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酒宴
    木颜低下头假装挑选芒果,Candy看到木颜挑的很认真,别过头好奇的问她,“咦,你刚刚不是不打算买吗?不是说你吃芒果会过敏吗?”

     木颜有点恨自己刚刚嘴巴大,告诉candy她从来不买芒果,因为她吃芒果会过敏。

     陈圆和那个男人有说有笑的走过水果区,超市明晃晃的灯光下,陈圆笑得很灿烂。木颜都快看呆了,这两年陈圆何时这么开心的笑过。

     看着好友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木颜把挑好的芒果倒了回去。别说吃芒果过敏,就是不过敏她现在也没心情吃。

     Candy看着木颜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阴阳怪气地说,“哦,木颜,原来你也是捏捏族啊。”

     “啊,什么是捏捏族?”木颜收回视线,大脑显然没有反映过来。

     “就是一群专门跑到超市捏捏这个捏捏那个最后又不买东西的人,比如有些人喜欢隔着包装袋把方便面捏碎,享受那种嘎嘣脆的快感。有些人就像你这样喜欢拿捏水果。不可否认你们大陆有很多这样的人,但在我们台湾购物就很文明了……”Candy滔滔不绝地说着。

     木颜瞬间冰封,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回来的路上木颜心事重重,看着专心开车的candy,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过了一会,candy边开车边问木颜,“你住哪?”

     木颜说,“前面那个路口把我放下就可以了。”到了路口下了车,剩下的路木颜自己走了回去。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客厅的灯都关了,心想陆铭和婆婆已经睡了,木颜刚把客厅的灯打开,陆铭从主卧里走了出来,灯光下,陆铭很酷的摆起一副臭脸。

     “你总算回来了,这下你总该高兴了吧。”

     木颜边换鞋边问,“我高兴什么?”

     “要不是你这阵子使性子耍小脾气跑到客房里去睡,妈会伤心的搬回客房吗?”

     木颜望了一眼主卧,这才发现婆婆搬回来了没有空调的客房里。“我真的只是不想再睡地板了,我又没赶她,她可以继续在空调房里睡呀。”

     “说得那么好听,妈是很要强的人,你那么做还不明摆着在赶她吗?”

     木颜觉得百口莫辩,只要婆婆在这,陆铭就会变成另一个人。

     “我不想再跟你说下去了,我今天好累,我要洗澡休息了!”木颜本来打算把陈圆的事和陆铭说说,让他帮着出出主意。如此一来,哪里还有说这些的心情。

     陆铭也怕再吵下去会惊醒了客房里的母亲,赌气的跑回卧室里。

     木颜洗好了澡走进卧室,陆铭正在玩手机。看到木颜进来,他立即放下手机躺下准备睡觉。

     木颜刚坐在床上,陆铭的手机就响起熟悉的短信提示音。

     木颜生气的问,“又在和李静发信息吧?”

     见陆铭没理她,木颜爬到床头抓过陆铭的手机,陆铭随即坐起身来一把抢了回去。

     “你心虚了吧。”

     “谁心虚了,我们谈的都是工作上的事。你能不能不要疑神疑鬼的,给我点私人空间行不行?”

     “你要想私人空间,可以,我们离婚。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李静也好,正月也好,你爱跟谁就跟谁。”

     “你简直不可理喻,成天把离婚挂在嘴上好听还是咋地?懒得理你,睡觉。”陆铭说完抓起空调被就钻了进去。

     木颜也气冲冲的侧身躺下,把背对着陆铭,她哪里睡得着,睁着眼睛看着空调发出的暗淡亮光,这一夜好似非常的漫长。

     自从木颜和婆婆发生口角后,两人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内心都是有疙瘩的,只要陆铭不在家,两人相处的气氛就会很尴尬,有时眼光在空中相碰时,两人都会同时毫不犹豫的移开目光。

     木颜明白,婆媳终究是婆媳,哪里比得上母女。结婚时,婆婆说过会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那时木颜还天真的以为婆婆说的话是真的。几年下来才知道,婆婆哪里比得上妈妈。或许做过伤害妈妈的事,妈妈会忘记,一如往常地对你好。可你要是无意伤害了婆婆,恐怕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卢淑英的手好了后,简直像变了个人,也不再给木颜熬药了,也不做家务了。她爱上了跳广场舞。每天晚上七点准时去楼下超市门口跳舞,九点半回来洗澡然后睡觉。早上六七点又去公园和一群老太太跳广场舞。

     木颜和婆婆碰面的时间倒是越来越少了,日子也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着。转眼就到了周五红色罚单日,办公室里的人都商量着包多少钱,管理人员都包200块,职员包100块,还有几个不想去参加的就包了50叫同事带给沈兵。阿珍包了100块然后信誓旦旦的跟木颜说她会吃回来的,到时专挑好的吃。沈兵儿子满月酒的晚上,阿珍成了“龙虾杀手”。

     做人事行政多年的沈兵练就了一副好的口才,他自己当晚宴的主持人,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拿着话筒慷慨激昂地作了开席前的陈词,一片热烈的掌声后,宴席开始。

     席间,candy还上台深情款款地唱了一首歌,歌曲结束后,她又声情并茂的祝福了一番小婴儿。

     沈兵带着老婆一桌一桌的轮流敬酒,口里说着千篇一律的话,“吃好,喝好啊。”

     “龙虾杀手”阿珍吃完了这一桌的龙虾又跑到另一桌去,一个晚上她客串了四五桌,因为她长得漂亮,竟没有一个人反感,这个社会看来真的是看脸吃饭啊。

     木颜很庆幸,整个宴席没人问她有没有小孩。

     第二天周末早上,木颜被敲门声惊醒,如果不是有人敲门,她估计可以睡到十点多。

     木颜醒来的时候,家里就她一个人,婆婆可能去跳舞了,陆铭公司有事临时被叫去加班了。

     打开大门,陆正月出现在木颜面前。木颜有点惊讶,听说陆正月前两年就生了个女儿,然后又在县城开了一家童装店,日子过得一帆风顺。

     木颜跟她没有单独接触过,出于礼貌还是把她请进了门。

     陆正月很生疏的叫了一声“嫂子”,木颜很真切的感受到那声音里有多不情愿。

     木颜回卧室把睡衣换下,然后到客厅给陆正月倒了杯水。几句客套话后,两人都没有话说了。

     打开电视,木颜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期盼着婆婆快点回来。正月同样也受不了室里的尴尬氛围,不时地朝门边望去。

     又过了五六分钟,正月实在是坐不下去了。她起身准备告辞,“嫂子,我先走了。”

     木颜客套地留她吃中午饭,“来都来了,吃了午饭再走吧。”

     正月拿起包起身,“不了,家里孩子还小。我得早点回去。”说完她偷瞄了一眼木颜,她的眼神里透露点点同情。

     在“情敌”面前木颜心里异常强大,毫无声色地笑了笑。

     正月走到门口时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事一样,“嫂子,我今天进城来办点事正好路过,没想到铭哥他们都不在家,打他电话也没人接,其实这件事跟你说也一样,铭哥借给我的那三万块钱本来说好这个月还得,可我店里资金周转不过来,我年底一定还给你们。”

     木颜听得一愣一愣的,她每个月都是皱巴巴的过着,没想到陆铭还有钱借出去,而且还是背着她的,最主要的是借给了她最忌讳的人。

     送走了正月,关上门,木颜第一反映就是给陆铭打电话。敢瞒着她借钱给正月,她要让他知道后果会很严重。

     木颜按下陆铭的电话号码,电话那头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过了一分钟又打,还是不在服务区。一腔怒火越烧越旺。

     十分钟后,木颜按下了李静的电话,她连台词都想好了,不过还是有点紧张。很快电话那头同样是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木颜不敢往下多想,却又控制不住,两人同时不在服务区,难道公司有急事是假,李静找他才是真的?那么他们两个人现在在哪里?

     木颜握着手机的手有点发抖,心扑通扑通的跳着,想起那晚在超市无意发现了陈圆的秘密,当初陈圆在大学时是多么的纯情,这年头还有什么人是不会变的?还有多少东西是真的?

     木颜又一次拨打陆铭的电话,那头依然是一成不变的提示音,就这样,一个小时内她几近疯狂地不停地拨陆铭的电话。