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抱养
    从咖啡厅出来后,夏木颜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周末的大街,人流如同潮水,她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淹没在人群中。

     街两边的商店都在做着“换季打折”的优惠活动。好几个运动品牌类的商店促销员争先恐后的站在店门口,他们的脸上都有奇异的刺青,妆扮怪异,动作夸张地高喊着雷人的广告语,看样子恨不得将每个路过的行人都拉进他们的店里。

     热闹的街上,木颜漫不经心的边走边看。她的眼光从每个商店的橱窗一一扫过。每个女人都爱逛街,都爱看漂亮的衣服,她也不例外。

     走到“阿依莲”专卖店橱窗时,木颜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那是一件米色长款收腰风衣,是她最喜欢的款型。她看了又看,徘徊着,舍不得走!

     专卖店的店员热情的走了出来,“美女,喜欢的话进来看一下。”

     进了店,木颜摸了摸衣服,看了一遍又一遍,有点爱不释手。趁店员没注意的时候她习惯性的捞起了衣服上的吊牌。吊牌上那耀眼夺目的三个9,将木颜的心刺的粉痛。

     为了争口气还李静的钱,已经刷爆了两张信用卡,接下来的每个月都要勒紧裤腰带还信用卡的最低还款额。衣服好看是好看,怎奈攘中羞涩啊。

     “喜欢的话可以试一下!”靓丽的年轻女店员热情的招呼着木颜,“这边有试衣间,这件风衣是我们店里的最新款,卖的可好了。你穿上一定好看。”

     自己穿上好不好看木颜不敢肯定,但这衣服款式她是真心喜欢。现在的销售员都是口是心非,言不由衷。她们为了多做几单多拿提成,恐怕就算猪八戒穿上都会说好看。

     女店员越热情,木颜越不好意思,“不用了,我随便看看。”木颜说完笑了笑。

     女店员上下打量了木颜一番,当下鼻子里发出嗤的一声,一脸不屑地转身去招呼别的顾客。

     木颜的笑容还疆在那里,无形中感觉被人抽了一个耳光,真是尴尬的无地自容。然后她狼狈地逃出了专卖店。

     走在街上,木颜感觉自己很可笑,很可悲。突然一下子想到了好友陈圆,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陈圆这两年确实挺苦的,一个人一手拉扯着孩子,一把屎一把尿的。用陈圆自己的话说就是以爱情的名义嫁给了丁文,结果婚后丁文却响亮亮的打了爱情一巴掌。丁文出轨后,陈圆说爱情就是狗屁,买不到房子,买不到车子。无论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陈圆这两年都受够了折磨。

     刚大学毕业那会儿,木颜和陈圆都认为有了爱情就有了一切,所谓有情饮水饱。原来婚姻里,爱情买不到面包,买不到漂亮的衣服。

     再过两年,她和陆铭就结婚七年了,所谓的七年之痒,他们能不能跨得过去,木颜心里没有底。

     走到新世纪广场,广场上的壁钟时针指向十二点,木颜才发现已是中午。她也没有心思逛街了,于是延着步行街走回家。

     木颜打开家门,大姑姐陆敏先发现了她,“木颜回来了,吃饭了吗?没吃赶快来吃吧,我妈正准备收碗呢。”

     走到客厅,木颜发现婆婆卢淑英的脸笑得跟菊花一样,别提多开心了。木颜好久都没有见过婆婆这样笑逐颜开了。

     饭桌上只剩下一些汤汤水水,剩的最多的是一盘梅菜扣肉,更确确的说是剩下了一盘梅菜,扣肉已经吃完了。

     梅菜扣肉是婆婆的拿手好菜,扣肉肥瘦相间,肥而不腻,很是好吃。只是平常很少吃到,因为这道菜做工复杂,扣肉又要蒸又要炸的,婆婆很少做这道菜,一般都是过年才有。

     木颜心里有点不平衡,大姑姐一来,饭菜那叫一个丰盛啊。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没什么了,哪个婆婆对儿媳妇会跟对女儿一样好!

     有时候在这个家,木颜觉得自己是个外人。就像现在,婆婆和大姑姐,陆铭三人坐在沙发上聊天,她却像面前有块透明的玻璃一样,把她一个人隔在外面,始终进不了他们的圈里。

     木颜剥了一颗葡萄放到嘴里,突然大姑姐陆敏就给她丢了一颗炮弹过来,炸得她粉身碎骨,陆敏和声和气地说,“木颜,我今天来有个重要的事和你说,正月又怀上了,她前两天来城里找熟人照了个B超又是个女儿,老三不想要了。可正月不舍得啊,毕竟那是她身上的一块肉。眼见她肚子很快就要显怀了,她让我来问问你们有没有打算抱养一个孩子,你们要是打算抱养的话她就生下来送给你们。”

     陆敏口里的老三就是正月的老公,正月的老公和陆敏的老公是本家兄弟。说起来正月的媒人还是陆敏呢!

     木颜心里咯噔一下,难怪前两天陆正月突然来了城里,还穿的松松垮垮的,原来是怀孕了。好你个陆正月,打主意都打到她头上来了。敢情陆正月把陆铭当成了存折,恨不得把自己变成银行卡和他绑定在一起啊。

     木颜面对婆婆,大姑姐,老公三人齐刷刷的眼光,她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他们已经通过气了。看样子婆婆和陆铭已经同意了。

     木颜的心像被鹰抓了一样疼痛、难过、煎熬。不孕对于木颜来说是一道血淋淋的伤口,可是她们还老是往伤口上撒盐。

     婆婆卢淑英大概是因为女儿来了心里高兴,对木颜说话的语气态度和往日不一样了,她笑着说,“是啊,颜颜,你可以考虑一下。我们农村有句老话说的好,这抱养一个孩子就能给你带来好孕,过个一两年你也就能怀上了。这多好啊。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招弟。”

     木颜心里在呐喊,好个屁!她可从来没想过要抱养一个孩子。她连离婚都想过,可还真没想过抱养孩子来冲喜。

     她认为自己没那么伟大,没那么高尚,很难去全心全意的疼爱一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既然无法全心全意的爱人家,干嘛要抱养人家呢!

     退一万步讲,就算她要抱养,她也绝不会抱养陆正月的孩子。一个陆正月就够了,还要来个陆正月的孩子,光是想想,就能想象出以后的日子得有多虐,多闹心!

     卢淑英却是非常中意,正月是她看着长大的,这孩子实诚,抱养她的孩子知根知底的多好。

     陆敏比陆铭大十岁,她一向对弟弟爱护有加。而陆铭也一向听姐姐的话,陆敏跟他说起这个事时,他没有反对也没有赞成。他只说等木颜回来再说。这会他收到木颜严厉的目光,再看了一眼姐姐,不知该如何是好!

     室内的气氛凝固。陆敏见木颜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顿时有种吃力不讨好的感觉。她站起身来对卢淑英说,“妈,我得回去了。家里还有一大堆的事,今天店里面粉没有了,上午就跟面粉厂说好了下午送过来,我得回去看看。”

     陆敏在县城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早餐店面,由于挨着菜市场,人流量大,生意很是红火。她每天凌晨三点就要起床,发面、包包子、炸油条忙得不可开交。这样下来累是累了点,但一个小小的店面一年下来也能挣十几万。

     卢淑英听到女儿要回去了赶紧拿了个塑料袋把桌上还没吃完的葡萄,哈密瓜等水果一股脑的装了进去,完了又跑到厨房拿了两条已经炸好了还没蒸的扣肉,边把扣肉装进塑料袋边说,“你平时忙,也没时间买水果,更没时间好好吃饭,这些东西都带回去吧。”

     陆敏也不客气,一股脑的照单全收。

     眼见陆敏两个手都拎不下,这时卢淑英又发动陆铭送姐姐下楼。

     陆敏站在门外忙说,“不用了,楼下转个弯就有通县城的大巴经过。我自己可以的!”

     客厅里一片狼藉,有种刚刚被鬼子扫荡过的感觉。

     大姑姐走后,木颜的心就像被台风席卷过,满地枯叶凋零!

     卢淑英看着女儿下了楼后关上门,又跑到阳台上去依依不舍地看着女儿熟悉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