木颜傻傻的像个木偶一样站在那里,“还是手机又丢了?”

     “啊……”

     “啊什么,你怎么了?”陆铭发现木颜今天特别不对劲。

     木颜心里还想着厕所里听到的对话,她很难做到不去想的。

     “没什么,哦,对了,妈的手怎么回事?现在好点了了吗?”木颜瞟了一眼卧室紧闭的门,加上空调主机在阳台转动的声音,可以肯定婆婆正在屋里休息!

     “去了医院片子也拍了,医生说可能是干活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筋脉。”

     两人在厨房切配的时候,卢淑英在房里叫陆铭,陆铭洗了一下手,水都还没甩干赶紧跑进了房里。木颜摇摇头,婆婆又在心疼自己的儿子。在卢淑英眼里,儿子是男人,怎么可以下厨房。

     客厅里,陆铭拿着棉签沾着药水小心翼翼的帮他妈妈搽试着手背。卢淑英的手背肿了个大包,鼓鼓的。

     陆铭边搽药边问妈妈,“痛不痛?”

     “有点。”

     吃饭的时候,卢淑英的手肿得拿筷子都困难。陆铭很体贴的去厨房洗了个勺子。卢淑英拿着勺子看着碗里的米饭,皱起了眉头。

     “颜颜,煲饭的时候多放点水,我吃不习惯这么硬的米饭。”

     陆铭赶紧接过话来,“妈,饭是我煲得。”

     卢淑英的脸顿时拉了下来。

     “这个西红柿炒鸡蛋太咸了。”

     “这个肉没有用生粉抓过,太老了嚼不动。”

     卢淑英没吃两口就放下了勺子,“颜颜啊,不是妈要说你,你看你就做一顿饭还做的这么难吃。”

     木颜低头划拉着白饭。

     陆铭赶紧站起来,“妈,你要是觉得不好吃,我就去给你下点面条去。”

     卢淑英的脸已经变成了驴脸,“陆铭你一个大老爷们儿,下什么厨啊。好歹你也是上过大学的人。又上了一天班,你不累啊。”

     陆铭笑着,“妈,你以为还是你那个年代啊大学生金贵金贵的。现在啊,连扫厕所的清理工都有可能是大专毕业生。”

     木颜很清楚,婆婆想是要她去煮面条,木颜偏偏不想去:你儿子上了一天班,她不也是上了一天班嘛。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有几个男人不下厨的。木颜依然自顾自的吃饭,陆铭去厨房煮面。

     饭桌上暗流涌动,卢淑英看在眼里,心里非常生气,“颜颜,你是不是很不乐意做这顿饭啊?”

     “没有啊。”木颜抬起头来有点错愕,她没想到婆婆会这么直接,以前两人最多是心里对抗着。

     “没有?你拿镜子照照你的脸,你进门到现在都没个好脸色。我的手肿了,你连最起码的关心问候都没有。炒个菜恨不得咸死我。我每天为你做饭,为你熬药,你就做这一顿饭就给我甩脸子,你真是白眼狼啊你。”

     木颜没想到婆婆会这样说她,其实她今天心里一直乱糟糟的,她在超市买菜也是心不在焉的。回到家后她看到婆婆在房里就直接去做饭了,“妈,对不起,我今天心情不好。我现在去给你煮面!”木颜站起来准备去厨房接替陆铭。

     卢淑英并没有因为木颜的一句对不起就消气,“我可没那么好的命,不吃了不吃了,气都气饱了。”

     陆铭看到自己的妈妈气鼓鼓的回了房间,放下锅盖就跑到客厅,大声的问木颜,“怎么了?你怎么惹妈生气了?”

     木颜觉得很委屈,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说她是白眼狼,白眼狼会宁愿自己睡地板把床让给你吗?

     陆铭见木颜不说话,心想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紧张的跑进卧室,看到妈妈正坐在床前落泪,“怎么了妈?你怎么哭了?”

     卢淑英老泪众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我只不过是手肿了做不了家务就没有饭吃,现在就给我甩脸子,我要是老了动不了还不得怎么样呢。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你爸爸去的早,你说我一手把你拉扯长大我容易吗?眼看着你结婚五年了,我想抱孙子都想疯啦,到处寻医问药,可是人家领我情了吗?还经常偷偷把药倒掉,别以为我不知道。还有你啊,你当初就是不听我的话,你要是跟正月结婚了,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可你偏偏不听我的,硬要跟她结婚。现在倒好她连个蛋都生不下来,你让我百年后哪有脸去地底下见你爸啊。”

     “妈,你能不能小声点。”陆铭知道木颜最怕别人说她不能生,结果妈妈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